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三)至尊宝典

在谈论摸鱼前,一定要先讲清楚一些事。

诸位在阅读浪漫谈的时候,其实是在阅读什么?

人生指南?体制经验?工作技巧?

抬举了,我也不过一个凡夫,我的经历平平,从我身上能学得到什么?

当然,我不否认我的逻辑与分析,能让未入或刚入体制之人,稍稍了解一些体制。

但这些了解,仍是浅层次的,仍是有角度的,如果以此作为指导,恐怕是要坏事的。

于是,自认为我文章最大的意义,应该就是一种共鸣了,一种专属于体制人的共鸣。

有人看文章后觉得,“的确是这样”、“原来你们也这样”、或者“果然都是这样”。

就可以了。

因为我们各自生活在体制内,我们都是孤单的。

我们绝无可能和领导议论体制,也不见得便于和同事交流,我们的家人也未必听得懂意思。

因此,我们只能寻得一处地方,知道我们都是一个样儿,知道我们的感受都是正常的,方能求得心理上的安慰。

当然,除此以外,写文章其实还有一个功用,那就是娱乐。

我们谈起娱乐,总一下子负面起来,好像是在玩耍,好像是不务正业。

这是我们文化的根基,时刻叫人做正事,时刻要正经;不要娱乐、也不要戏谑。

然而,娱乐,实际上只是种新鲜的感官罢了。它并不是贬义的,相反,因为新鲜,它善于抓住人的眼球与神经。

这是“娱乐”的本事,“正经”还不会呢。

我们身处移动互联网的娱乐大时代,一定要开明的看待娱乐,拥抱互联网,努力成为娱乐的欣赏者、娱乐的创造者才好。

之所以唠嗑这些,是想说明,浪漫谈当然是娱乐的,我们挖掘、议论和吐槽,并不是真要冲上去干什么。

而只是想立足当下,变得想通一点,有趣一点,好受一点,就可以了。

毕竟,你我依然领着国家的工资,那个才是衣食父母嘞~


综上,今天要讨论的摸鱼,也适用于以上的逻辑:

这只是我个人的经验和分析,并不能、也不想指导什么,仅供娱乐。

切记。

(正文)

关于摸鱼这个话题,我本是不擅长的。

因为我大部分职业生涯是个认真做事的人,也不喜欢那些虚头刮脑的东西,因此以往是从不摸鱼的。

但是我善于学习,精于观察,我可以从他人身上总结出经验。

于是,就有了这篇摸鱼的至尊宝典。

此外,关于我已经写过的数篇关于摸鱼的文章,还可以参见延伸阅读(说说体制内摸鱼(二))(体制内究竟能不能偷懒?如何偷懒?)。

摸鱼绝对是有层次的,它的第一层便是“方法论”。

尽管所有人最为关心的都是方法,然而“方法”反而是最基础的。下面就从最基础的开始、从大往小介绍起:

首先是“精神分裂法”。

摸鱼之人,需要一定程度的精神分裂。

这就像唱“空城计”一样,越是没有兵,越是要大开城门、坐上城头,才能唬住对手。

摸鱼也一样。

越是摸鱼,越是要将外在的东西堆得满满的。才可以弥补内在的缺失。

所以,一整天什么都不干的人,却要注意经常去领导办公室汇报工作。

明明干着一件简单而又无足轻重的事,却要反复在领导面前露脸,显得自己很卖力的样子。

更有甚者,越不干事越要在大会小会上发言,长篇大论,反复强调,以彰显自己的投入。

这里面的逻辑是,正因为他不干事,所以他反而有了筹备发言的精力。而那个忙到加班至深夜的人,往往已无力考虑发言之事。

因此,摸鱼之人反而占了先机。

领导觉得他虽然活儿干得不多,但做得很精、很道地、很善于沟通、很善于表达,觉得他很稳、很好。

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如果你要达到这个状态,你就不得不适度的精神分裂,把自己变成两个人。

一个是认真工作、务实踏实的本我,另一个是故意掩盖和对外彰显的他我。

用那“他我”,顶在前面,去为自己争取最大化的利益;而将“本我”躲在后面,少干些事,享受着实利。

久而久之,人就变成了二皮脸。

那些摸鱼之人,会不知道自己是二皮脸么?

当然不会,他们必然清楚得很,只不过他们故意而为之罢了。

你行么?


