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 殓 师

苟延残喘,仁至义尽。

苟延残喘,是我对形式主义的一种表态。

它说要写报告,我便写报告;

它说要讲话稿,我便写讲话稿;

它说要整材料,我便整材料。

是的,它一定要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而且这话一定要我写给它。

它一定要一二三四五,而且这一二三四五一定还要和上次不那么一样。

它像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吃饭屙屎都要我给它递稿子,没有我的稿子,它寸步难行、瘫痪在床。

没办法,只有陪它玩下去。

不过我说过我的方法,洗稿。

把段落、顺序打碎,把文章拼拼凑凑,把内容重新排列组合,洗出一篇新稿子来。

我能体会到很多人的心声,因为这些稿子,如果认真写,真的是没完没了。

但即使洗稿,一天洗上几篇,依然是心累,于是乎,只能是苟延残喘了。

说个好笑的事,我负责的某项建设工作责任制报告,从2019年到现在,每年报告两次,一共6次。

我始终在洗同一篇文章,洗了6次,真把我给洗吐了。

这篇“经典”文章的每个段落,几乎都变换了位置。句子也变了,词序也变了,就连标题也给交叉错位了。

然而没有人发现,包括读稿的领导,他翻来覆去得读了六遍啊,没有异议。

当然,不排除他发现了,故意不说。那我倒是要另眼相看了。

总之,苟延残喘,是我能想到的最贴切的词语。



另一个词便是仁至义尽。

说明我对那形式主义,已经给予了最大的尊重。

举个我们最常见工作推进会的例子。

本来这个会的目的是推进工作,无可厚非。

但是它一定要由一个二把手先来通报工作进展;这进展、实乃工作成绩,全场没什么人要听。

随后,它一定要选4家单位交流经验;这交流经验,其实又是讲工作成绩,全场还是没什么人要听。

最后,它一定要由一把手来谈三点意见。这三点意见,终于不完全是工作成绩了。但依旧没有人要听。

唯独没有人要听这一点,倒是永恒的、不会改变。

这一切就像一个死循环:它一定要开这样一个会,一定要有那6篇讲话材料,一定要花一个下午走完这一遍流程。

一定要花会场费,午餐费,材料费,一定要装订成册、人手一本,特别不经济。

但无论你怎么整,就是没有人听。

当然,虽然没人听,但是都拍手叫好、掌声热烈。

有意思。

尽管如此,你我都知道,这一切不会停滞。能控制在目前的形式规模上,已经谢天谢地了。

所以,我依旧坐在那里洗稿,以我最大的仁义~



我开始思考问题的所在。

6篇文章,意味着6个写手遭了殃(包括我自己)。

其实吧,既然是读这6篇稿子,把我们6个人聚起来相互交流下不就行了。

毕竟,把这场盛大推进会的衣物扒光后,除了6篇稿子还有啥?

至于我们6人,应该是唯一还比较关心别人稿子内容的人。

毕竟,下回,说不定还是我们6个人卷。

既然我们6人就足以推进工作了,开什么大会呢?何必呢?是吧。

那么,为啥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写的东西却没人要听呢?原因也不复杂。

主要就是这推进会没有灵魂。没有灵魂,就没人听。无论它的形式有多么华丽。

经我多年观察,真正能引起业内同僚赞叹的东西,必须是干货,必须是有大胆突破的东西。

首先,所谓干货,这个不仅需要大量人才物投入,领导也要背负巨大的压力和风险。这样的事,才做得出区别。

别人不是没想到,而是不敢做,或者调动不了那么大的资源去做。

所以,真正出一个亮点是非常困难的,“亮点纷呈”更是绝无可能。

其次,真正的干货,往往需要经年累月的持续落地才能看到成效。

就比如信息化智能化系统吧,是很好,即节省人力、效率也高、行事也规范。

但从打预算到立项到开发到验收到使用,再到出成果,除了大量经费投入外,没个两三年时间真的不够。

哪有今天发个文件、写个文章,明天就“工作成效显著,群众获得感较强”了?

