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制内被边缘化该如何做?

一不做二不休,说干就干。

你不是被边缘化了么?你不是已经被逼到舞台的边角了么?

那么勇敢一点,跳下台试试。


对一个人来说,最难的是什么,是转换场景、转换角色、转换视角。

我不提示,你永远不会想到。那么今天我就提示你一下。

比如说,我的前十年,就是做着办公室主任,处在舞台的最中央。

如梦似幻,恍若隔世。

那时候的我,做梦也想不到,除了唱戏、唱好戏,我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过活方式。

我想过自己当主角,成为万众瞩目的腕儿,主导剧情的走向;

也想过永远只能当个配角,永远给人端茶递水,低头哈腰喊一声领导请用茶。

又或者成为一个鲶鱼人,在舞台中上下起伏、左突右闯,成为一名敬业的演员,以图有所作为。

但唯独,不可能想象我走下这舞台、成为一名观众,去观看那众人的表演。


时事弄人,我终于被挤到了舞台的边缘。

我想了想,不如就下台试试吧。我故意这么做了。

最初,我可能有点堵气、有点无奈,但最后我适应了。

我终于成为了一个“纯情”的人。

所谓的纯情,是指我的工作,纯粹是为了工资;我的情感,纯粹是个人喜好;我放弃了这个舞台,变成了观众。

于是,舞台上的人便全都是戏了,他们全都成了演员,成了角色。

比如,领导变成了一个多戏的角色。

他给我布置工作,那是因他的角色要求,我做便是,无需多言。

就好似玩游戏的时候,一个npc指示要去完成任务,你会争辩吗~你只会觉得这游戏机制真是傻。

之后,领导若指责我的做法,那也是因他的人物设定。同理,我继续听着便是。我既已是个观众,难道还要与人物设定去理论吗?

不过,他若表扬,我也需清楚,那只是剧情的需要。当一个角色对着镜头说“你真棒”的时候,你要知道那是提前录好的情节,并不是真得对你评价。

当然,我仍可赞美领导这个角色。就好比我对他说,“领导你辛苦了呀”,就相当于对着角色说,“你演的真好”。

此外,同事也变成了角色。

那些角色各有各的背景、各有各的喜怒、各有各的特点。

我只需像一个观众一样,去品味就可以了。

如果角色间平淡如水,那也许是演技的高潮;如果角色间起了冲突,我便好奇这情节设置的走向,充满了期待。

但无论如何我绝不能冲上舞台,干扰演员的发挥。这是一名观众的自觉。

当然,我也并不是不能与角色产生互动,哦对了,时下流行的概念叫“沉浸式剧场”。那么我应该欣喜地表达我的感受,友好的予以互动。

毕竟,这绝对是值回票价了。

假如,偶尔,也会遇见一个让人心仪的演员。注意是演员而不是角色。

那么我可以私下联系那个演员,和他成为现实中的朋友。

但我需强调的是,与我成为朋友的是演员本人而不是角色,我是绝不能与角色成为朋友的,因为我必须坚持我观众的立场。


好,既然作为观众,我自然就会负责任地写起影评来。

首先,我打心眼里佩服我们的厅长,这话没有虚假。我觉得他的思维缜密、水平一流、演技精湛,值得大部分演员学习,甚至值得我这个观众学习。

毕竟,从剧中人物身上汲取经验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其次,我还会评论处长和副处长们,他们是舞台上的重要角色。

他们演得非常的“实在”。

毕竟,厅长的演绎过于宏观,总有些英雄叙事和春秋笔法的感觉。

而处长们的表演就烟火气息得多,他们的喜怒哀乐是真挚的,他们的故事情节是曲折而精彩的,他们演着演着,往往忘却了自我。

当真了~

与此同时,他们与我的互动情节也是最多的。

因此,我给予他们的笔墨也是最多的,我将细细分析他们的人物性格,他们的前世今生,以及他们的情欲野望。

再次,是同事。

同事太多太杂,厉害角色昙花一现,小角色们又太不起眼,我很难一一甄别。

所以我只能从中挑取重点了。

比如钱阿姨。她总是用力过猛,我都知道这是一部戏了,她却还要演得出戏。

她总是要往舞台中央挤,挡在所有人的面前。

作为观众,我分明发现这是一个丑角,可她却不自知,她还在卖力的表现。

不知是角色可悲、还是戏本如此。

又比如,大董。

他是一个好演员,却演着一个糟心的角色。

他明明扮演着一个青年才俊的领导,却屡屡活得窝囊。他陷在了舞台的中央。

和钱阿姨不同,他想走却走不了了。

我喜欢大董这个角色,他让我深思,也让我感到庆幸,毕竟我下台了,而他还只能继续演下去~

再比如,老张。

老张是我最感兴趣的角色之一。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经常会分析老张。

老张是个炉火纯青的演员,真正的老戏骨、演技派。

老张默默在躲在舞台的某个角落、悄无声息地做着循环般的动作。

只是偶尔,他似乎看了我一眼。吓我一跳。

甚至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同我一样也是个观众?


最后,既然是观众,那我总不能永远留恋于这剧集。

他们演他们的,我总还是要回家的。他们在这舞台上肆意发挥着演技,我却还要过自己的生活。

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那还是戏,仍是演出来的。

我可以配合他们做出表情,甚至我可以为他们呐喊叫好,但终究我不能相信,不能将这剧情代入到自己的家里去。

毕竟,那戏过于的正经、过于主旋律,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做着冠冕堂皇的事;那戏又过于激烈、过于起伏,重复着无意义的伟大剧情,在无关紧要的形式上年复一年。

你若以为生活是这样,那就错了。

因此,我终究不喜欢那样的戏。

真实的生活是苟且的、不上台面的,我一个三十好几、看着成熟的人样儿,在家里还要剪辑那动漫的MTV、写那动漫的文章;

我还要做那些戏剧的评论,褒贬那些演员、评价他们的演技,这才是生活,这样低俗的生活如何与伟光正的戏剧相比,说不出口。

所以,我的生活绝不会反向代入戏中,观众席上的我,演员并不了解。

最后回到题图,在体制内被边缘化怎么办?

不如,就别再想着抢戏了,脱下戏袍,去做一回观众吧。

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这样的你去做观众,正好他们不会来拉你。

若真有人要挽留你,你就说我要做主角。于是,他们又露出真面目,干脆把你踢下舞台了。

等你做熟了观众,说不定我们之间又可以有新的交流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摸鱼(三)至尊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