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制内过得不开心怎么办?

 

真正的好文章,大概率会被知乎删帖,还好我还有个公众号,可以给大家分享,足足写了三天、不算白写。


(正文)


我写了很多体制内文章,但主旨却只有一个,那就是:

 

 

 

 

马爸爸曾经说过,员工辞职,不外乎两个原因:

 

钱给少了、心委屈了。

 

这当然是指体制外,体制内也不例外,但又略有区别。

 

我先分析下体制内不开心的原因。



 

第一个重要的综合原因,是蹉跎感

 

体制内工作,岁月如梭。

 

昨天他们还说,看!新进来一个小伙儿,身体倍儿棒,人特精神!

 

今天,小伙儿已经挺着油腻的肚子、捋着半秃的顶,眯着呆滞的眼睛、脊椎腰椎格拉格拉的作响。

 

再加上心怀全局、胸有社稷,以及精分般的思维,显得整个人特别虚。

 

你明明想和他好好说几句话,他却开口闭口,这事儿我得向领导汇报,一切听领导的。再次验证了人们对体制内的刻板形象:

 

丑陋的中年官员~

 

仍然记得那些年,直属领导对我的尊尊教导,年轻人要多学一点、多干一点

 

犹记得领导的殷殷希望,只要你坚持努力,将来做主任、当副局长一定没问题

 

嘱托犹在耳,如今,我早已不是当年的小伙儿,我日渐老去。。。

 

与此同时,单位也在老去,同事也在老去,领导也在老去。

 

但奇幻的是,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明明已经是个丑陋的中年人了,他们依然唤我X”

 

我方了,但毕竟无法反驳。

 

虽然单位也陆续来过一些年轻人,但和绝大多数领导和老同志相比,我依然是后生小辈,叫我一声X”也没毛病。

 

但我心里清楚,再过若干年,等到老同志一退、领导一提拔,更年轻的领导一到岗,他们就该突然唤我X”了。

 

一种强烈的、难以抑制的蹉跎感涌上心头。

 

蹉跎源自于三种情感,一是平庸无为、二是失却梦想、三是看客心态。

 

先说平庸无为。

 

大多数体制内的人,这一辈子都可以用碌碌无为来形容,这不是谁的错,而是铁一样的规律。

 

比如,以前所在的基层单位,正科级,30多个人,一正两副三个领导职数。

 

年轻人得多优秀、关系多硬,领导才敢于冒着小的管老的一个人堵死一长串的风险,在你尚年轻的时候就提拔你?

 

没办法,只有等人到中年,领导才可以搬出 X来我们单位也十几年了,成绩有目共睹,再不提拔年龄就太大了”  这样的说辞来劝导旁人。

 

一旦错过这个关口,又是几年、十几年。

 

然后,天时地利人和,好不容易终于提拔上了,于是感谢局长、感谢书记、感谢组织、感谢单位、感谢主任、感谢副主任、感谢同事们、感谢所有人的支持和信任~

 

回到家闷在床上一想,不对啊,提拔了也才是个副科啊,人逾中年刚提副科,是该喜悦呢还是该悲哀呢?

 

人生早已一眼看到了头。

 

如果,后半程继续伺候好领导,以副科之有利平台、牢牢攀住上级局长和书记,那么很有可能,在科长退休后,可以接班,达到所在这个单位的巅峰。

 

从仕途上说,真的不能奢求太多了。因为往下,还有29位同志在眼巴巴的望着你,他们中的大多数将以科员的身份退休终老。

 

再往上,上级局内副处的竞争更加激烈,且不说副处领导一般由权力部门下派空降,就算侥幸原地提拔,那适龄科长、也排着长队,各个嗷嗷待哺、乱战一团。


每年的提拔季,就是举报的季节。

 

论资历、论功劳,哪个不是满肚子委屈,哪个又不是含辛茹苦呢?

 

这就是蹉跎,和你是不是努力无关。在这样的基层单位,你再努力也只能这样。

 

再说失却梦想。

 

有一天,和体制外的朋友吃饭,听他们说创业的历程,那些团队的leader们不少都已是90后。

 

不禁感慨。犹如套中之人,看着窗外的世界,精彩纷呈。

 

年轻的人们,在追求梦想~

 

他们自信洒脱、毫不忌讳的说出自己的梦想:喜欢金钱、喜欢财务自由,喜欢白富美、喜欢当霸道总裁。


这就是知行合一,梦想什么、追求什么,坦坦荡荡、无须掩饰。

 

体制内呢?你可以这么说吗?你又可以追求这样的梦想吗?