其次是人设塑造法。

摸鱼,最需要的便是一个适合摸鱼的人设。

现实中,人设这个东西,倒未必是刻意经营的。

毕竟大多数人也没这个心眼。

但客观上,人设还是形成了。

我曾介绍过“氛围感”——这个体制内的特征词汇。

而氛围感和人设,正是一对双生子,彼此遥相呼应。

正因为每个人都形成了人设,所以体制才有了那种氛围感,在这个氛围感里,你会不自觉的被影响、被带动、被PUA。

由此,又渐渐得造就了你的人设:

一个努力工作、积极向上、言听计从、万事老好的人设。

有了这个人设,你就很难摸鱼。

我最近集中遇到了好多咨询的朋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身在核心的部门,顶着年轻材料写手的大名头。

却身心俱疲,想要摸鱼。

不矛盾吗?你的人设是音乐才子佳人,但你实际却想滥交多偶,能成么?

所以,你需要的是一个不羁放荡浪子的人设,别人才能够接受你约泡。

人设问题的精髓,就在于,你不能既享受优秀人设给你带来的光环(多多少少有点儿)和满足感。

又不想承担这人设的千斤重担。

所以,人设塑造法便是短期或长期的改变自己的人设,形成逻辑上的自洽。

你不能再无头脑的迁就于这自然形成的人设,而是要刻意的改变。

领导不是觉得你写材料突出么?那你就得自断双臂、挥刀自宫。

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伴随着阵痛:领导未必能接受你变差了。

因此,需要循序渐进、需要反复博弈、需要九浅一深,最终,对方总是磨不过时间的。

这是体制,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悄摸摸的动作,有意识的改变,终究是可以成功的。

当你不再是一个优秀的青年、可利用才俊,而是一个看起来就挺浆糊、挺江湖的人,那么对你的摸鱼也就没啥可指摘了。


再次是心理平衡法。

之所以将心理平衡称之为一种方法,因为它简单易懂,而且有巧妙的针对性实操。

很多人,潜意识里想着摸鱼,然实际行动阻力之大,愣是迈不开步子。

心理学上早就说了:

人们只是生活在惯性之中,做着早就“习惯了”的事情。你以为你在左右自己,其实你早就被惯性所左右。

那么你的习惯是什么呢?就是有任务就完成,领导让加班就加班,孜孜不倦地做下去。

因此,你唯一的机会,就是利用那心理极不平衡的时候,去尝试小小的突破。

具体来说,比如,上午的工作异常繁忙辛苦,结果没落着好,还被骂了。

那么,就趁着怒气,中午抛却一切,到远离单位的地方去晃一圈,故意让自己撒个气,也享受一下慢下来的感觉。

又比如,晚上不情愿的被迫加班到了很晚,感觉亏大了。那么白天就故意迟一些到单位,或者故意在上午放慢节奏。

借着这不平衡的心态,突破一把自己的底线,破坏一下自己的人设,挑战一下敬业的习惯。

再比如,为了讲话稿禅精竭虑,结果通宵的努力被轻易地推翻重写。那么,如果能逮着一个下午开会的机会,那么开完会就果断回家吧,哪怕离下班还早。

尽管只是一个个小小的动作,但摸鱼总要有这第一步。

体会了这一步的感觉,觉得没什么坏处,然后才会渐渐心安理得起来,接着又会感到心理反而好受些了。

于是,开始频繁起来,逐渐爱上了这种感觉。最后,哪怕没有什么痛苦的工作,也要主动地寻得休憩。

如此,才有可能成为摸鱼大师。

第三,再讲讲万变不离其宗的~搪塞推脱之法。

任何摸鱼,最后都要落到如何推脱工作上来。

毕竟你准备摸鱼了,领导并不知道,他还是会孜孜不倦地给你布置工作。

如果你把领导布置的工作,全部认真落实完成了,那也就谈不上摸鱼了,所以推脱搪塞是必要的。

其一是不接。不接自然最无敌。

但你一件活儿没接,领导总觉得缺点什么,很可能换一件给你,所以不可能什么都不接,总还是要接的。

因此,不接,是指不接那些拖泥带水、内容繁复、遗害无穷的活儿。

而对于整体尚可、事半功倍的活儿,还是要接。

接下来,看上去把自己填满了,领导才不会盯着你。

其二,有技巧的拖。

有人说,不接谁不会啊,关键领导硬布置给你,不接不行啊。

所以,才要拖。

所谓有技巧的拖,就是要分轻重缓急。总有最身家性命的东西、拿来先做,其他的都扔在一边。

把重要的东西做到基本能交差,那么心里就有了底,你知道最坏的结果也坏不到哪儿去,之后就可以拖一拖了。

因为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领导的急切也有限,虽然会催一催、逼一逼、骂一骂,但事实如此,也无可奈何,不至于上纲上线。

