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编制真的很重要么?

戳这里关注^我哦!

编制重不重要待会儿说,但是我开篇先要忠告没有编制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在纠结这种问题的过程中,迷失了自我、蹉跎了岁月



一,从无编到有编

我在基层窗口,窗口曾有一个中专毕业、经人介绍进来的合同工,刚进来时可能刚20岁的样子。

今天,这小伙子已经30岁了,还坐在那个位置上。

你说他不努力吧,后来大专读了,本科也读了,还考了些基础的岗位证书。

你说他努力吧,十年里,考了好多次我们单位,一直考不上。知识水平么是差了点,备考确实也谈不上有多用功。

小伙子人真好,母亲早故,父亲瘫痪,他独自一人照顾。

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啊,不容易的。

本地媒体专门报道过他,市里还给他颁过精神文明奖。

十年了,他已经成长为地地道道的老员工了,业务熟,应付窗口绰绰有余,甚至带教新员工。

但是没有编制,他可以融入大家,但是融不进体制

尽管单位也想尽办法提高他的合同工资,但和编内员工还是差个两三倍。

就这,还是勉强维持。(单位从来不用为正式工的待遇发愁,但是天天都在算计合同工的钱哪里来,要涨怎么办等等)

一样的活儿,他做得更熟、更多、更让人放心。

所以,你说不公吧,同工不同酬,确实不公平。

但别人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从这个角度讲,谁让你不去考、考不进的?

这就是最大的公平啊。

作为一名窗口管理者,我们对这样的老合同工是非常着急的。

从心里上,十年了,他早就是我们的一员了,比许多正式工都贴心多了。

但落实到具体待遇上,又是千差万别。

集体疗休养,他不能参加;每年体检,他不能参加(额外买);工会活动,他没有资格(可以混);购买员工互助保险,他只能单独买低一档的;工会发粽子,他没有(单独补);脱产培训,他没有资格;外出考察,不可能派他;挂职锻炼,不可能的;高等级的评优评先,他没有资格;就连食堂饭卡,也是没有的。

党政工团青妇,他永远只能靠边站,特别入党极其困难。极少有单位把宝贵的入党培养名额给合同工的。

反正,他的岗位永远只能是这一个。

你想派他去任何重要岗位,财务、办公室、档案、人事、稽核,都不行。

哪有核心岗位不用正式工,而用合同工的道理?

所以,非编,不光只是钱少的问题。更关键的是,一个人的成长、发展都没有了

更别提,官职、仕途了。

他不是保安大爷、也不是扫地阿姨,那种也就这样不图啥了。他可是和我们一样从事业务工作的年轻人,相当可惜。

没有未来,听着好像感觉没怎么样。十年如一瞬,回头再来回想,真是倒吸一口凉气。

有时候,我宁愿他失业。为什么?

因为失业了,也许他还有机会反思,去拼搏一把。

但是,当着安逸的合同工,拿着饿不死的工资,有多少人脑子里想着以此为跳板,结果这辈子就这样交代了。

也有人可能觉得,交代就交代,不就是钱少点么。

不是的,体制内最大的特点就是——人的属性是单位人,你和单位紧紧地绑在一起,直到你死。

而合同工,就是干三十年,和这个单位本质上也没有关系。终究是孤独的一个人

也许你无所谓,可我感到了孤独

哪怕退休以后,正式工退休金有七八千,还有体检,生病有人慰问、有补助,重阳有人探望,平时还可以参加退休活动,有条件单位还会想办法定期聚聚,就是死了,单位领导还给读悼词呢。

而你,除了三千多的养老金就什么都没了,重重得扔回社会,同样干一辈子,人不能就这么交代啊。

怪体制冷血,还是怪社会冷血?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一开始就说,别再提什么编制重不重要了,希望非编的朋友,千万不要被温水煮青蛙,该考的还是要拼,该走还是要下决心走。

当然,也许有人还会说,我在企业也是社会化的,除了工作企业什么都不管,就挣个工资而已。

但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在企业,你面对市场竞争,一方面你的心态会逐渐适应社会;另一方面,你会逐渐形成技能导向和关系导向,伴你一生。

还有自由职业者不是么,单位都没有,但人家心里装着整个世界呢~

可是合同工,他身在体制内,看到是满眼温柔乡。长此以往,心态变得软弱、敏感,失衡而又落寞。

浸淫在那种环境下,以其个人认识,难以感知到市场的高速迭代和变化,对如何创造金钱价值毫不敏感。

是的,公务员不愿意出体制,图安逸,至少有国家强力保障。

就非编这月薪,看着是比搬砖轻松,但真不是懈怠的理由。

多少人从此在非编的位置上耽误了。我在窗口管理岗上,看得清清楚楚。


二,从事业编到公务员编

大家知道,我最早是在基层事业单位的,也算是有编制的。

不知道你们对事业单位有什么认识。

我告诉你,公务员之间的差距主要还是地区差异,总体是规范可控的。

但事业单位根本就是一家一策,无“法”无天(指不受公务员法照顾)。

其结果就是天差地别!