 

喜欢赚很多钱,不行吧。想当个霸道总裁开后宫?也不行吧。希望成为某个市场领域的头部权威,那也只能是仰仗官威而已。

 

对于体制内的人,你的梦想、只能是爬一个更高的位子,或者去干脆去当个劳模。

 

我承认自己没什么道德感,当劳模真的不是我的梦想。我们也只能在这表里不一的心境里继续生活下去。

相关阅读  体制内是如何把人练废的?

 




最后一个也是关于我的真实的故事,是讲看客心态。

 

有一个、是我刚进体制的时候、和我一起进单位的同僚。

 

我们一个大学,一个院系,一起进入这个事业单位,并共事了一年。

 

一年后,他毅然辞职,去了企业。

 

他要去商场里搏杀。

 

五六年后,他再次选择从那家企业辞职,开始艰难的创业。

 

今天,他在自己的专业垂直领域里做到了国内的头部。在百度百科里有了属于自己的词条:XXXX创始人、CEO

 

我不是想要羡慕他,也许他也不过是一个幸存者偏差而已。理智告诉我人比人、比死人,任何人都不应该陷入这种无妄的攀比心理。

 

我只是想说,我像是一名看客,一直在看着他,看着他犹豫挣扎,看着他历经风险,看着他破釜沉舟,看着他艰难转折,看着他积蓄实力、看着他获得成功。

 

写到这里,我终于又一次深刻体会了体制内的那种蹉跎感:

 

就是什么也没有选择,坐在那里,只能等待。渐渐的失去了力量、失去了岁月。看着别人,看到别人裸辞时十分不解,看到别人孤注一掷时暗自窃喜,看到别人获得成功时心有戚戚。

 

无论成败,他在过他精彩的人生。我呢?

 

我在写廉政风险点梳理,我在写党建责任制报告,我在写支部工作总结,我在写领导开会简报。

 

我似乎做了很多,可我唯独没有为自己、为自己的人生做点事。

 

这就是蹉跎感的终极由来吧。

 




第二个原因,是不确定的确定性

 

在和一名咨询者深入交谈后,我想到了这个词——不确定的确定性

 

我来解释一下。

 

如果打开上帝之眼,告诉你,你这辈子会以主任科员的身份退休。你会怎么样?

 

第一类,乡镇公务员。

 

——你长吁一口气~因为主任科员在乡镇那是绝对可以了。既然知道自己必然是主任科员退休(相当于乡长或镇某局局长),那今后就可以高高兴兴工作了,反正职级已经到位了。

 

第二类,在区市工作。

 

——主任科员这个级别不好不坏,虽然没有混到处级,但也能接受。接下去就佛系工作吧,做多做少也就这样了。

 

第三类,在省厅工作。

 

——什么?才正科退休,这是多不受领导待见呐!?行,今后谁也别想再命令老子干活儿了,老子特么不-伺-候-了!!

 

以上三者的差异是,对当主任科员的心里预期各不相同。

 

但共同点是,知道以后都佛了。

 

是的,体制内的人一旦退休,一切特征都将尘归尘、土归土,只剩下最后一个标签:什么级别退休。

 

只要知道自己的最终归宿,相信我,你也会佛的。

 

体制内只有这一个变量,当这个变量确定后,任何人都不会再仿徨、不会再纠结、不会再痛苦。


这就是确定性。


(正科退休就正科退休吧,只要这个结局是确定的)

 

可惜啊,现实中、这唯一的结局却是一门玄学,那么的令人难以捉摸。

 

明明已经提不上去了,可很多人还是心有不甘,不想科员终老。

 

明明已经对工作忍无可忍,却依然不敢爆发,为了自己未来的晋升希望。

 

明明已经和领导闹掰了,还想着能把他熬走,换一个也许还有机会。

 

明明台上的人比自己高了三个等级、理论上永远也达不到他的级别,却还觉得那个人水平很一般,自己凭什么就上不去。

 

说穿了还是因为不甘,因为不甘、所以给原本几乎已经板上钉钉的落魄仕途,打上了还有一丝可能的标签。

 

因为不甘,所以产生了不确定性,因为不确定性,造成了后续一系列的痛苦。

 

心魔啊。

 

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内心痛苦、却依然违心的面对着自己不喜欢的领导。

 