更别提现在很多是、措施还没执行、还停留在构想阶段,就已经开始介绍经验:“这项措施将如何如何利及千秋了”。

颇有一种,一年就要把后十年的税全征了的感觉。

最后,就算这个干货十年磨一剑,确实值得在推进会上闪亮登场。那么你想想,这个经验介绍就根本不可能频繁的举行。

交流介绍后,最起码两三年内应该没啥可以再多说的了。

哪里想到,几个月后的推进会上、它们整出了一套“全新(虚假)的亮点”?

所以啊,工作推进会不是不能开,两三年开一次,相互介绍下足够了。


归根结底,工作是缓慢的,是需要时间运行、验证、调整、进化的。

而工作的时间规律,远远跟不上吹捧的需要。

领导连一个月都等不了,屁股哪里坐得了两三年。

以至于,每季度就恨不得搞一次经验交流的大盛会,又汇报展示,又交流讲话,恨不得组织部旁听、干部处列席,哪里还有的真正的干货呢?

所以,弄来弄去就是那一套,把芝麻大的常规工作吹成气球,各种废话套话使劲儿堆。

当把6篇稿子细细分析之后,发现里头,满篇皆是荒唐言,竟然没有几个字是真正有意义的。

所以,这样的会,也就不可能有人听了。

所以,我依然写着这样的文字,可谓仁至义尽了。



随后,我就此引申第二个话题:关于认真。

大家都知道“认真”二字,却没有深刻解读过。

有很多新人稀里糊涂得把认真奉为了人生信条,总是想着“做好每一件事”。

比如,有的朋友就直白的对我说,我从小到大就是这么认真,马马虎虎不是我的风格。

看到没有,他不仅立为座右铭,还不断的自我强化、自我暗示。

宏观上是没错,但用在这个地方,就要掉坑了。

我遇到过两种情况,一认真就要出事:

一种是本来大家干活干得好好的,突然某上级部门跳出来说要搞一场盛大评选,评出优秀、先进,十佳、百佳。

完了,每次一看到评比的文件,就知道大事又不妙了。

它要你总结近年来的突出成果;

它要你内容翔实,用数据说话;

它要你事迹感人肺腑,动人心魄。

它要你集中体现亮点实绩,既要高屋建瓴又要朴实有代表性。

它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要500字的事迹概述;

要1000字的主要案例;

要600字的主要推进情况;

要5000字的事迹汇报;

要800字得主要成效。

要1000字得亮点特色概括。

要准备台账,要汇总媒体报道,要准备多媒体汇报,要提交证明材料。

所以,它一认真,你就完了。

不光你完了,你们的整个系统都完了。

因为没人知道自己能不能评上,所以只能在材料里拼命相互内卷。

如果选不上,就是写手的事迹稿不出彩,这个锅就得写手来背。

所以,我一直祈祷这些部门能马虎点,最好整年整年不干事、在办公室里混日子,我愿意养着他们。

千万不要灵光乍现、一拍大腿,让所有人都陪着它完蛋。



第二种情况,是越认真、活儿越多,一发不可收拾,逐步走向覆灭。

认真没错儿,但认真的时候,你得抬头看看天。

特别是看看你所在的单位是什么情况,你的领导们又是什么情况。

你认真了,结果把其他老油子们给彻底养肥了。

一个四五人的科室只有一个新人在亡命干活,这种情况多了去了。

老张们逍遥的翘着二郎腿,琢磨着给领导送点什么好的茶叶。


等到你反复改稿挨批的时候,他们的茶叶却沁入了领导的心脾:

——老张虽然工作能力一般,但人贴心呐~

你的认真,造就了一整支甩锅躺倒的队伍,他们一边看着你犯傻,一边还给你挑刺。

多做必然多错嘛。

因为有你的认真在后面擦屁股,所以其他人其他事越来越烂,就等着你收尾。

而你一旦没替大家收住,你就是大罪人!

最后,当领导将晋升名额给了另一个不怎么干活的中年同事时,你终于遭到了最后的重击,心态崩盘还很难翻身。(毕竟你不干谁干?大家干么?)