那时,我月薪2k,年入4w。

同期的公务员,月薪8k,年入10w左右吧。

所以我酸了,虽然有编制,但我酸更高的公务员编制。

编制重不重要,我参加面试的第一天,其实答案就摆在前面了。

一个坐得东倒西歪、长得流里流气的面试官,斜着眼看着我们,不情愿的对我们提问。

后来我才知道,那人当时是个公务员副科长,但兼着我所在事业单位的领导职务。

怪不得牛逼哄哄。

一个局机关的小毛官,在我们单位从没上过一天班,却当着我们的大爷。

就因为,他是个公务员,就高你们整个单位一等。

就因为,他在上级局机关,就可以兼着你们单位的领导,占着你们的位子,天经地义。

就因为,他是某个局领导的身边人,就可以这么横、这么牛。

随后,屋外一阵小骚动,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单手插袋,出现在门口。

风度翩翩、背光而立。

两名面试官投去尊敬的目光: “X局~”

这一幕画面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那年我本科刚毕业,不到23岁,血气方刚、愣头青。

局长,站在本系统金字塔顶的男人~尽管后来知道不过是个处级,但当时感到这腔调真的是浓。(有一种路飞看到海贼王的感觉)

像队长一样无比崇拜

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

体会到项羽(刘邦)说那句,”大丈夫当如是也”时的感受了。

但彼时的我,还不知道,编制所造成的鸿沟。

跨越这道鸿沟,我后来用了整整十年。

当你真正想要去跨越的时候,你会发现编制的界限,严不透风、难以逾越。

进事业编要考试,进公务员编也要考试。

逢进必考,除此以外唯一可行的几条路,条条不容易。

过去,据说可以通过科级干部竞聘,从事业单位到公务员,后来这条路(漏洞)被堵上了。

又听说,如果做到事业单位的6级职员(相当副处级),就可以平调进入公务员队伍。

是的,进入处级层面后,编制的界限终于可以被打破了。

但,可惜,我们单位是个科级单位,我永远也不可能在原单位当到副处。

如此。想从事业到公务员,只有放弃一切,从头裸考了。

下这个决心真不容易。有的人在事业单位早就是骨干了,甚至都混到单位领导了。但考公务员后,就等于重新从试用期开始,变成机关里的倒数科员no.1~

一个事业单位的领导,是很难接受这个痛苦的过程的。

明明是同一个系统,明明我的能力更强。

但是单位级别限制了发展,而编制种类限制了调动。

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后来的新公务员,一级一级往上提拔,十年二十年后,做到处长、局长。

而你还在事业单位浑然不动,顶着事业编制的天花板,空耗时间。

当然,比刚才的合同工是好多了。

也许,你会想,我不求升官发财不就没事了吗?

我原先也这么想,上级局公务员横就让他横吧。

反正我们在基层单位,基层还是属于我们的。

结果,我“不幸”被借调到上级局了。那个最初面试我的上级局。

这一借调,我一下子体会到合同工类似的处境了。

到头来,我曾经看着的别人,其实正是我自己。

上级局里,真是人分三六九等,领导高高在上,尤如婆罗门;

科长拿着鸡毛当令箭,刹帝利。

就算一个小科员,只要是公务员编制,那也是高人一等的犬舍。

而我们这种事业编制的,因为根本调不进局里,就算考进去了,也不过是个试用期的新人。

所以,你能力再强,资历再老,工龄再长,在公务员小科员面前,你就是个低等的首陀罗。

任由他们给你布置工作。

当然,还有各种下属企业编、合同工、劳务派遣,只能算是贱民了。

一个在街道的兄弟和我说过,比如一个街道办的编制类型,绝对五花八门;“人种属性”严格区分。发工资的时候,各种工资报表能做出花儿来。

呵呵,这等级制度,居然被用到我自己头上了。

所以,我眼见好几个30不到,还看到的希望的“低等”能人,舍弃一切重考公务员,重新变成一个试用期的公务员。

唉,但凡有点想法的,在那种“半年开一次提拔会、眼见不怎么优秀的公务员一级级上升的”环境下,真的是折磨。

就在我也忍受不住,打算重新搏一把的时候。

奇迹发生了。



三,从参公编到公务员编

我们这个事业单位居然参公了,这可能是我们头上掉得最大一块馅饼了。

参公编其实待遇上和公务员已经一摸一样了,也适用同一部法。

理论上,参公编也是可以调入公务员的。

但这只是理论上,就我所知,有的地方坚决不调(还分统考的参公和转编的参公!),有的地方严格名额限制,比如一年只准调一个之类的。

反正,我因此才逮着机会去省厅。

也还是先借调,先免费给人干着,干满意了,再看看省厅领导能不能正式调我。

应该说,我干得还不错,领导总体满意,终于动了调我的念头,开始操办。

怎么样呢,整整调了三年多。

一开始说,市级参公编制的不能直接调入省里,最好先到省级参公单位过渡下。

后来说,那么搞他们自己也嫌麻烦,还是直接调。但是参公必须满三年才能调。(这就又白白多等了两年)