拖,不是傻拖,而是掌握好平衡,在领导的底线上反复摩擦。

我曾经举过例子,领导对你的底线,是需要你去探的,是需要你去拉低的。

你不作为,领导的阈值是绝不会自动降低的。

当然,既然拖了,自然是会被说的。既不想被说,又想要拖延以减轻工作量,这是矛盾的,务必要有心理准备。

但拖了之后,便会发现世界豁然开朗:

有一些工作,拖一拖,竟然就不需要做了;

有一些工作,拖一拖,竟然就简化地做了。

有一些工作,拖一拖,今后就越发可以变本加厉地拖了。

真棒~

就似有些报告、材料,你写得认真讲究,其实没啥效用。写得简单,其实也就这样了。

领导若要你反复改,那么就陷入反复的拖,最后拖到没有脾气,拖到精疲力尽,也就这样了。

能用,但不堪大用,还能咋样呢?

等到常常拖延之后,这逻辑又和开头呼应起来——拖延的人设立起来了,低质量的人设立起来了,摸鱼的人设也就立起来了。

其三是简化。

摸鱼,摸得其实就是时间差。

你干一件事只需要30分钟,但却能坚定得让领导和外界认为你需要干2小时。

那这里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差,就是你摸鱼的空间。

想想是不是这样?

比如我经常说,写材料是个弹性极大的工作。

说实在的,那些华美的文章,用词确实好,从来都是对仗而又不带重样的。

心血全在字里行间。

我也经常会为了无穷无尽的“加强、完善、强化、优化、改进、深化”,为了“持续、继续、进一步、跨前一步”而消耗大量时间。

但有一天我想通了,挨个用一遍、甚至重复用一个不就完了么,怎么简单怎么来,别再处心积虑得反复斟酌了。

一旦你突破了自我,下得了笔,体制内就再没有困难的工作了。

把事干简单了,是一种技术,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理念。

就好像做卷子,你只做最关键的题,然后六十分交卷。

于是,领导就总是处在那临界点。虽然不太满意,但也没有到爆发的点。

长此以往,他就习惯你这位60分的同志了。

然后,简化归简化,你仍要在形式上进行故意的修饰。这修饰你可以不动脑筋,但领导不知道,他以为你写这些东西是花了时间的。

最后,你得憋着不交稿,只在临界点交出去。于是时间差就出来了。

相关阅读  聊两个话题,解构现象背后的一些根源性问题


以上是第一层,术的方面。

第二层,乃是心理上的问题,即“心态论”。

摸鱼之人一定要有良好的心态,和自洽的逻辑体系,甚至也要努力站上道德的高点,不然摸鱼是摸不好的。

首要的心态,是求真务实。

比如,我为什么要摸鱼呢?只是为了偷懒吗?

太小瞧我了。我摸鱼,是因为领导布置的那些东西,实在不得人心。

他总是为了那些无意义的文字反复地纠结和斟酌,把宝贵的工作资源浪费在了折腾之中。

他就是期望用文字来表示些什么,试图打动更上级的领导,他是在争业绩、争口碑、争印象,而不是在干实事。

如果真的是实事,我反而很少见人摸鱼,哪怕是老张,也会动脑筋、投入工作。

只可惜,大部分是虚妄的。哪怕本来是件实事,也会在实事上生出虚妄,然后把精力消磨在虚妄之上。

所以,既然这件事本身就是虚的、就是无聊的、就是无意义的,那我认真个什么劲儿啊。

所以,摸鱼,只是抵制这种形式主义罢了。

摸鱼,反而是高尚的。

哪一天,领导想通了,决计只做最实之事了,只写办事指南、业务流程、只解决具体问题、具体工作事项了。

那么,我可以不再摸鱼,安心工作了。

而到了那时,以我们现有的编制人力财力,完全是不用公务人员加班的。

每个人都做八个小时真正的实事,那我们的事业恐怕是要有翻天覆地的进步的。

而在那之前,对不起,我拒绝将生命投入虚妄之中,我只能继续摸鱼,独善其身了。

其次的心态,是自我立场。

我一直叫那些快抑郁的朋友要爱自己。

因为我曾经亲手压服住抑郁症的同事,报警并把他送至精神病院。

因为我曾亲身经历敬业的同事罹患急症离事,留下一个孩子独自经历催人泪下的故事和人生。

我觉得和这些相比,那些文字上的事情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不值得我们为此劳心劳力。

