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全国公务员取消绩效奖金潮?(知乎万赞长文)

因为这两天在知乎实在是太火了,以至于公众号一直发不出来,一个盗发投诉处理完,刚准备发,又被另一个盗发了。。。(盗文章的也是疯了)



(以下正文)

这历来是许多人相当喜闻乐见的一幕。

然而可能会让他们不爽的是,这一次的时机并不好。


首先,我们刚刚经历、并还在持续经历疫情。

疫情时代,我们国家交出了一张几乎满分的答卷。

这张答卷,当然是由医务人员写下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没有整个公务系统的领导、组织、运筹,就会像全世界大多数地区一样,连卷子都没拿出来,考试就已经结束了。

疫情仗是联防联控机制(主要是卫健公务系统)领衔整个医疗卫生系统打的。

而后面的经济仗、社会仗、民生仗,就是各大公务系统各自的主战场了。

省、市、区、县、村、居,公务系统连带着庞大的事业和非编群体集体出动。才将这场仗打下来、打赢。

甚至干得不行的官员,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别人零分答无人下野,我们满分卷下去了一大批干部。

在这个问题上,公务系统毫无保留,无可指摘。


其次,是我们刚刚经历了脱贫攻坚。

这个世界上没几个国家如此认认真真的在搞脱贫攻坚。

而搞好脱贫攻坚,还得靠公务系统,尤其是基层公务系统。

光倒下的,就一千八百多个。(因公殉职)

病的、伤的、累的就不说了。

这些基层公务员像毛细血管一样,渗透到田间地头,乡村小道。

脱贫不是那么容易的,但至少有人在关心、努力、在奋斗,把技术、资源、知识全部带下去,打通道路和交通,帮乡亲们把产品带上来。

在这件事情上,公务系统也无可指摘。


最后,就是刚刚过了七一。

这是全民的盛会,也是公务系统荣光时刻。

毕竟,建设百年成就,公务系统是领导层、主力军之一。

综上,我们的公务系统可能正处于历史的最高点。

和十几年前那种风评低下的态势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因此,我才说,这一次的喜闻乐见可能不如某些人的意了,全民叫好的局面可能不会出现。


接着说。

大家知道,我的主业是讨论体制内晋升问题的,正因为如此,我清楚的知道,基层晋升有多难,大多数人永远在一线最平凡的岗位上度过一生。

因此公务系统的实质,乃是万千基层。

我们不语帝王,只言小民。

你想象中被取消绩效的公务员:

实际上真正受重伤的公务员:

毕竟能称的上是官的公务员很少,绝对数量是无官无职的基层公务员们。

在广大的乡村基层,在无数不为人知的领域里。

当然,违规发放津补贴一直都是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并一直在规范的事情。

无可厚非。

但对于外人来说,在这件事上,也绝不是一句拍手称快或是幸灾乐祸就能涵盖的。


公考热、旱涝保收、以及离职率低是谈到公务员收入问题时,外界最为诟病公务员的三件事情。

眼下最具发泄性的观点是,取消绩效又怎么样!?也没见有人辞职啊。

言下之意,只要没人辞职,说明公务员收入还是高的,应该一直砍,砍到出现辞职潮,才说明公务员收入平衡了。

每次讨论公务员收入,都会有这个观点出现,而且一直没有人系统的回应,以至于论调喧嚣直上。

今天我就来系统说说。

首先,为什么会有公考热?

必须要承认,因为综合来看,公务员的收入+保障待遇,可能还是略高于同层次水平,并且确实是旱涝保收的。

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挤破头要考公。

那为什么公务员要搞成这样呢?

就不能和同等职业一个价位,并且不再实行被人诟病的旱涝保收么?

还真不行。

因为,一旦变成同等价位、并且取消旱涝保收后,公务员就会彻底失去魅力,报考人数就会直线下降。

报考人数一旦大幅下降,就撑不住公考的难度和入取率了,公考就再也不是什么鬼门关了,而是变得像企业入职的笔试一样简单。

甚至,人数少到都不用考了,就像企业日常招聘一样。行吗?

不行,因为公务系统不是私营企业,公务系统内部掌握着巨大的公权力。

而掌握着公权力的公务系统,是由一个个公务员组成的。

公务员是什么货色,公务系统就会是什么货色。

如果公务员出了问题,我们的公务系统就会出大问题。

公务系统可不能出任何问题啊。此乃国本之一。

我就问一句,不考就进的公务员,你敢用么?

