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机关事业单位年轻人为啥不愿意写材料了?

因为我干过各种类型的工作,所以可以很负责任的跑出来说一句:

写材料是所有工作里最辛苦,又是最反人类的。

当然,非材料岗的同志也很辛苦,但不用先急着反驳,且听我娓娓道来,给大家把里头的逻辑给理顺了。

彻底给大家解解惑。


一,标靶错位

人类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从事生产劳动,就好像打靶一样:

当标靶和瞄准镜对齐的时候,是最有精神气的,一枪一个准。

打着打着,说不定就成世界冠军了。

但是。

如果,我今天要求射击选手,不许瞄着准心,专门往偏得地方打。

那射击选手就郁闷了,姿势水平也会扭曲,长此以往,说不定还会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

有病不是?人家练射击,本来就是冲着世界冠军去的。

结果好端端给练废了,技能得不到成长,光学会打空枪了。冠军梦也甭提了,精神都给练不正常了。

所以,这时候,尽管你依然聘他为国家级运动员,依然给他发放工资,但你的行为还是反人类的,对不对?

写材料也是这个意思。

首先,材料内容和现实标靶严重脱节。

举个例子,现实问题是,有一个好的补贴政策,但发放的时候面临诸多道德困境,究竟该怎么解决!?

比如,我想给月收入2000以下的人每个月发500元,但很多明明有钱的人却隐匿了收入,开着私家车来领取补贴(别笑,多得是),怎么办?

我想请居委会核实证明,但是居委会现在的证明事项泛滥了,不能随意给他们增加负担,怎么办?

然后,我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有私家车的家伙,结果发现这车上个月前已转到他弟弟名下(法理上脱罪了),然后他本人又年过70,有高血压、糖尿病(谁敢碰他?)。

所以,他就是摆明了来套补,就算被发现了,你也拿他没办法。

就这样,我们的补贴多发了很多,财务负担很重。相应,连续好几年也提高不了补贴标准,坏人贪了便宜,好人跟着一起陪葬。

所以,公共政策往往会面临非常复杂的社会环境,本身行政资源也不足。(我能潜心反思这个问题,已经很不错了。照理说,我旱涝保收,这补贴领得合不合理关我屁事?)

这时候,如果真要开什么生活会,做什么交流发言,搞什么谈心谈话——

那我倒希望把这个问题抛出来再说一说。(尽管以前肯定也或多或少提到过)

我希望大家一起来出出主意,怎么才能够把一个人的财产和消费记录给查清楚,公正地评价一个人的收入水平。

怎么打通数据壁垒,怎么设置查询人员的权限,做到即能查,信息又不泄露。

然后,怎么改进政策,增加法律的惩处手段,即使恶人一副老弱病残的样,也要给予严厉的制裁,不能让隐匿资产的人来侵占本该给穷人的钱。

最后,倘使这骗补的人,在被我处罚的时候病气攻心死了。

这社会、这体制又要怎么为我撑腰,不能被舆论引导了去,一有点小新闻就把我网爆成欺压百姓的人。

大家就事论事,责任清晰,敢作敢为,目的是让真正穷苦的人领到每月的补贴就行。

这才是我想写的材料,永远只写解决实际问题的材料!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我还应该写什么材料。


我会好好写这个材料,尽可能把我的思考写清楚,找准问题的核心。

不要太在意我的文笔用语,在解决群众问题面前,这是次要的,领导和大伙儿能听懂就好。

如果,事情都是这样的话,相信写材料的人是愿意投入的,加班也没问题,咱愿意主动加班。

每次加一个班,就能解决一个小问题,这看得见的进步令人愉悦。

过去,我们对骗补的人深恶痛绝而又毫无办法,对补贴标准长年只有500而无能为力。现在,我们愿意用手中的笔去呐喊、去推动。

就像鲁迅先生一样。

前路纵有很多难点、堵点、痛点,但只要大家皆有此心,一定可以积少成多,直到解决大问题的。

可惜啊可惜。

领导要我写得材料完全不是这样的,他要我写得是我们如何开展“群众在我心中”主题活动特色报告;

他要我写得是他本人关于“如何加强责任担当,增强政治意识”的生活会发言材料。

他要我写得是关于XX学习和教育不足的整改材料,主要问题是:理论学习还不够,读原著还不多,将学习和实践相结合的方法还缺少探索。

C,我差点就要骂人了。

我又要举回射击的例子了,老子明明已经看到靶心了,老子明明已经瞄准了。

可是他说,不许打。来,枪口上移90度,给我放个朝天炮~

我终于懂了,终于沉默了。

原来,我的痛苦来源于我骨子里是个射击运动员。

如果我是个搞婚庆的就好了,吹起喇叭 、放起高升,只要喜庆就行了,管他娘那么多呢?

