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立场~

立场这个词儿用大了。

但人确实有个立场问题。

比如前一阶段李云迪嫖娼,就很能体现一个立场的问题。

站在一个社会治理者的角度,嫖娼这种行为再怎么规范也容易藏污纳垢(这是社会发展层次所决定的)。所以,禁止嫖娼是建国后就斩钉截铁干的事儿,况且嫖娼列入了违法,没啥好辩论的。

站在一个女性的角度,嫖娼则是件很没底线的事,情感上怎么也不能接受,有感到难堪的,有感到愤慨的,有感到被侮辱的。

而站在一个正义感和自控力稍强的男性角度,就有点纠结了,一方面会受到强大的生理诱惑,男人么,生理上都是没有底线、多多益善的。但另一方面道德、伦理、情感等方面会多重制约交织,最终形成一个比较分裂的状态。

最后,站在道德约束感比较低,实际需求状态又比较高的男性角度,嫖娼算是一个出口,对于抓嫖也必然相当反对,怎么说都不好使。

所以,不同立场,看法必然不同,而且几乎难以改变。


再举个例子,关于暴力犯罪、奸淫猥亵、以及死刑等问题。

有一些人站位是社会学派,喜欢研究人的社会心理、人的成长历程,喜欢探究事物的演变过程,探究人的心路历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是社会的错,针对暴力犯严刑峻法没有多大意义。

另一些人站位是法律学派,他们关注法律的惩处效应、社会效应,他们认为让罪犯死并不解决问题,示范效应不见得好,所以,死刑问题值得研究、需要讨论。

而我呢。我没有学派,没有理论,我只有受害者立场。我就是受害者本人,我就是受害者家属。

既然如此,管你娘的童年不幸、社会不公呢?你暴力谋害了我,那么你就得死。

对受害者来说,为啥不研究研究我被害的时候有多绝望呢?痛苦的等级有多高呢?

你不研究我,你研究罪犯干什么,你研究社会其他人干什么?最后还得出一个惩处无益的结论?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很多问题,用正邪说已经无法涵盖了。

说嫖娼是对是错,说死刑是对是错,无助于讨论问题。只有进行立场分析,才能接近问题的核心。


同理,在体制工作这个问题上,必然也存在一个立场问题。

有很多朋友担心我,我也挺担心自己,因为我的很多内容并不那么“正确”。

比如,当我讨论支部工作的时候,我的底气是不足的。众所周知,这事儿没有讨论的余地,最好是连议论都不要议论,别说抛什么论点了。

又比如,当我讨论摸鱼的时候,很多体制外的人便义愤填膺起来。毕竟,他们认为是自己“供养”了我,我非但没有呕心沥血,反而讨论摸鱼,你说能不让人愤慨么。

再比如,讨论升职,又令人非常纠结了。因为对有些人来说,升职不值一提,根本无欲无求。但对更多的人来说,人生又岂是一句无欲则刚就能概括的?

于是,我今天讨论立场,就是对自己很多论点的出发点做个阐释,做个解读。

众所周知,我是窗口出身,基层出身,写手出身。

所以,我持有鲜明的窗口立场、基层立场、写手立场,我从来不正确,但却很坚定。

我无法另所有人满意,尤其是不能令和我持相反立场的人满意。

我的故事里有很多“领导”,其实我很理解领导的处境,他们像螺丝一样,被卡在上下之中,动弹不得。

他们的旋转方式、旋转方向、甚至扭曲角度都是固定的,真正诠释了什么叫身不由己。

当然,在这种身不由已之下,他们的立场也被强化了。

领导最擅长说的,就是“我没办法,我不得不逼你,你不做我怎么办,我弄这些也是被迫的”。

看到没有,领导历来是以立场代言的——“我在那个位置上,我没办法,请理解”。

可惜啊,可我不在那个位置上,虽然能够理解,但我不想也不应该理解啊。

强迫自己站别人的立场,就是高瞻远瞩、胸怀大义了?

非也。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也无言以对,我只能说,让我们以各自的立场来对话吧。


那么,今天,我为什么要谈一个立场问题呢?难道是无病呻吟,想要为自己做些什么辩解吗?

当然不是,我的目的其实有两个。

第一,是占据“道德制高点”,过领导这关。

我发现,道德制高点这个东西,你不占,就被别人占了。而立场,算是道德制高点的一种。

比如,领导说,你今天辛苦下赶个稿子,我也没办法,明天必须要报上去。

他的立场是站稳了,那我的呢?

我没立场了?认栽?

所以,我也得占一个。比如我说,我今天必须要回去陪小孩,我答应孩子的。

领导说,小孩的事,你克服一下,什么时候不能陪。

我说,人不能言而无信,我答应了、不陪,以后就没脸做爹妈了。

领导说,你说得太夸张了,陪个孩子的事么,不至于。这次的工作很重要,事关单位,你必须要留下来弄啊。

我说,领导我理解,但是我经常教孩子,言而无信就枉为人,如果我食言了,还不光是没脸做爹妈的事,而是没脸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了。

领导说(那你就不要做人了)。。。

玩笑话,领导当然是不会这么说的,因为你已经把道德高地占完了,他没法儿再胁迫下去了。

所以,他只能进入放狠话环节了。

他说,好,你走好了,以后发展受影响不要怪我,工作是要靠吃苦做出来的。

我则说,领导,我的发展当然还是要靠您。但是今天不行,在孩子面前做不了人,这一关我过不去啊~

领导:你走。

我:好的。

看到没有,依靠立场,我达到了我的目标。当然,我就算看开了、无所谓晋升,也并非能够随心所欲,毕竟领导在博弈方面还是有优势的。

这时候,站住自己的立场,占住自己的制高点,才能够在艰难的情况下,艰难的过关,尽最大可能怼住领导。

不过别担心,多怼几次,领导就习惯了~

第二,是通过强化立场,过自己这一关。

现实往往是,领导还没说什么,自己却先顶不住了,觉得领导毕竟是领导,领导说得也没错儿。

这就是站在别人的立场来看待问题。

这就是我们从小就接受的教育,要学会换位思考。

所以,大多数人没有立场,甚至连这个概念都没有。

这不是你我的问题,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问题,这是中式人际社会的生存之道。

这个生存之道当然是有道理的,我并不是要反对。

我只是针对很多被pua的人,来解开谜题。很多人之所以始终过不了自己这关,就是没立场、没框架,久而久之,就啥都没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用立场论来强化自己、安慰自己:领导,是他自己要当的领导,他把当领导的好处都给占了,他的收入比我多一半,他的工作量也不见得比我多,他还不用亲自动手。

那么,他在关键时刻承担一些关键任务,自己想办法解决一些关键任务,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而我,坚持以自我立场、自我中心出发,又有什么错呢?领导不也是以自己为中心考虑安排么?

只有过了自己这一关,才能更好的进行博弈,避免被无休止的pua。


最后,我相信我的立场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立场。

因为,领导人数也太少了,是个少数群体。

很有幸,我和大多数人站在了一起,这也是我立场坚定的原因之一。

我以我的立场,开始讲述属于我的故事。也许换一个立场,我的言论就会被扣上大逆不道、不讲大局等帽子。

所以,成年人的世界哪有什么正邪,体制内的生活哪有什么对错,彼此立场不同而已。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领导总是喜欢批评那些真正做事情的人吗?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