那么,我们需要一群什么样的公务员呢。或者干脆换个说法,什么样的人,最好不要到公务系统里来?

当然是官二代、富二代、裙带,资本、权贵以及众多不在乎收入也要将人员插进公务员队伍的、别有用心的人。

如果这些人进入并充斥了公务系统,我们的队伍素质就急剧下降,我们的堡垒就从内部坍塌、瓦解了,我们就完蛋了。

可大家理论上都是公平竞争的,怎么能把这些人筛出去呢?

只有找到这些人和我们最大的差别,并利用这个差别把他们拦在公务员队伍的门外。

那就只有一条了:他们终究吃不起苦。

公务员必须经历残酷严苛的考试,才能把所有不学无术、不肯付出的人全部踢在门外。而那些人恰恰是众多富二代和权贵子女。

(如果,某个二代也吃的起苦,愿意和普罗大众一样,挑灯夜战,做行测做申论,经历九死一生的公考,改变心智,励志服务为民,那他就是个好二代,可以加入我们)

做得到吗?当然有做得到的,但大多数都不行。

于是,公务系统通过地狱公考,筛选出了一大批出身农村(以及中产家庭),读书倍棒,吃的起苦,励志上岸的人。

这批人当然也有利欲熏心的,也有华而不实的,但总体上他们是质朴的,毅力是强的,大富大贵之家的比例一定是极低的(考不出来)。

那样的队伍,我们大体上是放心的。

而从实际效果看,也是不负众望的。

所以,公考恰恰一定要热,越热越好。

越热,越难,贫家(或中产)子弟才会越多,苦读成才的风气才会继续流淌,资本和二代才能保证拦在门外,别有用心想掌握公权力的人才会望而怯步,甚至官官相传也变得不那么容易了。(不可避免,比你有背景还比你努力的还是会有)

公务员这个职业,一定要难进、苦进才行。

这是我们这个巨大国家、复兴使命所承载的重托。

所以,这也是一个相互勾联的逻辑链:

只有待遇好、旱涝保收,考的人才多:

考的人多,入取率才低,考试才难;

考试难,才需要投入精力,苦读苦行;

苦读苦行,才毙掉了想走捷径的、不适合的人,使我们的队伍保有初心。

这下明白了吗?


其次,接着说,为什么砍了公务员收入,他们依然不辞职跳槽?

我给大家一个概念,公务员跳槽有个2.5倍论,就是说外界收入要高于公务员收入2.5倍,公务员才会考虑去跳槽了。

为什么呢?原因有三:

第一,和前面观点类同,公考成本是第一大制约因素。

我说了,只有公务员入职是需要大规模统考的,统考还是收费的,入取比例远低于高考。

而且高考是高中生在竞争,而公考则是本硕在竞争,你想想考进去多不容易。

很多人在上岸前都为此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有的甚至屡战多年,这个机会成本不是一般的高啊。

所以,公务员跳槽时,都会对自己逝去的考公岁月怀念一番,毕竟一旦跳槽,当年考公的日日夜夜就算是喂了狗了。

(考公不是考技能证,除非为了当公务员,考公本身对个人来说毫无价值)

因此,公务员死赖着不肯跳槽的第一个原因就是考公基础成本太高了。

正因为考试成本太高,所以即使砍了公务员收入,很多人也不会跳槽,毕竟机会成本已经沉没了。

第二,公务员必须要有一定的收入保护。

怎么理解呢?

很多公务员反驳的时候,都说自己也很忙,经常加班,公务员已经不再是一张报纸一杯茶了。

可这个理由依然无法回答,为什么割了你的工资你依然不辞职?

也无法回答,为什么到了社会上,你找到的工作收入很可能还不如当公务员?这不是正好证明公务员不值这么多,应该降收入么?