然后三年到了,又说一定要等当年年末考核完毕才行,这一拖,又赶上机构改革,就又等到次下半年。

再又什么差池,可能就进不去了。

老血吐了一地,终于变成正式公务员了。(想起了大河剧《新选组》后期近藤和土方喜极而拥:我们终于变成武士了。。。)

在基层借调的两年,以及在省厅借调的三年多,这日子真是难熬。

低人一等,什么都轮不到你的时候,我再次想起了我们窗口的合同工。我又何尝不像他一样,在温水中慢煮,逐渐沦为一个边缘人。

看着这个单位发生的一切,做些最底层最苦的活儿,而发生的一切都与你无关。

所以,题外话,管理者一定要对编外人员好啊,他们真得是需要关心关怀的人。但是,要是对他们太好了,有可能人家就永远在你这儿混下去了,难呐~

都是因为一个编制,一个身份。

你说编制重要不重要?

公务员编,完全感觉不到事业编的苦恼,还会抱怨这公务员升不了职有啥当头。

但你想要编制的时候,真得是望眼欲穿,欲得而不能,尤其已经触手可及却还不符合条件的时候,可以把你郁闷的无话可说。

最后,希望非编的朋友们早下决断!!

—————————————

有不少朋友质疑单位不给合同工相应福利,我解释一下。

我长期做人事工资和办公室,什么都操作过,比较了解。

比如,我说每年体检他不能参加,是指地方政府,人社局福利科组织的体制内统一体检。

这种体检地方政府统一买断某家医院,名单统一确定,分批参加。

这个名单必须是纳入地方政府统一福利名单的公务员、事业在编人员。

你就是再爱护合同工,你也不可能将他纳入统一体检,这不是欺负他的问题,这是没办法。

人社局对体制内人员,都是登记在册管理的,你怎么把合同工纳进去?

相关阅读  如何看待“海航空姐换装事件”中领导专程从海口飞北京着夏装体验寒风?

但是,不能参加统一体检不代表没有任何体检,而是只能单独到医院去买一个。你要知道,政府团购和自费买一个人,不仅价格不一样,内容也不一样。

你要买成和在编人员一样,要上千块。

又比如,我指的工会福利,上级局都是按人头采购的,你单位职工几个人就发几个人,你想多也不行啊。

当然,单位是可以单独为他买的,但是价格、内容又不一样了,而且只能单独操作,尽可能买成差不多。

最后,很多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聘合同工,简单说就是个钱的问题。

但是,因为合同工没有任何编制,所以经费等于是,从所谓单位办公经费、或劳务经费里列支的(有时候就是凑出来的)。

如果,劳务费能有个8-9万/人,我不会爱护员工?我去克扣员工福利?有必要吗。

哭爹喊娘的,财政也就给你5-6万/人,怎么办,肯定是优先保证月收入吧。

各种福利重要,那我从他工资里挖个万把块出来“豪”一把,怎么样?

今年的疗休养让他和所有在编员工一样参加,5k的团费正好抵消他工资,怎么?爽吧。

他不哭死。

也许你会说,为什么不能再从其他地方挤出经费来支付。

呵呵,财政不是傻子,现在科目设置的很死的,会议费里能出现一张福利性质的发票?还是让单位造假?

不可能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我们会与合同工商量,告诉他我们还是会给他安排一个基础体检,但由于占用到他的经费,所以不能多,多了他工资就少。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有些单位,预算多的用不完,甚至有专门的合同工经费。这才是合同工能享受和在编人员同等待遇的坚实保障。

不是所有单位都有这么好条件的。

况且,合同工之所以为合同工,就是不稳定的,今年有预算你就豪,明年收缩你就哭。

———————————————

我发现还有个情况要讲。

很多朋友说的合同工有固定收入,福利还和正式工一样,与我说得情况并不匹配。

是这样的,合同工这个东西就因为不是正编,所以有各种五花八门的情况。

最高级的一种,是由编办专门拨给“编制”的非编合同工。

矛盾吧,人就是这么会动脑筋。

这种合同工有人事“编制”(定岗定编),保证固定收入,福利也基本保证,只要地方财政不崩,一直会存在,也不会轻易辞退。

它的风险是地方一级的,只要没有国家政策或地方变动,可以存续。

当然,政治和发展待遇是没的。

次一等的,编办不出面,但财政局和你们单位形成了固定的人员经费项目,每年保证划拨。

由于经费固定、充足,所以合同工也可以在固定收入的情况下,保证相当的福利。

这种风险是局一级的,只要局系统不发生变故,局的工作不变,也可以维持。

最后一等,大概就是我说的编办、财政都没有认可过,没有固定的经费项目,依靠单位从各种劳务费、业务费、办公费里自行安排的。

这风险就是单位级的,单位领导风吹草动,合同工可能就会受影响。由于钱少、不固定,福利都很难保障。

我不知道大多数合同工处于哪一类,但我所说的是指第三种,我认为这种最惨,也许数量也最多。

(全文完)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我~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