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死循环

一开始,我是害怕循环的。

我妈想让我毕业后做个老师,我内心是拒绝的。

因为我害怕“循环”。

今年教这些,明年换一批学生,还教这些,一遍又一遍地讲,那工作的乐趣在哪里?所以我不去。

刨开来说,倒不是其他职业就不用循环了,而是当时我还不懂、没接触到。我只眼见着老师天天在那讲课,所以便坚决不要做老师了。

当然,走上社会后,我终于明白、至少绝大多数工作都是种循环,哪怕这项工作是“创新工作”,它本身也是种循环。

——每年都要循环地写自己“又双叒叕”创新了。

好在我适应能力强,迅速适应了这个循环的设定。而假如你接受了“工作是循环”这个理念,你就会发现反而游刃有余了。

如果今年没干好,那么吸取教训明年成功避坑;

如果今年干好了,那么明年无脑平推就行了;

如果想提升精进的,那么每年改进一点点,就会越来越好;

如果想混日子的,那么每年差一点点,领导就被煮了温水,接受了你的“沉沦”。

这么看,循环是不是让人游刃有余了呢?

在接待群众的过程,这种感受也是强烈的:

总有一些人是会感谢你的,让你倍感温馨;

总有一些人是“意犹未尽”的,办完事也粘着你不走,想从你这里再挖出些什么,或者总怀疑你还有所隐瞒、好像只要他走出办事大厅就会被坑;

还总有一些人,会拍桌子、突然破口大骂,以此来表达一种情绪,并意图彻底震慑住你。

但,倘若他知道“拍桌子”、本身也是我工作循环的一部分,兴许就会觉得特别没意思了。

循环的好处就在这里,他不会是第一个拍桌子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通过大量的循环,我已经基本知道什么样的人容易拍桌子,什么样的业务容易引起拍桌子,遇到拍桌子的人应该说什么、做什么。

甚至连清洁工阿姨,都知道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拿着抹布前来擦桌子善后了。

有意思吧,这就是轮回啊,喜怒哀乐、阴晴圆缺的轮回。


但后来,正当我信心满满,以为自己能够掌握循环、超越轮回的时候,却遭遇到了循环中的bug。

故事是这样的:

领导先是提出了一个idea,那个idea很美,连我也觉得很nice。

那个idea是惠民的、那个idea是大数据的、那个idea是体现技术专业水平的,所以,我由衷的支持这个idea。

但这个idea有一个硬伤,就是它过于先进,超出了本部门的职权范围,当我询问领导,我们该如何动手的时候,领导却显得很有水平地说,咱们要让乙部门做(乙部门是一个和我们相爱相杀的平级兄弟局)。布置活儿给别人干,才是腔调。

我皱起了眉头。

特么你想做的事,塞给别人,别人会做吗?假若别人不做,你治得了它么?

可惜,领导不知为何着了魔,他一定要乙部门做。

毫无疑问,乙部门抵死不从,人家也很懂技巧:由于这个idea很妙、很惠民,如果直接说不做,很可能会落下把柄。所以,它说,我同意,你来做,我举双手双脚积极支持和配合你~(意思就是我不做、但可以围观)

这些推拉游戏大家都懂,于是就只能磨、就开会、就研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试图劝诱、瓦解、说服。

但,核心问题没变:你想做的事,塞给别人,别人会做吗?假若别人不做,你治得了它么?

然后,就硬着头皮发文、会签,指望着只要对方签字盖章,那就能从法理上钳制住对方。

对方傻子啊,能给你签么?于是对方提出修改意见,这个修改意见大意便是要乙部门修改得无影无踪,否则拒不签发。

于是,再开会、再协商、再妥协。领导说这样吧,各退一步,咱们两部门共同牵头、一起做。一起做总行了吧。

对方可能也有点被搞烦了,于是同意共同牵头,不过提出:“得把你写在前面、把我写在后面。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中美第二轮经贸谈判呢,一个严守利益、一个极限施压。

搞笑伐你说这些部门。核心问题没解决,变换各种公的私的嘴炮的文字的手段有用么?没用。


好好静下心,先把核心问题搞懂:就是从干部管理权限上,你对平级单位究竟有没有约束力?