但这其实是忽略了一个重大的概念:

公务员这份职业,实际是舍弃了市场技能的发展,而甘愿点了公务技能点。这是公务员职业的集体牺牲,所以,需要一定的价格保护。

举个例子,如今是互联网热潮。

我进入一家互联网企业,选择在工作中积累专业知识,在市场中学习成长,花十年去慢慢点软件程序或产品经理的技能点,经过磨练,技能见长,最终成长为一名拿高薪的白领。

可同样,你当了公务员,你就得坐在电脑面前填报表,挨家挨户做工作,往返于田间地头,调研老乡们的所思所想。

这不是你个人能控制的,你所有的工作时间、甚至一小部分的私人时间都得接受组织的公务安排。

哪怕把你自己的专业搞废了也无可奈何。

这些工作与国家有利,说实话,却对个人的市场技能没有成长。

所以,我本人也很惭愧,我工程专业出生,学的公管硕士,辅修心理,可我在公务岗位上却没有市场专业可言。

天天写领导的汇报稿,妄称技术官僚。

所以,同样的起点,十年后,我的专业没有成长,我的市场价值必然是走低的。

所以,公务员经常会被社会诟病,好像啥也不懂,没啥专业技能,有时还比时代慢半拍。尤其是年龄越大的公务员越是如此。

是公务员个个不上进,都是草包吗?

当然不是,而是公务员把精力都用在了社会事务和行政管理上。

这些东西,没有企业价值和市场价值。

经年累月,公务员当的越久,市场价值就越小。(除非是少部分和市场关系极为密切、需要学习专技的岗位)

当到后面,公务反而不具备跳槽能力了,因为自己的技能点全点在公共事务上,奉献给国家了。

跳槽后,压力倍增,收入价值也难以体现。

也正因为如此,即使收入降低,公务员也不会轻易辞职,除非收入真的降到了本人的市场价值极限。

那么,国家就放任公务员自身贬值,而没有价格保护么?当然不行。

国家将公务员钉在公务岗位上,如果不能保护因此而造成的公务员市场价值降低,那么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以后就没有人再会要当公务员了。

——十年青春奉献后,市场价值没了,然后就降低我的收入,逼回我的市场价值?

那还干个球啊。

所以,即使公务员在有的人看来谁都能干,国家还是给与相应的收入保障。

第三,公务员确实需要适度的以薪养“廉”

当然,请不要误解,我不是说要给公务员足够多的钱来防止贪污。

这已经是一种落后的观点了。

我指的是,公务员的收入,应当要有较高吸引力,以让公务员珍惜。

为什么呢?

因为公务员的背后是公权力,如果公务员的收入没有一点吸引力,甚至和市场齐价了,那么公务员就会不珍惜岗位。

不珍惜岗位,也就不珍惜权力了。

来去自如,随心所欲,甚至出卖公权力。(这个出卖,不是指贪污,而是指不作为、乱作为)

其实,很多地区最基层一线的公务员,由于收入太低,已经出现了这种倾向。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价格保护不到位,又没有高于市场价值。所以,也不要以为公务员铁定不会辞职。

这样的是不会辞职:

可这样的流失的可不少:

相关阅读  怎么看待即不提拔自己,又美其名曰给个负责人头衔,并让你干很多活的现象?

第四,公务系统,特地设计了一套机制,来防止公务员跳槽。

你说为什么公务员割了工资还不见辞职,恰恰是国家设计了太多的机制不让他们跳槽。(详细可了解,延伸阅读:取消公务员终身制的结果是什么?

公务系统可不是愤青,知道公务员大规模辞职意味着什么,官方要理性的多。

比如,公务员的在职收入被压低,但退休金高。

依靠财政对退休金托底,来诱惑公务员“干一辈子”。

如果释放这部分“福利”、提前拿到在职阶段发放,公务员的收入还可以提升一大截。

那为什么一定要等到退休呢?就是要你终生投入公务事业。

记住,哪怕退休前一天辞职,退休金就不兑现了。

还比如,工龄和职级。

这是体制内特有的概念,意味着高等级的收入、地位和权力,需要熬很长的年限,才给你提升。

可这些东西到了市场、私企那里,一文不值。

为什么?还是不让你跳,跳了就得放弃工龄,放弃职级,啥也带不走。

再说,体制内独特的序列,在市场也没有通用性,使得你没法儿带走这些体制内看起来很宝贵的“资历”。

还有,是保护期和保密期。

许多基层岗位,入职后5年内不得辞职,等你5年后再想辞职,精华5年已经奉献,吸收专业技能的黄金期过去了一大半,沉没成本高的可怕,请问如何辞职?

另一些岗位,辞职后,3-5年内不得从事与本岗位相关的领域。

那怎么办,5年喝西北风还是瞎晃悠?

