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省厅做公务员是种什么体验

(也许是因为只说真话、不灌鸡汤的缘故,帖子在知乎发表几分钟内获百赞后迅速被封。。。)



省厅与省厅也是天差地别,只能说说我所在的省厅。

总得来说,现在的我比较喜欢省厅。

到了省厅之后,我发现基层真是有点作孽。

当年我在基层的时候,领导经常叫我把大大小小的工作编成简报讯息,找时机给省厅送过去。

有时候还特意关照我一定要送到省厅某某某同志的手上~(可能是领导的熟人)

每次送达,总感觉完成了一件大事。

现在的我,身在省厅了,也有很多市县一级的基层同僚们,也会适时的把他们的工作简报送到我的手上。

客气地请我“笑纳”。一个完美的循环。

翻开那似曾相识的简报,看着里面似曾相识的笔触,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自己。

当年,为了把那些个常规的不能再常规的工作写成特色,我一遍又一遍粉刷着自己的思想。

普普通通开个破会,翻来覆去的写,什么分管局长莅临参加,什么会议气氛热烈,什么积极贯彻了省厅的工作,什么另辟蹊径卓有成效。

其实想想也傻,分管局长不过是个副处级,省厅一大帮处长、厅长,你拼命讴歌他们的下级如何“莅临”,有什么用?

此外,当时还干过的一件傻事,就是把业务数据写成分析调研报告,美名其曰供省厅参考。(实际是想博个眼球)

(后来省厅的处长亲口告诉我,市县的分析报告我们从来不看,一是数据量偏于一隅没有价值,二是分析太浅缺少高校专家支持,三是省厅没让你做,你自己瞎做一个省厅用在哪里?)

如今的我,轻描淡写的把下面交上来的那份简报随手扔在不常用资料堆里,这就是绝大部分简报必然的命运!

我对“当年的自己”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给啊。。。

没办法,满篇的废话,你说能怎么办?

真是为当年的自己惋惜,当年满心期待的递交简报,仿佛大力宣传了本单位的成绩。

我的集体荣誉感还是真强啊。


只有极其偶尔,领导需要收集些基层的做法来为某项工作背书。

这时,封存已久的简报终于获得了一次机会。

在各种会议信息中,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篇不是开会的,给了领导。

这个“幸运儿”随着许许多多的汇报稿,被交到了厅长手里。

厅长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下次年度工作会议上,要把类似基层的做法也通报通报。”

于是,这篇洋洋洒洒一千五百字的特色简报,被浓缩成了十四个字,进了通报的一个角落:

“XX市探索网格化管理卓见成效”

差不多是原文的百分之一;差不多是所有送给我简报中的千分之一。

这千分之一的字终于见了天日了!

通报后,送我简报的那位基层同志无比激动,他告诉我领导回去表扬了他们单位,认为他们的工作得到了省厅的肯定。

他十分感谢我。

于是乎,他的简报送得更勤了。

然而,此时领导的意思是:

下次再有通报,要换一个市县,多点覆盖面。

。。。

综上,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这是一种肆意挥霍基层工作的感觉,但过去的我不得不写,今天的我也不得不扔(因为没用)。


其实,体制内自嗨属性的根源来自于横向比较。

比如,下辖20个市县,本来大家做得都是一件很普通的工作。

可是“二十分之一”这个称号太不起眼了,只能想尽各种办法突出自己,别人亮点频出、自己不甘落后。

所有领导只有一个信念,要做no. 1,(无论实质上自己是不是no.1)

于是,同一件破事,在20个横向比较中层层加码、层层升级,终于实现了重大突破,成为了一件“伟大”的工作。

我喜欢省厅的一个原因,就是省厅是独一无二的业务局,它无法横向比较。

和其他省比吧,地区差异太大,没有可比性;

和其他委办比吧,业务差异太大,也没有可比性。

没有了比较,反倒一身轻,可以专心致志的静下心来研究自己的业务。

深入一个问题研究透,这就是我所喜欢的工作。


继续说下去。

我还在基层的时候,天天挂在嘴边的一件事就是编制紧张。

每次上级调研走访、听取意见,压轴大戏就是下面反映人手不足、编制奇缺,几乎是动情声色、声泪俱下。

上级部门也颇为动容地说:

你们确实不容易,人手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做出那么大的成绩,我们回去一定帮你们呼吁。

魔幻的是,这一呼吁就是十几年。每年,上下级之间都要“动容”若干次,然而编制依旧雷打不动。

更可笑的是,我最后之所以会去省厅,机缘居然还是因为那年,我所在基层单位因改革缩编了,所以人多出来了,所以。。。

这对于我们数十年如一日、提出的扩编需求,简直是一个莫大的侮辱!

