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待体制内的“小金人”

镀金这个词儿,怎么看我都觉得是个贬义词。

明明是块铁,却硬是要在外面涂一层金。

结果变得金不金、铁不铁,连合金都算不上。(合金需要均匀按比例混合)

当然,你纯粹从艺术和美学的角度,把那铁戒指镶上一圈金,拿去给姑娘带带,也无可厚非。

毕竟,金子稀少、价格贵,满足一下彼此小小的虚荣心,也就算了。

但你若把人拿来镀金,这就遗害无穷了。


前天在大V群里看到一个帖子,“某地最年轻80后厅级干部履历”。

说实在的,见怪不怪,你就算说他是90后厅级干部(90后也32了),我也认为没啥。

搁100年前,那波革命先辈们,就没有不是“90后厅级干部的”,何止厅级干部,年纪轻轻就是部级干部,国级干部的也不少。

天才、能人当然是不拘于年龄的,也是可以“年少而居高位”的。

只要时势需要,只要他承受得住重压,一如既往的发挥智慧和才干。

但是,现在的80后厅级干部,你若仔细看看他履历,就会发现一个问题:

倒不是质疑他的能力如何,而是他在各岗位上任职的时间都太短了。

每个岗位基本没有超过3年的,一般就是一年出头,最短甚至还有几个月的。

咱们都是过来人,都是在岗位上磨出过老茧的人。

在岗两年以内,基本上只能浮个表面,连上上下下人都见不全,连财政预算的周期都轮不满,更谈何掌握岗位里面的精髓呢。

这样干工作,百分百是干不好的。

我常说,新人新岗位,没有个三到五年先不要讨论什么仕途、人际、技巧、躺平。

先老老实实把业务基础做起来。

就算吐槽写稿子,你也得基本会写一点。如果你啥也不会,就开始喊,“这玩样儿形式主义”。

那就真是眼高手低了。

而相比普通员工,领导岗位其实更容易人浮于事。

可不是么,员工,至少还得干具体的业务,完成具体的事。总也会有相应的锻炼;

而领导,只要动动嘴皮子,发发号令就行了,能锻炼个什么?

况且,刚到岗位,业务还不如个小兵,你发得出什么号令?最多只能装成个领导的样子,说几句空话而已。

这就好像我们在日常工作中,经常会碰到:小员工请假一两天,下面乱做一团,找人顶岗、反复调班、好不麻烦;而领导若出差个一个礼拜,整个单位其乐融融,高效和谐,人人脸上洋溢着轻松愉快的笑容,工作起来自信满满、有条不紊。

想象中乱做一团的情形完全没有出现~

所以啊,泛泛的领导岗位在很多时候是没什么实际效用的。


而真正要发挥出决策的力量,需要更长的上手时间,才能够深入的、实质性的掌握情况,并逐步体现出领导真正把握方向的作用。

切不要当个花架子,为了领导而领导,为了权力而领导,为了折腾而领导,为了刷存在感而领导。


由此,我便只能判断,那些也许都是为了镀金。

因为需要基层的履历,所以送去基层镀金;

因为需要高层的履历,所以送去当秘书镀金;

因为需要核心的履历,所以送去组宣部门镀金。

同时,因为等不及要提拔,所以,连金都镀得不牢靠,就匆匆奔赴下一个镀金点了。

当然,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变通,为了满足特定的条件,一次两次偶尔为之也可以理解。但十年二十年的履历皆是如此,这算什么,“彩金干部”?

因此,我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讲讲“镀金”究竟有啥危害,为什么我个人非常反对。

第一,镀金,让政策走不长。

我们常说百年大计、十年蓝图、五年规划,就算没有十年,五年总要有的,不能再少了。

可惜,在镀金干部的履历里,五年实在是太长了,连三年恐怕都不能接受。

巴不得一年半载,就要出政绩。

一年能出什么政绩?

一年,能从筹备调研、形成共识,到出台政策、试点开展,已经很不错了。

最快也得第二第三年落实、完善后才可能看出端倪。

因此,“一年干部”,只能靠抓眼球、整虚活来出政绩。

哪里有大讲台去哪里,哪里有大话筒去哪里,哪里有镁光灯去哪里,哪里有颁奖礼去哪里。

这就跟我们做自媒体一样,如果今天做短视频,明天去配音,后天又去写小说,天天蹭热点、赶热搜,那么就沉淀不下来,只能算玩儿,但不能出什么价值。

虽然我的心也很大,可还得沉下心来扎扎实实主营我的文章,对吧。

没有长期的跟踪、调整、完善,对事物发展的脉络和逻辑就掌握不清晰,就找不到持久的进步驱动力,就出不了好政策、办不了好实事。

往往,前任的顶层设计是这样考虑的,但还没实行完人就被换了;