所以,是公务员不想跳么?错了,是国家不让跳啊,各种制止。

综上,公务员离职率才会那么低。实际是公务系统的特殊性造成的,绝不是什么公务员收入太高了,也绝不是一句简单的为啥公务员还不跳槽能概括的。

最后,我想说,要认识到公务系统的计划体制和企业的市场体系是完全两套不同的价值系统。

如果你硬要拿来对比,你会发现一百个难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也辩不清楚。

很简单的道理,计划体制内一个苹果5元是我定的,而市场体系内的苹果价格是市场机制形成的。

因此,我进计划体制可以拿到5个苹果,是一种承诺,是计划付出的代价。

而市场上购买苹果是一种市场形成价格,买了后跌价了不能怨政府。

所以,计划体制是一种欠薪体制,就是考试了、付出了、进去了,公务系统就要负责,保障它的收入。

所以,如果对公务员说,你不满意你辞职呗。那公务员的回复应该是,不行,得把欠薪补上

至于,为什么不能把公务员搞成纯市场机制的职业经理人或是全外包雇员制,我想作为一艘远洋的航母,稳定、沉着和一贯性才是它所追求的吧。

其实,国家一直想提升公务员、尤其是基层公务员的收入。

也一直在通过转移支付来补充欠发达地区公务员的收入。

只有提高广大基层公务员的收入,这只队伍才会更正(因为考的人多了,难了,进来的人更纯正了),也才会更有战斗力,队伍好了,干事创业才会更有希望。

偏听愤青只会误国而已~

绩效作为一点补充,对某些地区是锦上添花,对某些基层地区,却是雪中送炭。

如果一刀切,确实可叹。


我想说,我身在一线发达地区,本地公务员的收入,明显压低,和一线定位是完全脱节的。

但从大局出发,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涨一点收入,就上纲上线,实在是太多人不知其中的逻辑。

毕竟,说句不好听的,公务员的参照对象,绝不是农民,搬砖工,甚至不是一般白领。

而是同等学历下,特能吃苦的那一批,经过多年磨练,在社会上能达到的、涨薪后的价值收入。

对照的应该是那一批人才对。

至于教师,我尊重教师,不引战。

以上。


就热议问题稍做扩展。

一是关于二代问题。

只要一提二代,兴奋点就蹭蹭往上窜。

其实我对二代没有特殊看法,毕竟二代的主要问题是他爹,二代也是被迫当的二代。

所以,只要二代吃苦耐劳、矢志为民、不走捷径,他就是个好二代。

100年的那拨先驱,很多都是二代。

我说要筛选掉二代,主要是筛选掉不学无术、只靠背景的二代。

那些二代,只要通过一次残酷的考试,就能筛选掉,毕竟那些人不会去干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是如果没有公考机制,或者没什么人报名,那么这波人就来了。