瞄什么靶子,随便放枪随便射。

那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二,教育错位

我是一个善于推演的人,当然不会放任问题溜了去。

我反思,我为啥不能如领导所愿,潜心写好生活会材料,反复写“强化责任担当”不就完了么,写啥不是写,有啥过不去的呢?

后来发现,标靶错位的原因恐怕是教育错位,还得追述到教育的问题。

不管我们的教育体系有啥缺点和优点,我们总是受传统文化熏陶而来的人,我们的思想和儒法道释同源。

潜意识里,我们有仕官天下的理想,有公平正义的基因。

我们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我清楚的知道,何事利民、何事争利。

我是如此的不可教也,以至于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我的内心。

——我认准了那事是实事,那事就是实事;我认准了那材料是放屁,那材料就是放屁。

别和我说站位要高、思想要武装,对不起,我不认,我只会盯着那一亩三分地的那一个个小问题。

而且我相信,99%的人,只要盯着那具体的问题就行了。

海量的问题还需要解决,无数的工作环节还有龃龉。

还远没到扯什么服务品牌,“六字真诀”、“三温暖五用情”的时候。

我受教育多年,从工作的第一天起,骨子里就已经是个务实派,因此我永远和材料做不了朋友。

而年轻人不愿意写材料的愿意也正在于此。

我相信大多数年轻人都是务实派。所以。

你不能让他们写明知是无用的东西;

你不能让他们瞄着靶子朝天放空枪;

你不能让他们铁骨脊梁又让他们跪下;

你不能让他们的满腔热血撒在马屁纸上。

问题不在他们,而在于“你们”。

若真要培养一批写材料的“人才”,那就从娃娃抓起,从小就学习献媚之术,那以后写起材料来,也必然得心应手。

只是,那样的“人才”,想起来都让人后怕呢~


三,发展错位

年轻人踏入工作岗位,总是要“进步”的。

这个进步,绝不是指当官发财,而是指技艺上的进步、能力上的进步。

我们在一个岗位上工作,五六年后,总要形成些专业的排他性,方能称得上成长。

那么,写材料能使人成长吗?

有人也许要说,当然会。

领导不也总说,写材料是最锻炼人的么。言下之意,要忍欲负重、要禅精竭虑、要长期锻炼。

但我觉得,谬也。

问题在于,材料狗的经验技能,没有点在“正道上”。

你总写些“服务大局”、“战斗堡垒”、“夯实基础”、“压实责任”、“践行诺言”、“提高站位”的空话、套话。

那么,你写套话的技能是增强了,某种意义上却是有了“专业性”的壁垒了。甚至还有人夸你:不亏是机关的一支笔~

但这支笔,太扭曲、太狭隘、太虚假了。

为了练就这身“本领”,你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果有这些精力,花在正路上,明明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如果写新闻报道,相信可以一针见血、条理清晰,这是有社会价值的。

如果写解决方案,相信可以直指痛点、改革弊端,这是有公共价值的。

如果写评论文章,相信可以逻辑顺畅、思辨明了,这是能看破规律的。

哪怕就是报流水账,也能了解更多的业务事项,对业务的宏观掌握也是颇有心得的。

可惜,看似风光无比、居于领导身边的材料狗,实则啥也不会,干业务不如窗口,应急不如班组长,下决断不如专业骨干。

等哪天实实在在需要研究工作、商量对策的时候,就靠边站了。

而且,由于具有这鸡肋的“材料能力”,以至于还换不了岗,得永远的在那儿杵着、动弹不得。

看着领导一任一任的换,办事人员业务越来越精,专家里手不断掌握事务和技术的规律。

而材料狗,还在玩那文字的游戏,那些百无一用的文字。

于是,年轻人的自我发展就没有了。

这里,我也要撇清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

第一,写材料也并不是完全没长进,毕竟也写出了那洋洋洒洒、登台宣读的几千字对吧。

文字功底是有共通性的,就是写套话,文字能力也会提高。况且,套话并不好写,练好了,平时吹牛着墨功底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我的意思是:得不偿失。付出大于收获,本该有所建树的正道文笔被耽误了。

