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奖

年前,在纷纷扬扬的降薪风波中,年终奖终于发下来了。

看着银行卡里的那五位数字,我再次陷入了沉思。。。


——太多了。

“太多了”,并不是凡尔赛,而是我独特的感受,且听我解释一下。

首先,没有人会嫌钱多。

所以,我说多,不是指它的绝对金额多,而是说它的相对金额多。

大家知道,我在知乎和公众号写了这么多的文章,虽然并不以此为盈利,但总还是有点收入的。

有了收入,不管多少,我就能客观地进行估算和比较。

一比较,就发现在正规收入面前,知乎和公众号(代表了自我价值)就像丐帮

——功夫不差,穷得却是叮当响~

是的,我经常鼓吹创造自我价值。

但你看我很少提赚钱这档子事。

一方面,体制内的人要慎谈赚钱,大家都懂;

但另一方面,自我价值确实未必能转化为金钱。即使转化了,也真不见得有多少。这个逻辑一定要搞清楚。

举个例子:

我曾在知乎写过一篇情感经历故事,大概5千多赞。

这篇2万多字的短篇文章,饱含了我的深情。

我自认为写得不错,写完之后,反馈也极佳,私信列表连续几天都被粉丝写得满满当当。

很多人加我,要和我探讨情感问题;

很多人看哭了,告诉我自己是边流泪边看完的;

很多人彻夜看完,一时间都忘却了轮回;

很多人对男女主角表示出了由衷的祝福,令我也颇为受用~

我认为,这就是价值。

这篇融入了我的经历,情怀和文字的故事,是我创造的价值,是我为人类精神世界贡献的熵增,如果让我自己估价的话。

那么一定是无价的~

但与此同时,这篇文章的金钱价值却几乎没有,除了有特别感动的读者打赏之外,没了。(知乎打赏的难度,真的,巨高)

所以,自我价值是一种独特的价值创造和价值体验。

你无法单纯以商业价值来衡量它。

我的上一篇“价值论”,就是在告诉大家,可以创造自我价值,让自己生活得更快乐,更有能力,也更有价值。

但我不提钱,因为这玩样儿和打工赚钱完全是两码事。别误会了。


综上,为了输出些大家能看的东西,我花了不少时间。

我运转大脑,展开逻辑分析,试图看透周边的一些事物。

我多多少少也算是个V,我有不少的关注者,还因此认识了很多朋友。

我可以坦诚的说,当我写公众号的时候,我是认真的,我是动情的。

而我写讲话稿的时候,大家知道,我是冷酷的、职业的、技术官僚的。

两者在我内心的地位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但是,我最看重的东西实在是不值什么钱。(避孕套厂商认为我有宣发套套的商业价值,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因此,回到题图,当我看到年终奖的一刹那。

当同一个我,在不同的体系内。两种价格,因机缘巧合连接共通的时候。

当我得以将年终奖和“自我价值”进行价格比较的时候。

我终于发现,这年终奖,数额是多么的“惊人”啊。

那个我总是埋汰,并冷面相向的人,却给我打来了五位数。

所以,我才产生了一开始的那种独特的感受。


因此,我决心更加努力工作,以报效祖国。

这个观点我很早就表达过了。

我一直说,不谈初心、不谈使命,但你的付出要对得起你的收入。

不求多,不能少。

我摸鱼,是努力把自己摸成平均工作量,而不是变成老张。

平均工作量以上,我才立得住,上哪儿说也是这个理儿。

我教人学老张,是通过向最高等级的老同志学习,迅速提高姿势水平,而避免沦为冤大头,一个人干整个科室的活儿,功劳还都是别人的。

我向不公平现象叫板,仅此而已。

我常劝人不要轻易辞去体制内的工作——除了个别地区收入确实极其洼地,大部分地区总还是过得去的。

嘴上说少是一回事,但理智分析又是另一回事了。


当然,今天阐述这个问题,倒也不全是无病呻吟,而是为了再解释一个心态。

你看我,边批判职场的一些现象,把它脱了个精光、摩拳擦掌的样子;一边又死赖着不走,一副我跟定你了、我爱我家的样子。

归根结底,是感到平衡,甚至感到赚了。

是的,只有你感到赚了,你的心态才会好。

感到赚了,所以批判只是批判,不骂街、不动手。

相反,还要努力工作,对得起收入,怕不值这个价。

但如果谁一直感到亏,那就完了,一定会整日整日的难受、焦虑。

这就是平衡的重要性,关于平衡,我再举个例子。

我曾在文章中提到我上班“迟到”的事,每天都要迟到五分钟,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怎么能这么牛逼。

有朋友就说,迟到还有理了?不管说什么迟到总是不对的,没得洗。

但是,没迟到的人,无法想象,迟到之后,事物却起了化学反应。

因为迟到,所以我从一早开始就天然“亏欠”了单位的;因为亏欠了单位,所以我为单位工作时付出多点也不会感到“亏”。

哪怕我加个班,感觉也是应该的。谁让我早上迟到了呢。

哪怕被领导指责不认真,我感觉也没什么,毕竟我早上还迟到了呢。

相反,假如你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明明肝了一晚上辛辛苦苦写了稿子,最后还被人说一句“你根本没认真”,是不是感觉被冤枉死了?

所以,当你被“冤枉”不认真的时候,你最好真的就不认真,那么,你就重归平衡了。

而在创造价值的过程中,人往往容易感到平衡。

你看,正因为我创造价值,我才认识到年终奖是多么的“有价值”。

既然如此,我便可以更满怀感激地面对领导了,他们,比亲人更亲呐~

而当我像面对亲人一样面对领导的时候,领导自然也会感到那种亲切:看来你还是比其他人贴心呐~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如何看待“海航空姐换装事件”中领导专程从海口飞北京着夏装体验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