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体制内的那些“坑”

有一位朋友专门希望我回答类似的问题,以帮助避坑。

其实我回答这个问题是有难度的,因为我自己犯错的经验并不多。

就好比,假如有人问我:你养过这么多龟,那乌龟得了各种病该怎么治疗?

反而不太好答,因为我的乌龟都养的不错,几乎不太生病,所以治病的经验恰恰不够丰富。

不过好在,我善于观察和总结~


1.

曾经,我的大boss(分管局长)非常喜欢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找我说事情。

这与我,实质上是被迫越级了。是我作为办公室主任、也极难应付的场景。

他为什么喜欢找我呢?

因为他和二把手(部门主管、我的直属上级)关系很一般,而二把手这个人很有个性,大boss在他面前找不到征服的快感~

大boss但凡安排得不那么有说服力,二把手就会顶回来。

毕竟他们一个正处、一个副处,级别差得也不远。

从某个偶然开始,大boss就直接找我了。在一些小事上,比如装个什么东西之类的,我当然会尽力办妥,把他伺候的服服帖帖。

问题是稍微大一些的事,就不是我个人就能决定和办理的了,比如他需要一份对分管单位(就是我们单位)管理情况的材料,让我写,就有点麻烦了。

曾经吃过亏,稀里糊涂得写完给大boss,大boss转手就拿给二把手看,还请二把手提意见。

这就捅了娄子了。

材料内容分明写得都是本部门的情况,二把手这个人又比较刚,一听是让我写的,也不给面子,直接开炮:

写得啥玩样儿,这地方怎么能这么写呢,那地方怎么能那么写呢。

反正一百个不满意。不知道是真的对材料不满意,还是对这种做法不满意。

所以后来,凡是略有敏感的事,我都注意先去请示二把手。

但如此一来,事情的环路就改变了。从大boss——二把手——我,变成了大boss——我——二把手。

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我只能请示二把手,说大boss的意思是怎么怎么样。

这种情况,出现一次两次还好,二把手也并不会很在意,毕竟工作纷繁复杂,乱七八糟的事项多如牛毛,也没那么绝对主义。

但多了就不行了。

当时,我采取的策略十分搞笑。

我经常用的说法是:主管,刚刚在楼道里被大boss喊住,他让我向您汇报下,要做某某事~

于是,“我总是频繁而又巧合的在楼道被喊住”

即使如此,二把手终究还是产生一种,怎么你和大boss串联一气,命令我做事的感觉。

既然你们这么能,那有本事你不要汇报呀,你们俩自个儿干去呗。(这都是气话,部门的事情不可能绕得过部门主管)

而大boss还浑然不知,甚至愈发尝到了直接向我布置工作的甜头~颇享受领导般的感觉。

我则越来越难,特别是当我再次和二把手汇报某件事、被二把手否了的时候,他说:

“大boss怎么会这么说呢?不行,不能这么干,你去和他说明。”

。。。我只能欣欣然再去传达二把手的反对意见。

于是我变成了两人矛盾的传声筒。

其实,他俩要真吵上一架倒也和我无关,爱吵不吵。

况且,这两人真要对上线,也未必吵得起来。

领导们都精的很,真面对面了,一个就事论事,一个颇识大体,上下级之间相当融洽的样子。

只有在分别对着我的时候,才会突然放大了任性。通过对我放出狠话、来向另一位撒口恶气。

我很难,如果我真的将原话相互传达,说不定闹僵的两人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相互做个表面的妥协,并给我摁一个“挑拨领导关系”的罪名。

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前途去受这个罪?

我只能自发的将他们的原话降低两个烈度等级,再和颜悦色得去告诉另一位,等于是我变相的在缓和他们之间的交谈关系。

累死全家了。

后来我想到一个耍流氓的办法:

每次,大boss给我直接布置任务之后,我先不和二把手说,而是拼命找一个大boss、二把手都在场的机会。

硬生生的插进去,说:哦,正好两位领导都在,昨天(大boss)正好提起要做某事,我想赶紧也和您(二把手)汇报。

于是,两人就略显“尴尬”的开始直接商讨起这件事来,谁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偏要让你们俩直接对线,才能减轻我巨大的压力,毕竟谁,我也得罪不起。


以上,我虽然说出了这种情况,但实际上在不同单位、不同领导间、不同语境下,面临的情况必然各不相同。

核心是,权力这东西,有点烫手。

权力欲,使两个领导都显得不容易退让,我一个小兵陷进去,必然被烧得底裤都不剩。

我只能总的归纳一条避坑经验:

就是尽量从源头上避免越级情况的发生,不要越级汇报、也不要越级承接任务(完全私事除外)。

如果一旦有这种趋向,一定要尽可能塑造自己“走程序、走流程”的风格。哪怕一时被说“古板”也罢,也可避免将来越陷越深。

多干点没关系,吃力不讨好的事绝对不碰


2.