要么,你有种告到上级部门、请求强压;要么,你就干脆觉悟、自己牵头做。至于所谓的牵头,也别指望,基本就意味着全是你的事,后面给你一百个配合部门也没用。人家肯给你写一份材料已经算是铁哥们儿了。

最终,这件事变成了共同牵头事项,但我们写在前,乙部门写在后,对方还是没有上钩。

领导气不过,一整年也没有启动这项工作(主要还是超职权范围的事本来就很难做);而乙部门,本来就是和你打太极来着。既然你自己不动,它断然也是不会过问半句的,就当此事没发生过一样。

年终内部会议的时候,领导总结到:这件事想法很好,我们也做了大量工作,细化了不少方案,协调了许多部门,大家花得精力也是实实在在的,只是可惜了,还是没做成。

这么说来,领导总结得很中肯、很到位,基本反映了现实。工作嘛,确实也不是随心所欲、如你所意的,总有没法落地的idea,倒也没什么。

好,就在我认为事情告一段落,开始新一年工作谋划的时候,领导又提出:今年,我有一个idea。。。(就去年那个)

我:!?


我不知道领导为何执着于那个idea,也许日历的翻篇又重新给了他勇气,原地满血复活了。。。

大家想必已经猜到了结局,第二年,我又将前一年那些扯皮的事重新走了一遍:idea、强派、提意见、开会、协商、反馈、会签、不同意、博弈、协调、谁牵头、谁写前面后面、没人做、文字救国,直到年底。

WTF

我终于,第一次对循环有了新的认识,并感到了恐惧。

我失算了,在我原本的计算里,循环应当是一种工作常规,我们了若指掌、游刃有余。

但“干不成事”的循环,却着实令人痛苦,你已经清晰得看清了那个症结,甚至你已经提醒了领导,领导也未必不知道,但,最后依然进入了那个循环。

就像电脑蓝屏一样,重启无数次,还是蓝屏。

bug循环形成之后,往往我在开会前就已经知道了对方会怎样拒绝。但是,我还得去劝对方、去说服对方,像个神经病一样。

而对方,也必须配合我,把他去年、前年、甚至两年前拒绝的话拿出来再说一遍。

那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循环轮现,失败,继续失败。

当然,我们大家都必须到会,都必须发言,都必须表明态度,都必须把bug循环走下去。


bug循环并非是无解的,突破口来源于,领导究竟能不能放弃这个idea,只要没了idea,bug循环不就终结了吗?

这时,就需要我们站上一个更高的维度来看待这件事情。

领导为什么要想出一个不可施行的idea,并把这事压给别单位做呢,恐怕有这么两个原因:

第一,这种“梦幻联动”,虽然不能实质性的推进工作,但必然存在某种好处。

比如,虽然对方啥也没干,但毕竟作为配合部门,跟你写在了一块儿。

你想想,假如你作为一个九部门联合发文的牵头单位,这阵仗大不大,腔调浓不浓。开大会,一堆部门坐在下面感觉好不好?

要知道,体制单位,材料稿、宣传稿都是可以随便写的,你说做了做了,你说有成效就是有成效,你说宇宙级创新就是宇宙级创新。但是, 你把大家凑起来捧你的场并不容易, 毕竟大家都是平级单位。

所以,在做政绩宣传的时候,如果可以把别人的业务内容也一起囊括进来,从而显得你“干了件超大的事”,就会非常拉风。

领导们,都是喜欢大起大合的,一个人闷头干实事有什么好搞的。

第二,做事总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一旦发生了风险舆情,由于参与部门较多,不容易被集火。

在一个泥澡堂子里,大家一起混水摸鱼,一边给你当配合部门,一边又做你的牵头部门,其乐融融。

毕竟,当领导的,安全很重要。

这时,我才觉悟,领导可能根本不在乎某件事是否一定落地,但这个形式、从协调、到会签、到大会、到总结,才必须落地。

在循环往复之间,配合部门越来越多,协调难度越来越大,材料内容越来越多,稿子也越读越生动。

这才是领导想要的。


在纵横联合之间,领导们相互调动、任职、晋升。

原来,他们制造那个bug循环,是因为他们可以跳出那个循环。

而我,仍然在那会议桌上与人辩论;仍然在文件会签中与人扯皮;仍然在工作循环中痛心疾首。

处在下级循环中的人,才是可怜之人吧。下级很难察觉上级安排的循环,只能在其中被动的起伏挣扎。


怎么办呢?

很简单,我也应当跳出那个循环,应当微笑的面对那个idea;

应当面无表情的召开会议,将套路用语和盘托出;

应当心无波澜地告诉领导对方拒绝了我们,然后心情放松地前去“继续协调”。

应当拿出去年的会签文件,盖章、发送,并示意对方,去年你们回复过的,你懂的。

最终,应当拿出历年的工作汇报,开始心平气和地修改年份,加上点属于新一年的“标签”即可。

突然,我又想起了我妈要我去做老师的愿望,忽然释怀了起来,不就是循环么?做什么不是循环呢?每月的工资就是最大的循环,人生而复死皆是循环。


去找寻快乐的循环吧~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如何看待全国公务员取消绩效奖金潮?(知乎万赞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