不然,也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完全可以死猪不怕开水烫、却依然逆来顺受般的接受着安排。

 

嘴上说不要,做出来的事却很诚实。

 

——谁都想保留最后的一丝希望,哪怕微乎其微。

 

只要不能克服这种不确定性,就永远会在痛苦中徘徊。

 




第三个原因,是源于不断的刺激和博弈

 

我试想过各种场景,比如你已经彻底看开了,你决定微笑的面对这一切,佛系的工作和生活。

 

可从一早上班起,领导就对你没好气,用难听的话来指责你、针对你。

 

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情又被破坏了,但你也不敢完全和领导撕破脸,免得引起轩然大波,双方破罐子破摔。

 

你又抑郁了。

 

或者,另一个场景下,领导并没有骂你,反而破天荒的私下表扬你了,他很诚恳的表示想要重用你,今后要提拔你。

 

明明已经熄灭的内心之火,又开始燃烧了。

 

可是啊,在这场游戏里,谁先动情、谁就输了哟。

 

是的,我们身在这体制中,身在这环境中,我们面对各种各样的领导、同事,我们有着各不相同的自我人设和自我设限。

 

即使你已然觉悟,但在这不断的相互刺激中,既要经受住攻击、耐得住冷漠;又要经得起诱惑、撑得住气。

 

得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支撑得起这一切啊~(这就是为什么我写过一篇,如何用领域外的价值来支撑自己的心态,下回会发在公众号)

 

但是没办法,只要破了功,就必然物喜己悲,从此便深陷在这体制内,任随他人而起起伏伏。终有一天,因事而变、落入囹圄。

 

千万不要有静态思维,以为保持今天的想法就可以看淡仕途、轻松工作。多少人真就是这么认为的,却不想人是活的,环境是变化的,世事难料。

 

氛围和潜意识控制着你,你挣扎、重复、纠结、仿徨,最终还是在博弈中败下阵来。

 

最后怼我一句:你让我看开,我照做了,可实际上我根本摆脱不了自己怎么办?

 

其实根本不是你想不开,而是你明明晚上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看开了,但第二天一进入那个环境,一和领导对上线,一被各种事情折腾上,你又忘记了初心,你又迷失了。

 




最后一个原因,是不懂和没经验

 

这条主要是针对新人。

 

相关阅读  再论形式主义

在和很多新朋友的交流中,我发现一个问题:

 

我认为体制内浅显易懂的事情、或显而易见的道理,很多新人却完全不明白。

 

他不明白领导究竟想干嘛?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学到什么?有什么样的发展?该干些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未来最终会变成怎么样?

  

他想不通做某件事有没有意义,没有意义那还要不要做?

 

所以,才会有知乎上那么多单位二选一的问题,才会有那么多领导为什么XXX、我该怎么办等的问题。

 

其实,我虽然经历过不少岗位、伺候过不少领导,但终究履历也是有限的。

 

我之所以能够大放厥词,不是因为个人经历,而是家里上一辈就有公务员,从坐上餐桌起,就天天听他们叨叨叨体制内的那些事情。

 

我听到了下至办事员、上至正B级的往事今生。很多事,听得多了,就不再害怕了。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在什么情况下又可以说了。心中有了底气,人就不会活得那么累了。

 

你会领悟领导说这句话究竟是几个意思。既然知道了那几个意思,也就不会再耿耿于怀,也就不会再面红耳赤了。

 

你也会知道什么时候是没有机会的、什么时候机会又来了。既然如此,也就懂得趋利避害、适时出击了。该佛的时候佛,该装的时候装,该拼的时候拼。


所以,你会看到有些人,平时吊儿郎当,有时又很认真、特别假,但莫名其妙又提拔上去了。


不过是懂得收放自如,平时都收着拳头,打出去的时候反而特别给力,就是这个道理。

 




写完原因,再聊聊不开心了应该怎么办?

 

关于这个,我曾经写过不少各式各样的文章,总得来说,就是既要讲战略、又要讲战术,既要扎扎实实过好每一天、又要懂得坚持长期博弈。

 

开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一,战略:精神分裂法(此处精神分裂只是一个比喻)

 

我为什么祭出精神分裂这个大杀器呢?

 

因为类似于你要调整心态这样的鸡汤,对很多人而言已经没有用了。

 

曾有人问过我一个很奇妙的问题,他说领导想提拔他做科长,但他怕当了科长就会被套牢,而且现在当官说实话也没意思。

 

他说,你不是一直支持佛系心态、一直鼓吹追求自身价值吗?难道不应该无官一身轻,追求自我吗?