实话实说,基层编制是不是紧张?是紧张。

但紧张的同时,大量的人力在那儿写简报、搞党务、搞团建、搞主题活动、搞精神文明、大型会议、张灯结彩。

就像20只孔雀,以最大的展幅盛开着耀眼的羽翼,仿佛在说:

快来看我呀,快来看我呀~

这么搞,再给你一个加强团也没用,编制永远不够。

当然,我在另一篇文章里就说过,这不是基层的错,还是因为“盖不能以数字化管理国家也”。

反正基层领导还想凭本事上升的,也就剩这一条路了——造势。

这方面,省厅好多了。

来到省厅多年,最令我惊奇的是,务虚工作被压缩到了一个可控范围。

再也不用争奇斗艳了。

毕竟,省厅是垂直领域的权威大拿,要对全省这一领域负责,所有的矛盾最终都将汇聚到省厅来做终极解释。

因此,大领导如坐针毡,实在是没有这个闲心再来搞活动了。

我认为这是对的。

横眉冷对务虚指,俯首甘为业务牛嘛~


当然,问题还得辩证的看。

从职业观来看,省厅的工作更符合务实的要求。

但确实人情没了,在基层单位那种“傻呵呵”的集体荣誉感没了;

那种天天组织活动、唱歌跳舞广播操的人际情感没了;

那种领导说“你是我们的一员,我们是一个小家庭”的感觉没了;

来到省厅多年,那种原始的归属感一去不复还。

省厅的人事,寒冷的多,大家都是一张纸,走哪儿调哪儿。

能够傍身的,就剩一个级别。副调以上的,喊一声“X处”,正科以下的,叫一声“老师”。


最后,摆脱了形而上学的务虚工作,跳脱出如梦似幻的人际关系,坐在一个“孤独”的岗位上。

我觉得反倒可以好好重新思考一下自己。

当年在基层为了一个二把手的位子(副科)牵肠挂肚,如今在省厅,再傻的人至少都是一级主科(正科)。

当年身在各种创建各种评审各种关系各种口舌的迷雾中,如今发现,公务员实际上就是一条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路。

唯一的区别在于科员退休、正科退休、还是正调退休。

退休的分管局长有事给我打了电话。记得多年以前,我朝思暮想着怎么能和分管局长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想着他如果能再挺我一把,让我在部门里当个副职就好了啊~

然而,随着,退休的那一刻,他的一切烟消云散。而我对那些位子,也早已看淡。

重要性可能还比不上我家小花(一只龟)!

看过我帖子的朋友应该知道,我已经张开双臂,开始拥抱这个世界,而不再是拥抱那个简报。

我开始想在各种领域踩上我的一脚,我整出了几个鱼缸、几个沼泽缸、我开始繁殖我的剃刀、我开始带我的乌龟看病、我开始让我的守宫下蛋、我开始写知乎。

写情感经历故事,写体制内,写社会时评、写动漫系列。

我开设公众号,我还做出了“从淘宝购买资料然后免费分享给大家”这种事,我的思维和价值观开始变了。

我拥抱网络,尝试了解社会各种变化。

我一年没碰过我家的ps4和switch了,尽管我下载了5个T的游戏。

最后,送上我的总结:

体制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东西,它立在那里,只开了一扇名为“晋升”的门。你在里面是满怀希望也好、痛苦万分也好、春风得意也好、苦求不能也好。

都只是你自己的事情,与它无关。除非你辞职离开。

所以,你只有放下虚无缥缈的东西,认清自己、改变自己,找寻自己。

然后,昂首挺胸的待在这体制内,因无欲则刚、遂微笑傲立。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上班第一天就听到同事吐槽单位,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