因为他们不在乎钱,不拿工资都行,只要站住位置,将来最大化发挥权力作用就行了。

这时候,资本、权力和关系就会成为入职的决定性因素,贫民和中产就没有机会了。

有一位朋友说的好,现在很多国企已经被攻陷了。

至于很多人说,二代上岸的概率比普通人高,体制内已经”充满“了二代。

我倒觉得不要歧视二代,二代做任何事的成功率本来就比普通人高,人家如果愿意努力不是好事么。

人家至少也读书了、考试了、学习了,凭啥不让进公务员。

只不过,相较之下,由于公考的存在,二代已经对公务员“不是那么感兴趣”了,想进也没那么容易了,这就够了。


二是关于科举

不少人说,科举也是以难度著称,为啥出了一帮废物和贪官。

这里面搞错了一个概念。

科举不是举的普通公务员,举得至少是县级以上官员,就好比今天有一个考试,起板直接考县处级实职岗位。

这得多热门~

所以科举难,主要难在层级太高、利益太大。而乡试一级的科举就容易许多。

即使如此,拿晚清来说,虽然不可否认这些科举官员很迂腐。

但是,转念想想为何晚清名臣大多都是科举官,满清的八旗少爷们哪儿去了。

恰恰说明到了关键时刻,还是科举的人“能”,官富二代更不行啊。


三、关于筛选

有人始终疑惑,为什么公务员要考试、要筛选,然后形成壁垒,把内外分隔开来。

因为,很简单,你不筛选,自然社会也会帮你筛选。

就好比如果你不高考,不发本科证、硕士证,社会也有办法筛选基础人才。

只不过,社会自发形成的筛选标准,就是资本和权力。

资本和权力是力量最强大的,最无孔不入的,就是黑的也能给你写成白的。

一旦你不搞筛选,那么资本和权力就有一万种办法把所有人全部筛掉,然后自己登堂入室。

所以,高考、公考,性质是一样的,就是硬性使用一个筛选标准,可能它也不科学,可能它的导向也有问题。

但它总是有难度的,总体上,它会尽可能的远离资本和权力。这就够了。

不过,这套筛选标准确实筛不出人品,因为人品是永远筛不出来的。(谁大言不惭的说要考核人品,那么最后一定会被资本攻陷。因为人品没有标准,于是资本说他有人品,他就有了人品)

——富商为小儿子急啊,能进省招商厅就好了,厅里都是老熟人,只要分数上线,三面一问题就不大了,招呼都打好了。

甚至后续仕途晋升都有的是办法。

可惜啊,特么入取率实在太夸张了,500比1,都是名校,一大帮子贫民和中产子弟,咬着牙边工边考。

明明已经给小儿子报了十几万公考班了,为啥还是连线都上不了呢?

两年一过,小儿子自己也放弃了,怎么竞争?那些人过去都是省重点高中,万里挑一进名校大学,现在跟我一起拼行测,人家作文拿奖的时候我还在欧洲旅游,我申论能写得过他们?

算了,还是进老爸公司从商吧。

而未来,一旦小儿子的商业资本采取垄断方式损害人民的利益,当年考分力压他、进入省厅的、没有资本背景的公务员,将会再次举起大棒,狠狠地砸向资本。

看懂了吗我们的筛选机制将尽一切可能屏蔽资本和权力,并永远站保持在人民这一边。

这才是公务系统的底色,这也是硬性筛选的意义所在。


四、是公务员队伍为什么要吸引那么多优秀的人?

有人说,公务员干得那些活儿,中学毕业生就能干了,凭什么招那么多名校的,考那么难,发那么多钱。

最好现在公务员集体退出,让中学毕业生上,也能干好嘛~

(历来,我对喷子都是很照顾的,我非但不反喷他们,还耐心的解答他们的疑问)

不是我看不起中学生,而是由中学毕业生水平组成的经营主体,大概率会在市场中输的连渣都不剩。

当然,这并没有关系,因为市场就是优胜劣汰的,企业是在累累白骨中爬起来的。

中学生企业死光了也没什么关系。

可公务系统就不行了,公务系统绝对不容失败。上一次失败,我们花了200年才缓过来。

无论如何,我们要保证公务系统具备最强的竞争力。

但是,不得不承认,公务系统又是一个“很不专业、容易落后”的系统。

从效率角度出发,最专业的事都已经交给市场做了。(这也是公务改革方向,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公务系统养不起码农,信息系统都外包了,公务员干得都是社会管理性、公共管理、群众管理性工作。

比如,我大学一毕业就来到窗口,曾每天接待150多个老百姓,给他们解释政策,讲解补贴办理,指导他们办理各种事项。

我的公务工作,就是把政策的内容落到老百姓身上。这活儿我干了十年。

我不创造任何直接价值,我的价值是让老百姓得到属于他们的利益,并劝导不符合条件别来瞎搞(会把好政策搞垮)。

十年后,我还在从事老本行,只不过不再是给老百姓指导办理了,而是负责起草补贴政策。

结合我的基层工作经验,我会思考什么样的机制,才能让真正需要领取补贴的拿到补贴,促进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利于社会发展;而又要极力避免搭便车的人来挤占资金。

政策设计和运行机制考量都有讲究,还要考虑基层的执行力,经会不会念歪,基层窗口有没有能力落实。

说大一点,历来赈灾款能不能发到灾民的头上都是决定一个国家兴亡的事情。

我虽然没有市场价值了,但是我在提高自己的公务价值。

可能我的工作在很多人眼里一文不值,一个中学生也会做;可是,那些人在我的眼里又何尝不是一文不值呢?国家交给这些愤青,就特么完了。

在公务系统内部的成长,也有心路历程,我的文章大多是在写这些,正反都有,供诸君参考。

在一个不容失败、又天然封闭、不够专业的系统里,要想它能够自我运转,进化,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配强足够精英的人才。

那帮在学习阶段善于总结思考,善于探索学习方法,形成逻辑化思维的人;

那帮样样争先、善于竞争,并总能胜出的人;

那帮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总还对管理国家有兴趣,并愿意为之放弃其他机会成本,而投入一生的人。

而不是特么的中学生ok?

