随便聊聊监管

戳这里关注^我哦!

只做过5年监管,不过感触良多,今天来谈谈ZF监管。

监管很有意思,监管人员都说自己苦,但是真下去检查的时候,跑得还挺勤快。

面对企业和机构的时候,一脸严肃,让对方把台账拿出来。

对方拿不出,于是便开始厉声教育起来。

回过头想想,人家是法人啊,好多都是百万年收,你呢,年薪是别人的零头。但这不影响企业和机构的法人在监管人员面前像孙子一样直点头。

“好好好,我们马上整改。”

ZF监管就是一件这么魔幻的事,就算是马爸爸也得老老实实认栽。

那么,该不该监管?该!

面对资本,还是得保持清醒的头脑啊~



然而,很多时候监管并不如想象的这么给力。

你能管住一个人的根本原因是对方得服你的管。

你说他错了,他要认错,还要认罚才行。

如果他不认,就得看你能不能制得住他了。

比如,你今天收到一张车辆罚单。

你可以不认罚。但你不缴罚款,你的车就过不了年检,过不了年检,上路被抓一次就得再罚一次款。

直到罚满12分,吊销驾照,你就不能上路了。强行上路,再被抓住,就可以拘留你了。

但对于行人闯红灯,就没辙了。

你给他寄罚单也没用,他不理你,你总不能限制他走路吧。

所以,除非警察叔叔们能抓现行,不然就算了吧。

有时候,ZF对马爸爸们可以开罚单,但对街边的二流子们往往束手无策。

更多的时候,是民不举、官不究。

调查举报就已经耗尽了大量的精力,没有余力再去主动监管了。

终究来说,监管这个东西,不出事、都没事;出了事、都是大事。有时候,出不出事,和你有没有监管关联性不大,简直是一门玄学。

查出问题多了,说明你这个领域乱象丛生、值得深挖~

查出问题少了,说明你没有好好查,没有尽职尽责。

所以,监管问题,从来不是一个埋头苦干的问题,而是一个平衡和度的问题。老牌监管人员没有瞎干的。



监管面临的最大难题,不是没人管、不是不想管、不是管不住、也不是管太严。

而就是怕那些光脚不穿鞋的。

我来展开一下,随便举个例子:

教育局是学校的行政主管部门,学校归教育局监管。

那教育局把学校监管好了吗?

告诉你,不光监管得很好,还可能管得太严了!

虽然,媒体为了博眼球,总要时不时爆一点关于学校的负面新闻出来,某种程度上会给人一种教育局没有管、管不好的印象。

但实际上,教育局管学校,就像猫抓老鼠,拿捏得死死的。

但凡教育局管了,还依然效果不佳的(比如检查中小学生课业负担)。

那说明,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靠监管来解决的问题。大体上属于社会矛盾了。(课业负担的本质是中小学生如何公平竞争选拔的问题)

所以,教育局监管学校绝对没有问题。

头痛一点的,倒是培训机构,以及现在兴起的网络教育。

一方面,那是由民营资本和社会力量所组成的市场。市场比体制内要难管得多。

另一方面,市场往往步子迈得比较大,创新成程度比较高,胡里花哨的东西也比较多。

很多ZF还没有研究过的东西,市场早就开始做了。

等ZF发现问题,开始研究如何监管的时候,已经落后了一大截。

好比,网约车刚刚兴起的时候,交通部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管。

一边是大量的投诉,乃至许多轰动社会的刑事案件。另一边是大量网友感觉方便,并有网约车司机兼职就业。

你说禁止吧?网约车司机集体上访。

你说许可吧?出租车司机集体上访。

但是好歹可以对网约车平台采取措施,好歹可以对运营车辆进行管理,路上还有交通管理和交警,总是有办法监管的。

真正难做的,是那些啥玩样儿都没有的人。

比如,有一个中学老师。他在家里私自开了个补习班,收费高昂,还很不负责任。

家长投诉到教育局,然后教育局、学校都出面了,退款、通报、降职、处分、取消职称、吊销教师证、甚至开除等等,每一项都够这个老师喝一壶了,总能给处理的明明白白。

但如果,这个老师是受雇于某民营培训机构的,你就会发现好多招数都不好使了。

对民营培训机构来说,通报、降职、取消职称这些本来就不存在(双方就是个简单的雇佣抽成关系)。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逼着培训机构更换老师,接触雇佣关系,逼着机构和老师退款,最后吊销教师证等等。

好像还能管一管。

但最怕的就是,这家机构根本不是教育局审批的培训机构,而这个老师也根本就不是持证的教师。

教育局想处理他,要吊他证?没门儿。因为他本来就没证。

教育局给他开张罚单,他当面就扔进了垃圾桶。他不交罚款,教育局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教育局能冲进他家里抓人吗?当然不行。你明知道他在从事教育培训行为,可你没法儿监管他。



所以,我们的体制是,谁审批、谁监管。

我们的监管权,恰恰来自于我们的审批权,恰恰被牢牢得限制在行政审批许可的范围内,而并不能往外扩展。

你之所以能监管他,是因为你审批过他,你给他发过证。

一旦缺了这些条件,你就对他没了任何掣肘。哪怕你早知道他是老油子,你明明看到他在瞎搞,也没用。

这种光脚不穿鞋的情况,可以说是真正的监管盲区了。

那么,对这种没有申请过培训资质的机构,又该谁来管呢。

只有靠万能的工商(市场监管)了。

但是,工商管辖的范围太大了,什么都管,就意味着什么也不管。

假冒伪劣、收了钱不给货之类的普遍性问题,工商可以管管。

但你说你付了钱听课,觉得课上的不好,这工商也判断不了、也管不了、也没闲工夫管。

再有,就算工商有心出面监管。假如,这家所谓的机构连公司也不是呢?

就是一个江湖术士,在居民楼里开了个班,怎么办?

最后托底的就只有司法了。

考虑到ZF只能监管有证的,而管不了无证的。为了避免酿成大祸,我们把一些容易闹出人命的写进了刑法。

比如,擅自给人看病——非法行医。

未经许可销售食品药品——非法经营。

一旦写入刑法,公安就会出面,也算有人监管了。

但公安力量也有限,大多数入不了刑的,他不管。

比如,我刚才举的培训的例子,没有非法培训之说。

又如,对于庞大的服务类行业,家政保姆等等,没有非法服务之说。

许多培训者、保姆往往还是个人名义,行政上没有部门管的了,法律上又够不成犯罪,所以纠纷乱像就特别多。

出了问题,没有任何部门可以监管。(除非那个保姆偷东西,那另说)

最后,只有靠打官司了,司法成本巨高。

这类问题,至今无解。



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ZF监管可以管理到行为本身。

比如,只要判定你从事的是教育培训行为,只要你收了费,教育局就可以管。

对于不服管教的,教育局虽然不能上门抓人。那是不是可以统一纳个征信,不交罚款就限制消费之类的。

后来想想,公权力也不能过大,往往社会没失控,自己反倒先失控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在体制内过得不开心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