同时,我们也不要轻易地去站他人的立场。

你既已厌恶、既已觉悟,那么做你自己便罢。因为只有你是你的,你的家人是你的,其他都不是。

——你和一把领导关系不错,你为他考虑。

殊不知他早已得到那官,早已得到他的赞誉。

殊不知他在人前昂首,他在晚上一顿酒中可以收获无限的追捧。

他是他的super star。

他的激素水平是你的数倍,他活得很嗨、很精彩、很有前途,需要你去可怜他责任大、可怜他很繁忙?

就跟担心王力宏嫖娼、微娅逃税后还能否挣到钱一样,要你一个月薪五千的来担心?

同理,副职领导也不是你该担忧考虑的。

副职的确很苦逼,是很辛劳。

但在一正两副的体系下,人家继续升职的概率比你大的多,人家两眼瞄着快退休的正职,人家前途无量。

一旦成了官,就相对更容易成为官。

人家得苦,是有盼头的。

而你,还面临茫茫的海选,你的饼还大的很,很无边。需要你来为他考虑?

当然还有同事。

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同事,每个人所处的环境和状态都是不同的。

也许这个人满脑子想要表现升职呢?也许这个人比你还想摸鱼呢?

你无法估算每个人的想法并站在他们的立场考虑问题。

同事们之间最该做得就是相互学习,如果人人都一副摸鱼的姿态,形成摸鱼的联盟、形成吐槽的氛围。

那领导也只能接受这命运了:这队伍带不起来,没办法。

于是,领导一躺,队伍反而变成了干实事的队伍,有趣。

再次的心态,是超然于事

你身在山中,迷失于岭间,是摸不好鱼的。

只有那山外的神仙,才活得逍遥自在。

因为他的关注点不在这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他的心在琼楼玉宇、在万寿仙丹。

于是,所谓领导的责备、工作的缓急、人际的关系、体制的氛围便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记住,只要自己的心态不动,那么别人、任何人,无论是大领导、小领导还是同事,就都拿你没办法。

而只有你心有所属,你才能坦然的摸鱼、毅然的摸鱼、持续的摸鱼。

而不会在摸鱼的时候左思右想,胆战心惊,总觉得领导要来骂你,有人要来对付你,单位要来处分你。

如果是这样,你还如何摸得了鱼呢?还不如乖乖工作呢是吧。

至于这神仙心态究竟该怎样练就,主要看你有没有追求。

你除了被迫的工作以外,你还有啥是极其主动的,是迫不及待得想要做得?有没有废寝忘食想要实践的,有没有总令你牵肠挂肚的?

我举得极端的例子,就是你正在交往一个美女,她马上就要与你上床了,你下了班就想去陪她,与她约会。

她身材好,还有得是钱,她是如此的吸引你,甚至能与你结婚,你的生理问题、心理问题、人生问题全解决了。

由此,领导要不要你做事,要不要指责你,又有啥关系,还要啥自行车?

所以,越有追求,越能摆脱那些形式主义的桎梏,越能够轻描淡写得say  no。

当然,关于追求这个问题,很多人并没有体会,也实在难以想象,我最后再形容一下。

比如,你上班八小时,然后继续加班,用工作挤占了生活的时间。

假设反过来,如果你把生活中的事,反向带入到工作,竟然挤占了工作的时间。

那么对工作来说,你难道不正是在摸鱼么?

所以,摸鱼,不等同于偷懒,而是你有一件必做之事,你对这件事的欲望和追求,胜过了一切,于是你为了这件事而开始挤占工作的时间。

这才是摸鱼应有的心态,这才是摸鱼的境界——超然于事、只争朝夕。

因此,摸鱼并没有不堪。相反,它十分充实,它时不我待,它摸得如鱼得水,它摸得心花怒放~



第三部分,阐述一下摸鱼的底层基础逻辑。

摸鱼究竟是否可行,现在仍然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好。

因为领导看起来那么不近人情,逼得是如此的紧,言语是如此的难听而又充满了胁迫。

摸鱼会不会死得很惨?

因此,我们仍需要探究底层的基础逻辑。就是领导究竟能拿我怎么样?