 

这就把我想简单了,我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我建议是“当”,并且要感恩戴德、风风火火的当。

 

为什么呢?

 

主要原因,是因为我身在一线省厅,除了比不上中央部委、已经算是封顶了(我在部委轮过岗,说实话太忙了,私人时间太少,不适合我这种每天要写上几个小时知乎的人)。

 

所以,只要我注重技巧,一般会以正调退休,即使马失前蹄、副调退休问题也不大。所以我的很多理论,都是站着不腰疼。

 

给大家灌鸡汤是有心里基础的~

 

但很多人就不行了,他们身在乡县,还是股员、科员。如果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如何了得?

 

所以,对外,还得装出一副积极上进的姿态,得成为领导的贴心小棉袄,得和同事们打成一篇。

 

得像老外一样,天天给领导说一遍 达令,我爱你,我好崇拜你

 

得经常给同事们买奶茶,毕竟这是得到官方认可的、搞好关系的手段。

 

见《学习强国》

没有机会,则潜伏积累、相机而待。

 

机会来了,则果断出击、积极争取。

 

更何况领导指定你当科长,那简直是给你上门送温暖了,岂有拒绝的道理。

 

记住,体制内的任何提拔、重用、好处,都不要拒绝。以为显得自己很有姿态、很高风亮节,根本没有必要。

 

对外战略,就是要趋利避害、迅速占领有利地形。

 

你考虑当了科长可能会忙,却没想到当到了科长、你的权重就会上升,以前一整个单位的人都可以怼你,今后只有零星几个人可以怼你了。

 

就像打仗一样,你不攻上那片小高地,你永远不知道居高临下的优势有多么大。

 

一旦当了科长,你就可上不可下了,今后领导也不得不对你忌惮三分。

 

看上去是忙了点,但如果你真要佛系,依然可以做到。只不过以前佛系,你是光着身子的。今后佛系,你是穿着制服的。

 

实际上,层级越高、退路越大。


举个不好听的例子,一个科员说我不干活儿,领导能善罢甘休、放过他吗?

 

但是一个科长说我不干活儿就不一样了。


也许大领导一怒之下、把他职位撸掉、弄成虚职,外界看起来,领导下了杀手,科长被狠狠地处罚了。

 

但转念一想,这样被撸下来的科长,今后还会好好干活儿吗?他不干活儿,领导还会责怪他吗?

 

当然不会了,领导觉得已经欠了他了,惩罚示范效应也到位了,今后就让他安安静静当个虚职就好,养着他,不奢望他再做什么了。

 

是的,这就是筹码,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要力攀高位的原因。

 

以上是对外战略,接着就是内心建设。

 




内心建设简单来说,就是带上面具,过上二皮脸的生活。

 

我专门分析过育良书记,育良书记在人前一板一眼,即使面对祁同伟,也是端着党性狠话教育,一点都不给面子。

 

 

仿佛他和祁同伟不是一个阵营的。

 

而在见到高小琴之后,育良书记又彻底没有了任何底线原则。

 

 

育良书记就是一个精分的代表。

 

育良书记的内心,是一个无原则、甚至不讲党性的人。

 

那么,他要坦率的说出来吗?他要公开宣布我就是这么个人吗?

 

当然不可能,他必须精分,成为两面派,这是不得不为之,一面释放着内心的欲望,一面维持着表面的官僚。

 

我当然不是要你去学育良书记违法乱纪,我只是阐述这种现象,在一定环境下,体制内精分是一种必然操作。

 

而这种精分操作,恰恰就是体制内底层人员拯救自己的办法。

 

对外,保持着一个向上的人设,不与体制和领导做切割。

 

实际上,真撕裂了你也不会好过,想要开心那就更是奢望了。

相关阅读  有编制真的很重要么?