所以卖力,你也得看人呐。如果领导是个听信谗言,毫无公平,只会欺软怕硬的小人。

那么认真,就只会成为你源源不断的、痛苦的源泉。

你强化自己认真的心理标签,就是给自己挖坟墓、给别人递刀子。

你只会将别人的工作不断的吸引到自己身上,再配合无脑领导顺水推舟的压任务。

终于,把自己干成了过劳、干成了怨妇、干成了抑郁。

最后得到的评价是:

“小李活儿是做了不少,但是工作方法还是不得要领,工作的心态也不是很好。

要担任职务的话还需要好好锻炼。。。”

认真,在我这里从来不是个褒义词。

聪明、有技术、讲策略、搞得定,甚至会捣浆糊、会讲话、懂关系、会看脸色,都远比认真有用的多。

醒醒吧,你早已不是在学校的书本里寻找唯一的答案了。

你早已不是一个人读自己的书,学自己的知识了。

你处在一个整体组织中,你的行为影响着所有人的行为,而领导风格品行却又是你无法撼动和改变的。

这就是工作,一个新的次元。



最后说一件事。

大家知道我是写稿子的。

写稿子的人,交稿之后,就要面对领导的评价。

领导说,你这次写得很差,我是不满意的。

这句话,表达了这么几个内涵:

首先,是肯定你、以前是写得很好的,我是满意的。

然后,先褒后贬,这次不行,写得什么东西、很差。

再然后,是表达一种态度,你敷衍我,你拿出这种质量,我是知道的、我是明白的。

虽然我没有大喊大叫,但不代表我没有态度,我很不爽。

最后,就是一种警告、一种警示。你很差,我告诉你了,你要注意、你要反省、你要回去肝。

相关阅读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乐意讨好领导了?

作为一个写稿人,无论心态多么强大,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心里总是拨凉拔凉的。

就好像我写公众号。后台留言如果都是“你写的什么破玩样儿”、“这什么垃圾还拿出来现”。

你什么心情?你敢说内心没点波澜?

所以,纵然如我,也不得不进行了反思。

我差在哪里?我的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作为一个老写手,我的稿子还会得到这样的评价?

一反省,我发现,其实这篇文章我很熟,前端时间就刚洗过。

而这次,恰恰我改动较少。那么问题就显而易见了

两周前就是这个提法,如今还是这个提法。——陈词滥调~

虽然这两周,工作并不可能有什么本质的变化。可写手的作用,就是变换提法,让这篇汇报稿看起来像是新的。

从这个角度讲,写手,不再是写手,是化妆师。

给整篇文章扑粉、画眼影、描眼线。文章虽然还是文章,但上次是粉底,这次是烟熏。

上次化了个时尚小清新,那么这次就来个浓妆大艳抹。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所谓“很差”,就是上次涂了个烈焰红唇,这次还是烈焰红唇。

没有让领导感受到耳目一新,于是就“很差”了。

不然,就很难解释同样一项工作,同一篇文章,同一个架构,同样拿去汇报。为什么上次很ok,这次却很差。

对吧。

那么,进一步反省,我为什么不能再多花点功夫,把它再化妆出另一种风格呢?

终于,我找到了原因,就是开头那八个字“苟延残喘、仁至义尽”

如果,是给那时尚女郎、或小家碧玉化妆,倒也有乐趣。

毕竟人家生的漂亮,再化个淡妆提升一下气质,连化妆师本人看了都美滋滋的。

可这东西呢?它表面光鲜,实则毫无新意;满口成效,实则千篇一律;洋洋洒洒,结果全是废话。

若说陈词滥调,不是我的文章陈词滥调,而是那东西实在已形同枯槁,状如死尸。

我哪还是什么写手、什么化妆师啊。

我就是一个入殓师,我把那面如死灰的汇报稿刨出来,一遍又一遍的改,努力给它涂上某种颜色。

然后,目送它进入焚炉,点上火,再烧上一遍。

(完)



当然,如果冒犯到了入殓师这个职业,我道歉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