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职员8年未提拔怎么办?

(今天原本预备的文章没有发出来,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下次找机会再试试)



我经常劝人勇于对抗提拔的诱惑。

说实话,挺难的。

因为我自己也逃不脱规律。

在我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刚进系统的时候,我也是充满干劲、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天天满脑子想着自己当副局长的样子。

8年时间,虽然看着很长,但相较整个体制的职业生涯来说,也不过只占四-五分之一。(一毕业就进系统,大概可以工作32-38年左右)

如果就此躺平,那还有30年怎么办?

所以,下决心很难。


曾经,我有一种“年老”恐惧。

大概的感觉是,假设我已经55岁、再有5年就要退休了,但我还是个科员。

然后,一些30多岁、40多岁的年轻科长、局长,任意地使唤着我:

“老李,你这个稿子没把握到会议的精髓,你今天再加加班,重新写一下,必须要把我们局的特色反映出来~”

如果发生上面这种情形,我感觉是非常丢脸的。

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还在被小年轻使唤,真丢人!

其二,我还有一种“废柴”恐惧。

你想,假设我进体制8年,或者18年、甚至28年,还是个科员。

其他同事会怎么看我?

是不是觉得我得罪了领导?

或者认为我能力低下,是捧不起的刘阿斗

还是觉得我不会做人,待人接物和人际关系一塌糊涂、众叛亲离了?

他们的内心一定相当轻视我,一定会在背地里笑话我,笑话我这辈子白活了。

我应该不可能得到别人心理上的尊重了吧。

我这辈子,都和马斯洛的最高那层无缘了吧。

其三,我还有“亲属”恐惧。

亲属恐惧是一种文化基因。

这就像“锦衣还乡”的反面,人总是要在父母那儿、妻儿那儿、亲朋好友那儿挣点面子的。

总是希望家人们能够以自己为荣,能够自豪地在外面说,“我家那个处长啊,没啥权,就是瞎忙,有啥用~”。(假自谦)

而不是对外羞于启齿,回了家更是没好气,“你看看你,二十年了还是科员,你有啥本事,你这个没用的男人。。。”


我认为,以上这些恐惧都是客观的,而且是难以客服的。

因为,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是没法儿克服的。

后来,经过努力,我几乎取得了成功,差点做到了单位的一把手。

虽说单位一把手的职级也不高,但是好歹管着几十号人,业务管辖范围甚广。从此摆脱“三恐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发生了两件事情,使我的人生际遇,有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第一件事,因为某些原因,我的仕途一度前功尽弃,重回原点。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我真的累了。

就像打游戏一样,认认真真查着攻略,肝了好几年,极品装备也拿到不少,一点一点好不容易从青铜打到王者,眼看着就要通关了。

biu~突然屏幕一黑,告诉你存档坏了,需要从头开始打起。

这下,就不是什么“老年”恐惧、“废人”恐惧、“亲属”恐惧的问题了。

就算再恐惧、再丢脸,我也实在提不起兴致重头再来了。

有了这么一个无奈的变故,我的恐惧感消失了,同时我的目标也没有了。

于是,我反而得以静下心来思考我的未来。

——我已经三十多了,大概率又不可能从这地方辞职的。那就这么四平八稳的干下去,再过不到三十年,就可以退休了。

或者,明天就快进到退休,马上就年满六十,然后去旅游、吃喝玩乐、看电影、打游戏,岂不是更好?

这时候,又有了第二件事,一个姻缘巧合,我把我的一些感想写在了知乎上。

本质上是属于吐槽吧。

不过那个帖子现在是6w赞,5.6w收藏,3.7k讨论。

——可能是体制内这个领域和话题的第一贴了吧。


说实话,写一个回答,并不会使人有什么改变,也不会使人有什么提高。

但,蜂拥而至的各种反馈,改变了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

原来,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活”在这个互联网上,“活”在历史和未来中,而不仅仅只活在系统内。

朋友们可能觉得这是一句废话。

实际上这个道理我也早就懂,刚进体制那一年我不懂么?都懂。

但没用,那时的我改变不了自己。正印证了那句话:人做不了认知以外的事。

是大家、所有的知友,把我从一个冗长的梦中推醒了,亦或者说、在外人的借力下,在一系列的机缘巧合中,醒了!