然后下一任上台一看,这效果得等到猴年马月啊,就又给改了。改完,吹嘘一番,自己就提拔走了。

再下一任一看,怎么乱糟糟的是个乱摊子?于是接着改,政策体系就彻底乱了。

第二,镀金,与下不利。

小金人的心态和一般的主事官心态是不太一样的。

虽然,大家都很想表现,但主事官总还得考虑身前身后事,考虑自己在地的名声,考虑那么多下面人对自己的反响。

我举个例子,比如提高群众补贴待遇,这事儿应当科学的计算和对待,绝不是发多了就算好。

虽然谁都想多提高点,但主事官得考虑有没有钱,有没有可持续性,有没有公平性,有没有可操作性,有没有漏洞,和周边地区有没有平衡性等等。

如果乱提高,今后不可持续了、被诟病了怎么办?

因此,只能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慎之又慎。

但镀金人就未必了,他的时间太紧张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身后事,因此他就是要放上一炮,然后大家都拍手称快,至于留下什么后遗症也就管不了了。

再比如,主事官,其实有时挺矛盾的。

自己部门的利益、和上级部门的利益,常常是冲突的。

尽管也要迎上,但自己部门利益也不能全然放弃,不然失了人心,还怎么带队伍。

所以,我们常常见到的主事官,就是到处要人要钱要项目要指标。

没利益的事拼命躲,有好处的事拼命争取。不断代表本部门和上级博弈,甚至争得面红耳赤。

站在本部门利益,也无可厚非。毕竟立场不同嘛~

但小金人就不一样了。

他这走马灯般的履历已决定了他没有什么本部门利益,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快速镀金,然后快速提拔走人;

他唯一的锚点是奉上,部门的利益和他毫无关系,甚至,他还要拿着下面的利益,去和上面做交换。把本部门、本地区当做了筹码。

——显得自己高风亮节、站位高远,是个六亲不认、有全局思想的人。

呵呵,他是有全局思维、拍拍屁股高升了,底下人呢、本部门呢?简直是倒了大霉了。

尤其,如果哪个地方不幸沦为了标准的镀金场所,那可就是霉运当头了。眼见着年轻有为的领导意气风发、走马上任,一轮一轮得换,而地方则越来越差,发展的利益全被交换出去了。

第三,镀金人,最终是作废了一个干部

人呐,有的时候就是要坦荡荡的。

你觉得一个干部行,要快速提拔他,甚至要破格提拔他。那你就说出理由,破釜沉舟得去做,并承担相应的后果。

也是可以的。

比如,一个年轻干部缺基层履历,那是客观经历限制。

如果急着想要提拔他,那就提拔他,没关系,也不是必须要干过基层对吧,今后还可以再慢慢弥补。

反之,如果一定要他在基层发挥才干,那么索性就派他下基层,在基层好好干。

我相信,千百年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历史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但是,你不能老想着走捷径。

不能用镀金的方式,将一个人原本缺陷的东西、制度上原本想堵漏的东西,硬生生给圆了过去。

让他去混了那一年半载,走马观花地兜了一圈,浮在水面上漂了一圈,从此就变成有基层经验的达人了?

这没镀过金还好,至少对基层还比较谦逊、有所敬畏;这要下过基层了,今后可不得了,基层有啥了不起,我这半年就干得很顺、很简单嘛~

你看,结果是什么能力也没提升,人的心性却被改变了,变得莫名自信满满了,变得刚愎自用了起来。

他镀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金,都快忘了自己里子是快铁了。

本来么,就算块铁炼上十多年,都能百炼成钢了。可镀金干部,裹着厚厚的彩金,反而动弹不得了。

那么,镀金人的思想,也只能在层层包裹中不断被迷惑、越来越迷茫。

他尝到了太多镀金的甜头,越来越崇尚于镀金的作风,他自信那镀金的成功学。

这样的人哪还有心思办什么实事哟?

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往往就是:来,我们想想尽快能做出什么亮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雷厉风行呢)

(平生最烦就是做亮点)


最后,我想说,“镀金”,本质上是一类行为风气的通病。

那就是“不坦诚”。

没有基层经历,就没有基层经历。如果因此而不接地气,那就承认这个缺点。

没有宏观经历,就没有宏观经历。如果因此而思维狭隘,那就承认这个缺点。

人应该要经得起批评,经得起锻炼,才能够走稳走好。

反之,如果必须要弥补这一缺陷,且不能讲究,那就好好去弥补,补补足,补补透。

不要动不动就镀金,看起来闪闪发光,实则薄薄一层。

等到紧要关头,真需要回炉炼金的时候,才发现骨子里仍是快铁,那是要坏事情的。

镀金镀多了,就镀成了习惯,到处都衍生出镀金的产业、镀金的流程、镀金的人员、以及镀金的思想。

再想改,就越来越难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体制内是如何把人练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