公务系统,就是靠优秀大学生死扛,哪怕他们将来落后了,还是相对强的,能够尽可能顺应时代,不断进步。

也只能这样了。


最后,关于事业编和非编

我一直和大家说,我爱事业单位爱的深沉。

如果写履历的话,我的履历应该是:技术官僚,男,事业单位出身。

但爱归爱,客观上还是要认识的公务员—事业编—和非编三级设定的内涵逻辑。

我早就说过事业编制是一朵大奇葩,它干着类公务员的工作,各项待遇却赶不上公务员。当然,考试难度也不及公务员。

我只能说,在现行体制、事业编制客观上还得继续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把它理解为是次级公务员。

就好比同样身为公务员,为什么调研员(正处级)拿的钱是我的2倍。我觉得他干得活儿还没我多呢?

冲在最基层的编可以质疑事业编,为啥干一样的活儿事业编收入高

事业编于是质疑公务员科员,为啥干一样活儿公务员收入高?

公务员科员也可以质疑公务员主任科员,为啥干一样活儿主任科员收入高?

主任科员还可以质疑调研员、调研员还可以质疑巡视员,为啥干一样活儿收入比我高?

看到没有,公务员内部也不见得就平衡,只不过编制差异吸引了眼球而已。

能这么一个个比吗?

人,哪怕就是干着一样的工作,也是分成三六九等的。

同样扫地,博士收入大于硕士大于本科大于大专大于特么中学生!

同样扫地,高级职称收入大于中级职称大于低级职称。

同样扫地,公务员收入大于事业编大于非编。

同样扫地,公务员里的调研员收入大于主任科员大于科员大于股员。

同样把公司败光了,懂事长收入大于经理大于部门经理大于技术人员大于打工仔。

相关阅读  刚进体制就快抑郁了,怎么调整心态?

任何体系,都会出现似乎做着同样的事,但因为等级不同而拿着不同的钱。

但从更长的维度看,博士是经历了长期苦读,公务员是经历了学历和公考,调研员是熬了多年奉献了半生。

从小父母老师就教导,要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第。

这个“出人头第”,就包含了即使遇到同等条件同等工作,你依然可以先人一步,比别人多拿钱,比别人获得更好的向上保荐机会。

怪只能怪,在学历机制下,在公考机制下,你落败了,后面再干一样的活儿,你的钱也不得不少,要改变命运,只有从源头再来学习和竞争。

如果连这个道理也不懂,那就只能当着非编骂着娘了。

所以,继续保持向上,跳出事业编去考公务员。

如果不能,就只能理解为自己是比同级公务员低两到三个级别的次级公务员。况且:

股员进军科员,头破血流;

科员进军科长,头破血流;

科长进军处长,头破血流;

处长进军厅长,头破血流;

同理,次级公务员进军公务员,一样头破血流。

不能说,既然科员活儿也一样干,那就把主任科员、调研员的岗位全取消了,大家从此一个层级,不要再晋升了,可能吗?

至于非编,我对非编也是很有感情的,但是我引用我过去文章里的一句话,非编就更别再陷在这种争论里面了。(延伸阅读:有编制真的很重要么?

千万不要被温水煮了青蛙,在争论中产生了幻觉,觉得自己是一股舆论力量。

赶紧找准自己,努力积蓄力量跳出去。

记住,非编永远不可能自动获编,非编也不是一个人可以混一辈子的地方。

省省吧,别参与别人的讨论了,早日上岸才是正途。


最后,由于本帖利用了孙区长形象,引起了孙区长的强烈不满,并摆出事实喊冤(笑)

你看,孙区长也未必就是坏人,万事都没有绝对,只有愤青才非黑即白。


我其实很欢迎把问题谈深,因为我在知乎回答问题、发表看法,自然不会满足于泛泛而论、发泄情绪。

如果有人愿意挖深,我不妨帮助大家把逻辑链串起来,看全看透体制内部的东西~

第一,是关于真•绩效

这里的绩效不是指发钱,而是指绩效考核。

如果能让绩效真正的发在“有实绩”的人头上(比如优秀而辛苦的基层一线人员),不就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么。