倒不是说看到了什么“真相”,而是看到了自己,看清了人生。

终究还是要活在真实的自己里面。

原来那个世界,虽然也有它精彩的地方,虽然也值得为之奋斗些什么。

但终究,它不是全部。自己才是每个人的全部。


我经常会说些成功学的话,包括要努力提高自己,要学会输入输出,要少玩游戏多创造,要不当猎物当猎手等等。

我仍然坚持这些观点没有变,但有时想想,核心也并非以上这些内容。

关键是,从梦中醒来后,找到了自己,知道了自己白天在干什么、晚上又在干什么;

一天天在干什么,一年年在干什么;

知道了这个人生,又是在干什么。

干什么呢?原来什么也没干。


我开始有点急了。


当然,不能武断得说我从小到大什么也没干。

相反,我还算认真地读书,考大学,进系统;认真地去恋爱,去找寻另一半;认真地去工作,去攀爬。

我说过,我曾经的领导对我很好,他的尊尊叮嘱仍记在耳:

——你努力干、好好干,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肯定是可以上的,今后就做我的位子,说不定比我坐的还高。

这话倒是真的,不是什么大饼。

以前和现在都对,那究竟是什么发生了变化?

是心境。

心境变了,认识变了,一切就都变了。

我开始踏上了“做自己”的日子。

这个日子,从之前发布帖子到现在,也不算长,大概一年半不到。

这一年半我做得每一件事,过得每一天,走过的每一步,我几乎都能记得。

几乎每一天,我都感觉没有白过,偶尔有那么一次,晃点了半天,没有动脑筋、没有思考自己。

居然不习惯了。

这种夸张的感觉,怎么形容呢?

就是一辆堵在路上的老爷车突然跑起来了,飞奔得跑向那天地之间。

猛然发现,原来这辆车子,是可以开到130码的,原来我们还是可以出城的,原来城外是一望无际的深邃世界。

前十年,如弹指;而这一年,皆历历在目。

不管我在做什么,又将做什么,我都真切得感受到了。

我想,这才是生活,这才是生命吧。

(感知到了,才是生命)


我记得我曾和知友们讨论过一个话题,就是“体制内的你,究竟想干什么?想做什么?”

很多人是不知道的,他们反问我,你说说看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呢?其实都很朴实。

我的知乎是11万粉,我想继续抖抖机灵、蹭蹭热点,做那个更大的V。

毕竟,我顶着卡尔马克思的头像,我想让自己看起来更睿智些。


同时,在大家的关注下,“浪漫谈”终于可以称得上是个在运营的号了。

终于也有了10万+阅读的帖子,这是我一年前无论如何也始料未及的事。


我想文章篇篇都10万+就好了,一样写了,与更多人分享和交流情感岂不是不浪费?


还有,我觉得每个人总可以去写一写故事的,比如写那都市恋爱的故事,亦真亦假,亦情亦幻,听上去很俗,但每天就在身边发生着。

潜意识里总喜欢描写那些男女恋爱的事情,毕竟上帝把人造成了那个样子。

男男女女,总会相互吸引,又喜新厌旧,或反反复复,再坦诚相见,也许又遮掩起来、最后彼此伤害了。



如果有时间,当然要写下去,谁叫我们都是俗人,都喜欢那美貌的异性呢~


我还想要做动漫的混剪,写动漫的故事。此乃我这个幼稚之人,长年以来的夙愿。

如果你儿时就有一个“可笑的、不敢说的想法”,比如想当个漫画家什么的,那么就厚着脸皮、尽力的补完自己。

既然做回了自己,就不用再顾忌脸面了吧。不管孩子气与否,总要为喜欢的东西,做些什么,持久得做下去。

而且做了,总有同好会为你点赞,那就够了。可以圆梦了。


B站~


还可以试试沉浸式体验,去理解一下古往今来的世界,想练就一身春秋笔法,叙写一下属于自己的人文历史。

水平不够?

那就去看、去学、去写、去品读、去尝试嘛~

甭管姿势水平怎么样,看起来,写起来,讲起来,感觉就很好。

整个人就置身于宏大的历史格局中,无法自拔了。


当然,我的很多精力,都没有花在人身上,我和那冷血动物,似还有未尽的缘分,相信熟悉我的朋友都是知道的。

饲养和繁育,也许是人类原始的一种本能~

从它们古老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亿万年生命的延续(这和孙连城看星星,大概是一个性质)。


我还想。。。

行了,差不多了,还得脚踏实地,一步步得去尝试、去实践、去精进对吧。

所以啊,我认为,人生可以是另一种维度的,只不过时间太少、着实不够。

我也相信,未来的一年、两年、五年、十年,也不会白过。况且,我们还有家人,和家人的时光,更是无法用时间来衡量的。

我又想到了退休,忽然感到了释然,至少我将拒绝“快进”,而是要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地过。

做到尽职的8小时,自我的8小时,睡眠的8小时。

人生应该是怎样的,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肯定应是精彩的,是高速运转的,是对得起自己的。

好,8年了没有提拔,该怎么办?

你觉得呢?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体制内是如何把人练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