接着说说第二件事情。

我发现要管住嘴,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而嘴碎嚼舌,是官家大忌。

我做过好一阵子组织人事,养成了一些职业习惯。

从职业角度来观察,很多人都管不住嘴。有很多事,看着没什么,嚼多了却会在不知名的地方爆雷。

大量矛盾就是祸从口出,很多人一辈子相互仇视,也就是源于几句话开始。

特别没意思。

比如,同事A跟你说,他有点想换个岗位做做。

言者无心,听者也无意。

但事后你嘴贱、傻呵呵地告诉了其他人,其他人又继续扩散了出去,最后以某种形式传到了领导耳朵里。

领导于是找同事A谈话了,说是不是对目前的状态不满云云。

事毕,同事A对你火冒三丈,我是当你朋友才告诉你,你居然给我捅到领导那里去了,你可真够意思啊你!

实际情况比这个还复杂得多,一些你以为根本无所谓的事情,事后会引起很多风波。

比如,人的进出、升迁、岗位变更、业务变更、评优等。

比如,上下级关系、男女关系、别人家夫妻关系等。

比如,与你无关的项目决策、经费使用等。

所以,涉人、涉钱、涉权的话题少参和、能避则避


再举个例子:

年终的时候评优,你手里有一票。你选了A。

事后,你嘴碎、忍不住透露给了A。

A很感激你。这件事本来没什么。

但是,A又没管住嘴,他和B、和C、甚至和D说了。

结果C、D就产生想法了,原来我在你的心里还比不过A啊。。。

此外,也可能A贱兮兮地在领导面前透露了,也许她是想表明有人欣赏自己。

结果,领导却认为你利用评优拉帮结派、聚拢人心,你不对劲。

所以,这种敏感话题,你不知道它将来的走向会是怎样,也没有交谈的最优解。

只有尽可能的少涉及。

日常交流也不一定非要讨论这些事情对吧。


3.

这也就引出另一个话题:

领导就是领导,同事就是同事。

只要你们还在一个单位,很可惜,上下关系和同事关系就永远是主旋律。

工作中的“关系”这种东西,绝不是越近越好,而是越恰当越好。

人呐,总是趋向于把关系越搞越好,这是错误的。

当关系无限升华到一定程度,很多意想不到的、不好的事情就来了。

因为你们关系好,同事就认为你为他做某件事是理所当然的,实际上你并不应该或并不想做。

最后,你没做这件事,本来只是一个正常的工作选择,现在反而变成了人情伤害。

同样,因为关系好,你会对领导失去了应有的尊重、恰当的畏惧、适时的马屁。

比如,领导和你说他想做某件事。

你以为你是和你商量,因为你们关系很好嘛~

其实,永远不要忘记他的第一身份是领导,他实际是在命令你,只不过因为关系好,命令的口气软了点。

与此同时,别人对他毕恭毕敬的,只有你搞得那么随意。

有一天,到了紧要关头,领导力往往更在意权力而不是情谊。

他需要员工老老实实听他的、被他差遣、为他解决问题。至于关系亲密的人,自有兄弟、朋友,为什么必须是作为下属的你?

正确认识关系,活得轻松,容易避坑,少了麻烦。


4.

当然,说了正向的,还得说说反向的:

别轻易翻脸,无论是对领导还是对同事,都贻害无穷。

斗而不破,即是工作的艺术,也是吃得开混得好的关键。

因为体制内普通员工的调动率很低,常常在一个地方待一辈子。你们吵得再凶、闹得再狠,你还是干不掉他,他也干不掉你。

你们还得这么相处下去。难受。

这个世界上记仇和小心眼的人真不少,甚至有的人一辈子就跟你杠上了。所有投票都投你差,逢人就说你不好,还背地里写举报信。

太多了。我举过个例子,平时啥事儿没有,一等要提拔的时候,突然各种举报信满天飞。

很可能,就因为翻过一次脸,被记仇了。

那有人会问,遇到很过分的人怎么办?我推荐使用中性的力量来对抗。既不能太软,也不能硬刚。

喜欢反复找你碴的人,一定是在找茬中得到了某种快感!有些人,天生就不是好东西、喜欢惹事。

既然如此,你的任务就是提高他在你这里惹事的成本,消除他的快感,并变为不自在就行了。

有时候,忍让和爆发都不难,难得是持续的恶心对手,让他觉得招惹你是一件吃苍蝇的事情。

这样,不至于和他翻脸闹僵、你死我活。也不至于突然爆发,让他也鱼死网破和你杠上。

最终目标,是让他对你失去动力,转去惹别人就行了。


似乎没说完,就当随便说说吧。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出去跟领导吃饭,谁点菜合适,该怎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