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两个话题,解构现象背后的一些根源性问题

(本文只谈现象,不做任何代入)


第一个话题:关于报送材料。

我们经常会接到一类材料通知,要求上报单位以及单位的领导,在某项大局(极重要)工作中的做法、担当和成效。

这是一件相当有意思的事儿。

首先,一个单位的主要领导,在重要关头里干了什么,请问上级部门心里有没有逼数?

就好像一个皇帝、问他的宰相,最近内忧外患、你治国都干了些什么?


可以么?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这么问的皇帝肯定不在少数。

问题是,我们的上级不是皇帝,是同样的公职人员、拿工资当公仆的,只不过级别确实高一轮。同样,我们下级也不是天高皇帝远的郡县官,而是在统一领导下的一级工作组织。

问出这个问题,仿佛对下不甚了解、不甚相关,颇有一种“你做什么和我无关,我现在只要知道一下就可以了”的感觉。

要知道,正因为皇帝老问这样的问题,所以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桶。


行政体系,从来就没有甩手掌柜可以做,哪怕是和平安逸的年代,更别提在重要关头了。

其次,有人也许会说,不就是让下面报个重点工作么,也没必要上纲上线吧。

也对,那就报吧。问题是谁报呢?领导当然是不可能自己报的,必然是写手来组稿。

于是,这个逻辑环路就变成了,上级要看材料,下级指挥写手编撰,写手则花着脑门编。

说是说写材料要接地气,但平心而论,写手是最不接地气的那一拨,他们身处深阁、不经业务(也没空),同时加班加点、绞尽脑汁,从文字看到文字,接什么地气。

所以,材料永远都只能是材料。

这整个环路就像什么呢?就像一个偶像明星,通告是公关团队写的、个人微博是公关团队写的,就连自白书、也是公关团队写的。

他看似是一把手,其实最虚的就是他了,把他换了影响最小。


因为通告、个人微博、自白书都是其他人写的,他变成了一个代号、一个闪光灯下的明星。

问题是领导干部不是明星,是一个公职人员,是需要干实事的人。明星那种经纪公司包装、一言一行打造人设的做法,套用在领导干部身上,你觉得能行吗?搞得好嘛?

当然,领导确实很忙,你让领导自己写材料确实不现实。

一篇材料,动不动就要写上半天、一天,有的材料甚至还要写上几天,不断地修改打磨。

领导日理万机,把一天几天的宝贵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你开国际玩笑呢?

所以呢?浪费的就只能是写手的时间。因为写手官低位卑,写手的时间不是时间,所以就让写手们去磨吧。

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悖论:

——“安排你写材料,是因为写材料很锻炼人,而且写材料十分重要,可以说是一个单位最重要的工作了”

——“既然如此重要,那您为啥你自己不写呢? ”

——“我这么忙,有那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写材料上,开玩笑呢!”


。。。

最后,不管怎么说,材料还是写好了,写得很“纯熟”、很“套路”、很“排比”,一切都很“美好”。

做法是因地制宜、创新突破的;担当是责任在肩、勇于承担的;成效是惊天地泣鬼神、普大喜奔的。

领导看了很满意,觉得自己做得确实不错。

那么问题来了,这材料交给上级之后,上级究竟想怎么样呢?

他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吹的;多少是实的、多少虚的么?

假如他全都掌握、全都明白,那他还让下面报是为了啥?为了考察下级写手的写作能力么?

——哦,你们干些什么我一清二楚,我就是想看看你们材料写得好不好。。。

反之,假如他什么都不掌握,也无从检验,你们报啥就是啥。那拿着这样的材料,将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真是令人忧心呐。

既然这里面的逻辑环路没一个捋得通的,那上级单位为啥还非要报材料呢?

恐怕是为了他自己也要向上报材料吧。至于最终这涓涓细流、汇成大江后要奔往哪里去。

我只说一句,别误判形势就好~!


第二个话题是关于责任的。

我待过不少地方,有一些切身的体会。

从宏观上说 ,上级部门在行政时,其实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统一规划、底线运作。

还是就拿发补贴举例子吧。统一规划,就是发放标准数额是什么、认定条件是什么、发放渠道是什么、矛盾如何处理、如何审核检查等等,都有统一的程序、步骤。

底线运作,就是只要按照这个公开的操作标准,无论如何一定能实现补贴发放的操作。不说精益求精吧,保住工作底线是没问题的。

而另一种,是属地管理、因地制宜。

这时,上级就只管提出一个原则,比如要将困难群众保障好,然后就只拨一笔款,其他就你们自个儿负责。

发多少、怎么发,你们自己订,反正只要没有矛盾,别把事情闹大就行了。出了问题,拿你们属地是问。

如何看待这两种选择呢?其实就是个责任分配的问题。

第一种情况下,上级部门等于是把所有的工作流程和细节全制定了,下级单位变成了一个纯操作性部门。

在这个模式下,上级部门会变得非常苦逼,因为你制定的政策,得照顾到所有人,得经得起所有社会面的检验,得平衡各种关系、做好各种预案。

在中国社会,这样的政策可不好出。


因此,上级部门就要不断地调研、听意见,甚至还要走访群众,考虑各种极端情况和幺蛾子。

同时,还要统一搭设平台、统一操作办理、统一信息化系统等等。

而且,这个模式下,有关政策所引发的责任,都是上级部门的,因为整个环路都是你定的,所以只能你来解释、你来负责。

当政策付诸实施后,上级部门就像一个受检单位,要接受来自社会各个层面的考验。


政策究竟定得好不好、受众对象能不能办理、下级单位能不能操作、信息化系统有没有宕机、有没有舆情和突发事件、各大智库对发补贴还没有意见,等等。

不过,难归难,这个模式的优点就是:一切痛苦的东西都发生在了前面,相对来说,政策漏洞不多,可行性也已经经过了充分的打磨,又有了统一的办理模式、信息系统等。

政策一经推出,大众统一度高,宣传知晓也方便。

很容易就能够成为一项人人享有、人人可操作的普适性政策。只要你按着政策,就一定能够办成,各地区也都是统一的。

但是,很多时候,上级部门却不想这么干~

你想,作为一个上级部门,它有权不用、把自己搞得劳心劳力、痛苦万分的,你说这事儿科学吗?

