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共享~纯属幻想

一直以来,政务各部门之间有一个很大的老掉牙问题,就是信息从来不共享。

你请他来开会是可以的,你到他那儿去调研也是可以的,甚至你拉他会签文件也是可以的。

但你休想从他那里共享信息,想也不要想。

关于信息共享,这里面的逻辑是很奇妙的,且听我娓娓道来。



首先,当你提出要共享某部门信息这个idea的时候,对方会迅速进入“战备状态”,抗拒的基因忽然就觉醒了。

它骨子里是不想把信息给你的。原因稍后再说。

但是,在现行政务工作环境下,又不方便直接拒绝。这不符合新时代的行政要求,对吧。

怎么办呢?捣糨糊呗

要知道,所谓“部门”,其实是一个抽象组织,当你真的需要具体共享信息的时候,你还是先得找到某个人对吧。

比如,你找到熟悉的某部门某个人,商量能不能共享你们单位的信息。


假如对方颇有经验的话,会非常警觉地说这个我说不清楚,你要么问问办公室或者其他人。(这么说倒和人品及私人关系无关,毕竟这是件公事)

于是,你辗转找到对方办公室、信息部门或其他人,但问题在于你跟他们更不熟,人家不理你,或稍微敷衍你两句、让你再找其他人什么的,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业务科室的,让你找办公室问问;办公室的,让你找信息部门问问;信息部门的,还让你先找业务科室。

于是,兜了一圈,没结果。

有人问,那就不找具体的人了,直接发函给对方单位行不行?反正公对公嘛~

也不是不行。但要知道,一个独立的委办局,每天都可能会收到大量的文件信函,其中很多还是下行文。(就是上级单位下达任务的信函)

而一个来自平行单位的函,假如没有事先的特别关照,那人家就算不给你办理也是没有关系的。

毕竟人家也有的说的:大家工作都这么忙,突然发个函怎么办理啊,不是不愿意信息共享,但这事情需要提前商量、需要提前对接,你不能直接发个函啊就伸手啊,对不对?

有道理吗?话总是被别人说得去了。

不过,转念一想,之前不是已经去联系过了么?是你们的人推来推去啊。那还能怎么办呢?

不过,别人也有的说的:我跟你又不熟,你忽然个人找我说共享信息,我能说什么,是没法儿说呀。


总之,你以个人身份找他,他就可以说我不清楚,和你打太极;你若以官方身份找到单位(发函),单位就当没看见,事后反咬一口说你怎么不事先找我的人沟通一下呢?

——无解吧,就是这么玩儿的。(各部门心理都有数呢)

当然,不管怎么说,经过各种联络、发函、再联络,最后,总还是能进入承办程序的。毕竟都是“兄弟”部门,“情谊”终归是有的。指不定自己哪天也得找人办事对吧~


第二回合的较量开始了。

需求方说,我想要的是你们的服务对象人员库;提供方说,这个人员库具体是什么,能不能说详细点,比如具体字段、格式?

——总不能因为你这一句话,就把我的整个信息中心都搬给你吧?

说得也有道理。但问题是,需求方不是提供方单位的人,他怎么说得出提供方人员库的具体字段格式呢?

这就是需求方限入困境的地方。还是得通过各种公的私的方法,来寻求对接、尽可能事先掌握对方的信息字段、格式和数据内涵。

不然,就会轻而易举被对方给打回来。

等到,终于把对方的底细摸清楚的时候,第三回合较量开始了双方究竟以什么方式、什么频次、来进行共享。

你想一周一次,他说一季度一次;

你想自动下载,他说只能手工导入;


你想要所有历史数据,他说先给你今年的;

你想走政务内网,他说带宽不够;