相信绝大多数人不会反对。

但很可惜,我给出的答案是,目前做不到。

原因是,我们尚不能真正数字化的管理国家,或者说,我们尚不能建立什么叫数字化管理的思维。

这个内容是有深度的,想了解原因的看我下面这个回答,这里我实在没精力再打一遍了。

(延伸阅读:关于体制内考核评价的一点论述

然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绩效考核说说容易,实际却很难做到。


二是关于按劳分配

很多人提到了按劳分配(和前面的绩效考核的意思有点像),但是,我又要泼冷水了。

因为按劳分配的基础逻辑可能就存在问题,现代世界本身就很可能不是以按劳分配运作的。

对此,我做了阐述。如果对按劳分配、以及体制内按劳分配有疑问的可以看我的回答(我也不高兴再复述了)

(延伸阅读:如何看待体制内能者多劳不多酬的现象?


三是关于解决路径

前面,我否定了很多人天真的想法,说出公平考核和按实分配的难点所在。

但是,我是务实派,也会给出路径。

路径就是,减政精兵。

减政在前,精兵在后。

不减政就精兵,事务要乱;边减政边精兵,效果最好。

减政就是为了精兵。就好比打仗,从来不是靠人多,靠士气、靠智慧、靠主义。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时战斗部队只有几千人了,可几乎就是这几千人百战百胜,缔造了后面的国家。

历来,沙场点阵、精兵三千,都是真正改变历史走向的决定性力量。

行政也一样,精兵路线不会错,技术官僚也不会错~

但是精兵必须减政,那么政能不能减呢?

这就得看我的老三篇了,看完相信你心里就有数了。

第一篇:体制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杂事?

(延伸阅读:体制内为什么有那么多非本职工作的杂事?

知道什么是杂事,了解怎么会有那么多杂事,你才知道公务员为什么都说自己忙。

第二篇,了解一下什么是形式主义,怎么来的,怎么影响到工作的~

(延伸阅读:一篇“形式主义”大作

第三篇,是说不尽道不尽的公文,了解这个才知道,为什么公务员说头秃,很多人不信。

而即使不信,公务员依然头秃。

(延伸阅读:文字材料狗最强心声!“大国工匠”是怎样炼成的?

何时能够解决“老三篇”的问题,何时就能够减政,减政就能够精兵。

那么,我们的队伍就将更加战无不胜了。

(可以想象,在老三篇存在的前提下,目前公务体系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看到没有,你们疑虑、发泄、痛骂的每个问题,我都思考过,而不是泛泛而谈。

有些我能够给出判断、结论和建议,有些不行。

毕竟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但我相信公务系统明天是可期的,会越来越规范,特别是希望基层队伍的收入逐步提高~



最后,驳斥一个论调:国家没钱了,财政紧张,没钱发给公务员了。

实际上,规范津补贴本来就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津补确实不能乱发,这是屡禁的。

但我个人认为和所谓财政紧张、地方债收缴无关,没有依据。

实际上全国的状态一直都是几个省靠转移支付养全国,说白了,多数省历来就是靠转移支付和负债混到今天,也不是不能过。

给大家看一张图:

很多地区的转移收入已经高于财政收入,这意味着财政收入多少钱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了,转移支付才是。

要论没钱,转移支付补到今天,凭啥说今天没钱?早就没钱了,还不是过的挺好。

其实公务支出近年压缩已经非常厉害了,真正可怕的三公经费,在八项规定后压缩得很厉害。

公务系统的贡献已经足够了,歪打正着的留出了财政空间,应对疫情和经济形势。而且从道义来讲,这事儿干得非常正,疫情大家困难的时候,政府没有大吃大喝,而是紧巴巴的支出,没啥水分。

不过,如果真的财政极为困难,其实还能再压,厉行节约之类的又不是没干过。

中国现在的外贸形势尚可,就算土地出让金收缴,那钱还在中央,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就可以了,局势远没有到割公务员拿点绩效才能抗的地步。

其实,目前发达地区(也就是转移支付的贡献地区)涨薪冲动很厉害,说明还有钱,缺得是名目。

中国经济龙头就是那两个湾区,一个京,占了全国的一半,而且处于产业领头地位,领头不困难,整体就不困难,其他地区说到底还就那样。再看下2020年各省GDP的合计比:

国家财政远没有到缺公务员绩效钱的那个程度,那是要出大事的。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