所以,对上级部门来说,它最优的选择恰恰是选择二,给你一个大原则,给你一个笼而统之的大标准。

后续如何落地、如何操作、如何实现,由属地因地制宜的办理,出台本地化的政策和实施细则,甚至属地还可以自行修改标准,被赋予最大的主观能动性。

为啥呢,因为这么干的好处显而易见,今后的上级部门,将无需承担政策的一切风险。

干好了,那是政策导向好,原则制定好;

干坏了,那是下面没执行好。况且属地那么多,总有资源丰富、干得好的吧。

只要哪怕有一家干得好,上级部门就没责任了——“你看人家不是落实得挺好么,你们为什么不带队过去学学,政策没有问题,问题是你们的水平不行啊~”

而且,在这个模式下,上级部门还可以化身为一个考评者,端着摸棱两可的原则,四处指导:你这个领会的还不到位,你这个操作不聪明,你要怎么怎么样。

是不是很爽。

于是今后,任何风吹草动,属地部门都需要自己出面解决,因为细则是下面自定的,有问题那也是下面没具体做好。

所以,现今,第二种模式逐渐成为了政务工作的主流,越来越强调属地责任,上级部门则越来越“原则”,越来越“宏观”了。

于是,出现诸如话题一里面、“请各部门讲讲你们重点干了啥”这种情况,也就很普遍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发现,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其实所谓的下级属地部门,它未必喜欢整齐划一、而很可能喜欢因地制宜。

为了整齐划一,上级部门愁破了头脑门都捋秃了、还承担了最大的责任,下级属地难道还不香么、何苦呢?

因为,从真正领导的角度讲,再苦再累,他本人不用动手啊。

操作是下面人操作,材料是写手来写,你们再苦逼,和他本人没关系。


他哪怕就是加班加点,他也是坐着听汇报,本人不写一个字啊。

而因地制宜最大的好处,就是给了下属领导发挥的自由权。

如果啥都按着你的统一来,那我纯粹就是台执行机器了,怎么体现我的政绩、我的亮点呢?

唯一只有放权给我,让我可以差异化地制定标准流程,那么我就可以打造出与众不同的创新做法。

而创新、亮点和特色,几乎是政务工作的生命线,每年你要不整一点,连年终总结都不好意思写,更别提大会交流、争先评优了是吧。

所以,上级部门和下级属地,双方心领神会、一拍即合,一场你情我愿的剧目就上映了~


今天的话题就要进入尾声了。

我的话题其实并不带有褒贬,因为放权和收权,也并非一个简单案例所能概括优劣的。

硬要说得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是一种充分的放权行为,它极大盘活了农村经济。

因此,这里面的关键问题,是看你用在哪里。

如果你开展的工作,本身是一项创新型、探路型、攻坚型的工作,那么你确实需要适度放权、因地制宜。

这样不仅可以激发下级属地的活力,还可以博采众长,扬长避短,通过各地经验教训,不断打磨出一个更加完美的方案。

毕竟,谁也不是先知,很多事情,不做一做,不知道后果。


各地的探索实践,将有助快速探索出最优的道路,这也是我们长期高速发展的一种经验模式。

但相反,对于一些托底类、保障类、民生类,对于需要大范围集体执行的政策,就不能再简单地依靠属地责任,一扔了之。

你还是得劳心劳力、制定能适合所有地区、所有人的政策、流程、标准和操作办法,这样,当你振臂一呼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该干啥,都可以执行到位。

反过来说,对于部分地区根本无法施行的措施,可能在政研阶段的反复讨论中,就已经被pass了。

这样,反而能心往一处使,确保把政策落实到位。

是的,在全国各地的疫情中,我们就面临了这样的问题。

当新闻联播和现实的魔幻反差来到每一个人面前的时候,人们往往会质疑,究竟哪个是真的?

为什么电视里的居委会柔情似水、意志如钢铁一般坚强,把小区所有人的饮食、转运、就医问题解决的杠杠的。

为什么自己所知道的地区,却是没人管、没人问、没人关心没人知晓的,这是同一个城市所发生的吗?


为什么呢?

因为,当属地化也遭遇到危机的时候,当属地现有资源已难以尽到责任的时候,那么为了避免破窗效应(就是大家都做不到我也就无所谓了),采取统一的底线保供才是最好的出路。

不求服务周到,但求每两周统一配送一次药品;不求街道企业送温暖,但求每周一次统一的底线物资购买包。

有能力的,可以自己团、自己买,没能力的,至少每周救济一次、组织一次,让所有人都能享受统一的保供操作。

这时候,我们的目标就不再是什么“党员特色小站”,就不再是“先进的流动保供车”,就不再是“天使老年人服务队”,就不再是“彻底解决周边几百户居民的生活所需”。

因为,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城市的所有人,我们需要把仅有的资源用于底线操作,而不是这里美如画、那里无人管。

over~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说说体制内摸鱼(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