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聊聊领导(二)

(前篇可延伸阅读:唠嗑时间:聊聊大领导

在体制内的道路上,有泪水、有欢笑、有声色犬马、也有人情欲望。

无论如何,总有人伴你前行,他们是你的同事、你的领导。(当然,从今往后,还有一个自称技术官僚的人~)

今天继续来聊领导,这是一个永远取之不尽的话题。

从他们身上,我得到很多的感悟,并迫不及待地拿来和大家分享。

有领导在,我们的体制生涯不再孤单,我们不再独自前行,那个身影始终盘绕在你的头顶,无论你喜欢与否。

其实吧,习惯就好~

就好像非洲大草原的瞪羚,如果老惦记着头顶的秃鹫、草丛里狮豹,还老忘不了友羚被鬣狗开膛破肚活吃的场面,那在这个草原上你是活不下去了。

太刺激了心脏受不了、精神要抑郁不是?

但如果,你能习惯这一切,该吃吃、该喝喝、该交配交配、该逃命逃命,那天地悠悠,日子也不是不能过对吧。


好,接着讲第一个领导。

这个领导在炮兵部队曾有过辉煌的经历。

他是个转业干部。

转业干部自带荣誉光环,无论转业到哪里,他们对原部队都有着深深地情感。

而且,我发现,很多转业后当了领导的,基本上业务都起不来,似乎也没有从头学起的动力了。(相反,属地官倒是有不少干一行精一行的)

比如我这个领导,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业务极差、情商极高,人类的两大鲜明特征在他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

大家知道我是窗口出身,我所在的是一个专业民生部门。

“政策业务就是生命线”——这是我们窗口妥妥的座右铭。

不过放到他身上就未必了。

他当了我们大概四年的领导,临走了对我们的业务还是没有哪怕一点点最基础的了解。

离开之后,有一次,他为了业务办理上的事来找过我,问出来的问题比老百姓都差了好几个档次,堪称小白中的小白。

很难想象这就是当了我们四年一把手的人。

当然,我绝无埋汰他的意思。相反,上级局领导对他评价很高,而他离开我们单位也是提拔去一个更大的地方高就。

和后来的领导相比,他已经算是不错了。

他不懂业务,也不想懂业务,但他知道让下面懂业务的人来做。

所以,不瞎折腾,就已经能算是个好领导了。

至于他自己么,就天天盘算着怎么请人来开会,怎么吃吃喝喝,怎么搞活动出去玩儿。(那时候还没有八项规定)

这一吃一请一玩儿,就搞出名堂了,成为了有能力、高情商、会来事儿的优秀领导干部代表,顺利被提拔了。


然后是第二个领导。

他是个妥妥的土著,科班出身,倒是个业务流派。

但从坐上位子的第一天起,他就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怀疑。(他可能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你们所有的工作流程、业务单据,在他眼里都充满隐晦、不堪一击。

他轻易地揭穿你们报告里苍白错误的数字,并以此为乐。

随后,他便开始难以抑制地去干涉他人的权力、掌控他人的行为。

要知道,无论多小的职位,只要是个公职人员,总是有点权力的。

副职有副职的权力,办公室有办公室的权力,科长有科长的权力,窗口班组长有班组长的权力。

唯一什么权力也没有的,是打印机,当然谁用坏了得负责修是吧。

而一旦,你的权力欲干涉到了别人最基础的核心权力,哪怕你是个大领导,也是会遭到反噬的。

比如,窗口班组长安排某某去值班,这是班组长在行使职权。

这时候,你推翻了这个安排,那么班组长的权威就没了,今后班组长再安排工作就不灵光了,底下那帮难管的人就更散架了。

整个窗口体系就会逐渐把班组长架空,趋向扁平化,最后都只听命于大领导的。

那么,当这些中间管理层,变得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力的时候。你一个大领导真能管得过来么?

又比如,负责采购的岗位,有着选择商品的权力。

以往总是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采购任务。

但新领导来了后,充满了不信任,要求对采购的内容、理由、过程予以详细的解释和呈报。

于是采购人员就叫苦连天了。采购也变得不再那么及时,报销也不顺畅了。

这可能就是领导权力欲表现的结果,一切都至于掌控之下,结果事情干不起来了。

最后,这位领导终于和他的直属下属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被调离的居然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更上级领导在抉择时,居然优先保了他的下级而不是他。