这里我列举领导的几种权力和我们对应的策略吧。

第一是人事权(职级)。

要知道你的大多数领导,都是没有人事权的。这权力只掌握在极少数大领导手中。

因此,你的直属领导,乃至领导的领导,都很可能只有建议权。

所以我们策略是远交近攻。

既然直属领导没有人事权,那么就别客气了,该摸它的鱼就摸它的鱼。

他即使对你大发雷霆,转身之后也只能对着更上级的领导打小报告。

凭他自己是干不掉你的。

但是,你对着那更上级的领导,要交往、要送情、要留好印象、要稳住。

于是,上级领导就难做,毕竟下级和下级的下级都是下级。

尽管他一定倾向于你领导多些,但只要你维持住印象和关系,他总不至于因一面之词而打死你。

所以,直属上级便始终搞不定你。你便一直有生存的空间。

第二是财权(工资)。

体制是一个戏比较多的地方。

兢兢业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为民请命、服务群众、做出贡献、奉献事业、岗位建功等等,再加一个完成领导交办任务。

不知道看了上述词汇,你有什么感觉,至少我觉得它的锚点很多,全不一样。

比如,有些是从事业角度出发,有些是从群众角度出发,有些是从本心角度出发,有些是从岗位角度出发,而有些就纯粹是从领导个人出发。

所以,对于“我究竟为了啥”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定位。

有人说,不就是为了人民么?

也不对,比如,我给领导写讲话稿这事儿,和人民就没啥关系。

你硬要通过重重的关联,说明讲话稿可以有利于领导讲话,从而使大会开好,从而激励了台下的人,从而他们回去就会更好的工作,从而群众就得利了。

我只能说,中间商太多了,没法儿说服我们呐。

正因为价值体系紊乱,所以我们会迷失,我们也陷在了戏里。

但当我静下心来,把它彻底扒开,发现它不过就是个财权的问题。

你通过某种考试机制,获得了一个财权,由财政给你发工资。就这么简单。

尽管外界给你冠以了各种名头,公职人员、青年骨干、优秀党员、科长处长、国家干部。

但实质上,财权才决定了你是谁。

一下班走出单位,你拿多少的工资档位,才是根本性性的,其他都是假的。

你五千块一个月,却自我感觉日理万机、拯救了万物苍生。那你老婆还是不会认,你在家里还是没地位。

我写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明财权才决定了真正的你。

而这个财权,你的直属领导管不了、上级的上级也管不了,甚至财政本身都管不了。

它来自于整个体系,来自于考试的背书,来自于国家法律。

尽管天打雷劈的话我们也听了不少,但是真正能改变财权的事极少极少,很难很难。

因此,摸鱼之人变有了一个最强的底气:你其实是岿然不动的,只是你自己没有意识到。

第三是一个充满迷惑的权力:业务权。

业务权或者说岗位权、也可以理解为工作安排的权力,才是各级领导真正能够左右的权力。

很多人真正担心的是,摸了鱼,领导反而记恨于自己,并安排更多的工作,或者变换自己的岗位,甚至变动自己的科室。

这确实是一大制约。

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要说一句。

领导总要有些权力,不然他也太惨了对吧。

所以我经常说,工作和岗位安排权是领导最后的权力,不可动摇,也不要试图去动摇。

领导安排,你也没办法,乖乖服从即可。

你的优势是在于人事(职级)和财力(工资)的保障,领导的优势是在于可以任意安排你。

于是,就呈现出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局面”。

不用去思考“如果把我调去写材料了怎么办”?

而应该要坚持,无论被安置什么岗位、安排什么工作,只要人事和财权不变,你还是你,你仍能控制自己的付出,如铁秤砣一般,你就赢了。


第四,也是最后一点,是我们对于自己工作量的总体评判


归根结底,摸鱼的底线逻辑是一种平衡术。

我们摸鱼,实在是因为我们干得太多了,远远超过了平均的工作量,远远超过了应当的付出。

所以,摸鱼,只不过是让工作量回归到正常的水平,只是回归到其他同事、其他科室的水平。

所以,我相信摸鱼是有底气的,摸鱼的逻辑也是站得住脚的。

只要你的工作量大于平均工作量,你终究是不用害怕的。所以,我建议可以适度养成记录自己工作量,记录他人工作量和记录领导安排的习惯。

这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洋洋洒洒聊了不少,不知你有没有发现一个事,就是如果真要摸好鱼,似乎也并不简单。

的确如此,我所见过的摸鱼大师,个顶个都有着“一身本领”。

比如老张吧。推活儿稳如狗。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