我从来不承认我的文字能力是写材料练出来的。我始终不认为写材料是促进,反而是约束。

恰恰我的前十年,埋首于材料,提起笔,都不知道正常的、社会性的文体应该怎么写了。

而脱离材料后的几年,我反而敢说敢言,这不,和大家扯起蛋来洋洋洒洒。

所以,都别妄自菲薄。

第二,写材料得到提拔,和能力发展不是一个概念。

得到提拔是因为和领导离得近,是因为总是在给领导撑政绩(材料确实是第一政绩)。

但就算因为写材料得到了领导赏识,这种赏识,也是种错误的赏识。

可能领导自己就是靠着能说会写、虚溜拍马上来,因此对同样深谐吹嘘套路的材料狗颇为赏识,感觉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孺子可教。

这种扭曲的赏识怎么说呢?个人选择吧。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对真正的个人能力提高,还是极其有限。

材料写得越多、越专注、越投入,越脱离社会、越形而上学。

我教很多朋友放眼世界,拥抱网络。很多人还是不知道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找不到自己和社会的连接点、切入点,这就是材料写过了头的后遗症,被社会淘汰了。

所以,发展当然是有发展的,但“自我发展”没了,就是指的这个意思。


四,尾声

归根结底,写材料、在没人要听的讲话稿上咬文嚼字、斟字酌句,实在是太伤脑筋了。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所以,如果写材料真可以无脑平推,那我也就不说啥了。

反正,上班也就是固定领工资,干啥不是干,服从安排就是。

领导是不是真有高瞻远瞩、下大棋,我们也不便妄猜、过早下结论。

兴许他让我反复挖坑、再填上,是为了测试土壤结构、土壤密度变化,从而促进高科技农业发展呢?

但问题是,写材料是如此纠结和痛苦的事情。

他要求我加班写那破材料,反反复复改,为了几个词语还上纲上线,好像他上台没读到“在局D委的坚强领导下,我们继往开来”,天就要塌了一样。

他反复地折腾材料狗,将原本好端端的事儿搞坏了。

他把攀比的、嫉妒的、功利的、欲望的种种心态,一股脑全寄托在了材料之上。

总指望着用稿子来挪位子、来获得上级的青睐。

让材料狗承受了太多本不该承受的东西。

也让材料狗的青春过度付出、全打了水漂,特别是在领导高升后,一无所成,只得长久的劳心劳力下去。

回望过去,和群众打交道最带劲儿,做业务做流程最有成就,哪怕是待人接物协调沟通也收获颇丰。

而且这些事儿,再苦再累,也还是累不过写材料啊。估计是前述“三大错位”让人找不到锚点,以至于缺少精神支撑,因此写啥都累吧。

所以,年轻人为啥不愿写材料?

谁爱着谁写吧~


后记:

非常有意思的是,当我写下这篇文章时,有人给我发来了辩论,这辩论代表了一众观点,到可以挑两个说一说。

1、写材料是综合能力的体现,锻炼了人的信息、文字、归纳、提炼能力,不能光看这件事本身。

我本身倒是不反对这个观点,就好像我为了成就伟业,先决定去吃屎,忍辱负重吃够了,自然证明我和别人不一般,也许就得到重用了。

但问题是,国家发工资给每个人,不是让你来吃屎的,是去真正贡献公共管理智慧的,吃屎锻炼之说,存粹是浪费人力物力和财政经费。

2、不必每个材料都需要货真价实,各有各的用途。

说实话,如果有人开个公司,出钱请10个编辑小组,每天10小时写文章轮番拍他马屁,我不反对,人家喜欢、人家愿意,我管不着。

但我们这个职业,就应当是货真价实、字字珠玑,没用的不要浪费,一天八小时过得很快,就为了写材料,很多人整年整年没干过实事,这可不是“各有各的用途”这么轻描淡写的。

3、连自己的写材料命运都无法改变,有本事先当领导,然后再改变,光说也改变不了什么。

相关阅读  当领导对你说「能干就干,不能干就走人」,你该如何接话?

。。。

浪漫谈,也只是“谈”而已,咱不得不承认~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