 

但内心,保持住理智和冷酷,努力不要动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佛系工作和生活。

 

领导今天无论是夸你、骂你、诱导你还是压迫你,你都可以解构他的内涵,可以想想今后的策略,但完全没有必要往心里去。


内心波澜不惊、表面嘻嘻哈哈,你就是最强大的。

 

见过哭坟吗,你真把坟里的当做爹妈一样、动情的哭一次试试,能要你半年的老命。

 

下一次,你就不想再哭了,太伤心了。

 

但也有人职业哭坟,哭得比你还伤感却一点没事儿。为什么?因为人家没有任何动心,所以哭得贼溜。

 

同样,和领导搞关系也是一样,很多人羞于和领导交流、感觉和领导在一起压力山大、感觉拍领导马屁会很不好意思。

 

为什么?因为你动情了、你入心了,所以做起来就难了。

 

如果你的内心能够冷酷一点,把他当成一尊塑像,然后肉麻的对着塑像说 领导,我其实很感激你,我觉得你还是为了我好”,就完全没有压力了。

 

精分一点,既是对自我内心的强有力保护,也更有利于主动出击,挑动他人的神经。

 




二,要讲战术:向上管理

 

避免不开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要注重技巧,关键是要学会向上管理。

 

是的,很多人自打进入这体制,就耳熏目染了体制的习气,只知道听领导的话,跟领导走,什么都是领导长领导短的。

 

久而久之,要么就是一遍遍的被孽,要么就是忍无可忍、扯破脸皮、破罐子破摔。

 

这就是,只知领导对下的管理,却不知还有员工影响领导的向上管理。

 

那些过得轻轻松松,还深得领导器重,甚至动不动就被提拔的人。你觉得他可能就是个阿谀奉承的马屁精、伪君子、真小人。

 

其实没那么简单,他可能懂得向上管理。

 

他和领导间,是有互动的;他以一种不易察觉的方式在和领导较劲、博弈;他让自己的利益和领导不断的绑定。

 

以至于到最后,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领导可以对不起你,却觉得无论如何不能对不起他。


气煞人呐。

 

向上管理是一种长期的技术,不要指望明天对着领导说两句话就完了,要有长期动态应对的心理准备。

 

有朝一日成型了,便获益无穷。你去看看,身边有没有那种,看着好像有能力、但工作并不繁忙;看着对领导很尊敬奉承、但又可以和领导嘻嘻哈哈打成一片的人。

 

骂他,领导要掂量三分,事后,领导还是惦着他的好,等到有好事的时候,也不敢将他遗漏。

 

其实,这很可能就是种向上管理的结果:

 

持续的将自己的核心利益向领导表达;

 

持续的向领导输出压力,但这种压力恰到好处,既不会让领导跳起来,又让领导很难无动于衷。

 

懂得见好就收,点一下就跑。时间长了,领导就知道哪些事自己要注意,不然就会承受反伤。

 

向上管理的精髓是胡萝卜加大棒,一边向领导示好,一边适度反弹、清晰的表达诉求。不断掌握尺度和平衡,在潜移默化间导向自己想要的结果。

 

所以,我经常鼓励,一个人可以适度精分,然后就可以厚着脸皮多找找领导,谈心、说话、聊天。

 

人就是这样,谁会来事儿谁占优势,另一方只能防守、只能尽量满足你。

 

谁默默无闻,对方就越来越肆无忌惮、突破你的底线,若干年之后,形成了一种活儿干到死,还不受领导待见的局面。

 

然后,心情越来越差,满肚子怨言,连带着整个人都不阳光、不可爱,更让领导难以倾心,越来越防着你,不把你当自己人。

 

还是这句话,开心的环境,是要争取的,大多数需要通过向上管理来获得。

 

以上,解决的是如何避免不开心。

 




最后,随便聊聊如何开心。


我觉得开心这种东西,终究不应奢求从体制内获得。

 

因为体制内的主旨是为人民服务。而为人民服务能不能使人开心,是一件不可言说、却又无法自我欺骗的事。

毕竟,开心是一种非常主观的东西,我觉得旁人无可指摘。

有人举得服务群众、干好公务就很开心。那很好,境界很高。

但也有人觉得服务群众就是工作而已,无法强迫自己开心,这也很正常。

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寻找能让自己开心的东西,每个人的关注点,都不应该局限于那白天八小时和一亩三分地。

 

不要把自己局限在和领导的纠缠和对仕途的求索中。

 

这不应该是你的全部。只要你把精力和视野放在这个上面,你恐怕永远都不会快乐。

 

想想你儿时,喜欢什么东西至今仍有爱吧;想想你看到什么东西时,眼睛会发亮吧;想想你在输出什么东西时,会兴奋而忘眠吧。


多尝试这些东西,才能够真正触碰你、治愈你、拯救你。


先说这些吧。技术官僚祝你早日走出阴霾、愉快的徜徉在这体制内~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