可见这领导当的是多么的众叛亲离。

不过后来想想,我觉得也对。

依他对于权力的渴望,以及对于自己的自信,必然是一个喜欢大权独揽而不懂分享的人。

既然如此,上级领导自然更喜欢很听话的下下级了,于是几个高级领导一合谋,把他给干掉了。

不过,说实话,我并不十分讨厌他,毕竟他不太喜欢吃喝玩乐,让我们少花了很多精力。也算是个优点吧。


由于在这两位领导手下都干了挺久,因此对比他们的差异也感到非常明显。

在第一个领导手下,做业务会非常轻松。

因为他不懂,也不想懂,因此业务上你说了算。

有一种他主外,你主内的感觉。

这时候,你又会理解现实中为什么是那么多外行在领导内行。

可能确实是他们情商高,并能够放手下属开展工作吧。

当然,一旦他们陷入那种形式主义之风中,可能又会给业务人士带来无限的灾难。

这个不一而论。

在第二个领导手下,做业务则会非常累。


我发现,领导要么不懂、要么全懂,这都没事。最倒霉的就是懂了一半、却自以为全懂了。

所以,他什么都要干涉,但他的指导又往往只能对一半,于是下面的人还要拼命得给他擦屁股、予以修正。

那做起业务来简直太酸爽了。

同时,他会质疑你的做法、质疑你的成效,始终觉得自己才是业务最高的王。

这时候,我还是怀念起前任领导来,巴不得来个完全不懂的,更痛快呢。


最后,第三个领导,是一个专业人士。

学历高、业务精、能力强、专业对口。而且她运气也很好,到点就提,很年轻就做到现在的位置。

从她身上,很非常能够发现“领导”这个“职业”的一些特点:

首先,很多时候,她本是谦逊的,但捧得人多了,就谦逊不起来了。

我们的体制是首长负责制,我们的做派是唯领导是从(这里不是贬义,是阐述客观现象)。

除个别情况外,绝大部分人都会对领导说好话,把领导的命令烫金裱起来涂上口水的更是大有人在。

领导当然知道你们是在跪舔她。

但要知道,当无数人齐刷刷跪舔,舔上两年、五年、十年的时候,人是会变的。

我们的人格也不过是靠前二十年的家庭和学校塑造出来的,谁能保证再经过二十年的工作磨洗,就不会变呢?

所以,领导最终放弃警惕,敬请享用了。

之后,如果遇到不舔的、或者头铁的人,领导就反而感到不适。


别人都说我是对的,就你认为有问题么。那么你肯定是错的,你是故意对我有意见。

其次,领导掌握了提拔密码,必会乐此不疲。

我在“晋升的逻辑”(延伸阅读:晋升的逻辑)一文中分析过,一个人如果凭本事一路晋升上来。

以正处为例,她至少要经过两次大考和两次小考。

如果说一次提拔还算不了什么,那么考过四次的人,多多少少领悟了一些“考试的诀窍”了。

因此,甭管对错,也甭管别人的看法,她一定会牢牢拽着自己的“密码”继续前行。

很多在我们看来不合理的、瞎折腾的、脑抽的行为,背后都是“提拔密码”惹得祸。

而作为一个成功者,领导自然会对自己的“提拔密码”自信备至。谁质疑她的操作,她不仅不会理解,反而嗤之以鼻、坚决打压。

毕竟,“你们算老几”、“你们懂个屁”。

再次,领导身上很容易会集结一些负面的人类情感。

因为一个人吧,不能“不正常”太久,那样会脱离人之常情的。(这里所说的“不正常”,是指情感的长期扭曲,比如被长期拍马屁、比如长期的戾气指使、比如永远不会错误)


就说第一个领导吧,看似圆滑是故,实则相当冷酷无情。

为啥呢?因为他的处女情怀全都给了部队。

地方上对他来说,仅仅就是一个安置,一个后半生更好的地位爬升而已。

再亲,谁能亲过他的战友?

不独他,很多高官,一级级晋升,必然要经历很多单位、很多人与事。

没有人的内心一开始就是个万金油。

如果有,那么他一定是收敛起了真心,而拿着那张百搭的领导脸皮对着众人,方能“干一行、爱一行”。

至于他记忆深处的美好究竟是在哪里,旁人就不得而知了。


再说第二个领导,其实是自负过了头有些扭曲了。


精于业务是好事,但本质上人与人差别并不大,上级不代表都对,下级也不代表一定错,只不过你在这个位子,别人听你的,不与你争罢了。


若从此养成了吹毛求屁的习惯,把别人都当傻瓜到处瞎指点,不仅添乱、而且低情商。

第三个领导,由于到点就提,情绪突然释放,人的情感控制阀失灵了,从此待人接物都拽得很。

也难怪,连续的成功,多方的赞誉,曾经的忍辱一招翻身。

这时候不拽一下,是对不起自己的。

于是,但凡只要不是上级,她都怼。外单位怼,兄弟部门也怼,平级被怼,下属那更是被怼得无边了。

联想到她数年前谦逊、诚恳、人前人后的好人样,真是“一朝小人得天下,原形毕露尽败像”。



最后,解释一下吧。

领导乃是体制的产物,领导也是人性的产物。

他们实在无甚特殊,也与我们无大的区别。

埋汰领导,也并不是说他们有什么本质的不好。

只不过,区分既已形成,分歧又客观存在,我总是要站在自己立场说几句的。

至于退休后能不能做一回朋友,那就要看缘分和造化、以及他们日后的表现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为什么有些基层办事人员如此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