你说干脆刻张光盘吧,他说你带个保密优盘来拷。

反正,没那么容易。这里面的每个细节都可以和你磨老半天。还要跟你签保密协议,承诺书等等。

当然,需求方为了拿到数据,全忍了。这下总可以顺利拿到数据了吧?也未必。

因为信息共享并不是一锤子买卖,只给一次全量数据是不行的,增量数据往往需要长久的交互才行。

果然,事在人为,对方给过一两次数据后,就再也没了反应,不再更新数据了。

需求方很疑惑,又通过熟人、辗转前去联系了解情况。


原来,对方的信息人员最近生病了;原来,是交换服务器故障了;原来,是最近太忙了,您别急、等一等啊~

就这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拖着,需求方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始终只能拿到零碎的、不连贯的、或者缺失的数据,也实在没有精力去不断地催促对方。这事儿也就这么黄了。



信息不共享的问题,会体现在我们工作的方方面面。

比如,为啥基层经常要反复填表呢?就是因为上面从来不共享啊。

不光是A部门和B部门之间不共享,A部门内部的办公室和业务科室也不共享,哪怕就是同一业务科室里的老张和大董,相互信息也不共享。

比如,我明明已经在某人员信息软件里将所有人员的信息都录入了,但上级部门还是时不时的下发各种统计报表,一会儿横着填、一会儿竖着填,翻来覆去就这两个字段,变换着名字和口径填。

明明他们只要从系统后台想办法导出就行了,却还是习惯性得让你填报表。

仿佛只有从你的报表里,他们才能找到工作的灵感和快感。那既然如此,他们开发软件做什么呢?

又比如,A部门刚问你要完数据、B部门又来了,然后A部门给你装了个系统要你填,而B部门也给你装个系统填。

于是,你只能被迫录入两遍,因为这两个部门之间从来不做信息共享:——咋们两个部门是平级的,谁让一步?谁进一步呢?算了吧,还是填两遍吧。

实际上,写到这里,我倒不是要责怪这些部门,因为他们的工作模式和考核方式决定了他们的行为模式。

就好像张军长为啥不去救李军长呢?因为无论张军长还是李军长,骨子里都是私兵,手里的兵就是自己的金钱、权力和地位。

这样还怎么相互合作,共同作战呢?

同理,两个平级部门之间,双方都只有自己的利益,大家都只专注于自己的政绩和亮点,双方的领导本质上还是职务竞争关系,哪管其他部门的死活呢。

把数据共享给了别人,别人是方便了,可我却多了一件事。难道,让对方拿着我的数据去创新政绩?而我却只能像个老黄牛一样、变成基础数据收集工?


做梦吧~



是的,信息共享确实还存在一个潜在的问题:就是你做好人、很可能最后会害了你自己。

举个例子,A部门在工作中建了个系统收集了某方面的经济数据,本来是专门拿来做宏观形势分析业务的。

这时候,B部门知道了,想要共享这部分数据,正好用来发放特定对象补贴。

你说A部门是该给还是不给呢?

假如A不给,B部门就会说,你看,信息不共享,导致数据重复收集、资源利用效率低下,是弊病、是积习、是官僚主义。

但假如A给了,那么B部门的这项工作,事实上就会以A部门为基础,并躺平在了A的身上——反正基础数据全是你收集的。


大家知道,有时候,发钱并不难,难得是基础信息调查和收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A变成了冤大头被人白嫖了一波。

而且,将来万一因为数据质量问题而造成补贴发放错误,A部门很可能要一起背锅。

这下,事情的逻辑就变成,本来和我毫无相关的补贴工作,现在把我变成了连带责任人。

补贴发得好,那是别人的业务和政绩;发出问题了,责任有我的一份(甚至遇上不地道的,还把责任推过来),这种事谁愿意干呢?

所以,信息共享的背后,往往不是信息问题,而是个行政问题、权责问题。

当然,A也可以以数据质量不高为由拒绝,毕竟A的数据本来就是用于宏观分析,本身并不追求数据精度。但是,要承认自己的数据质量差,并以此为理由拒绝,总是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

真说出去,很可能会落下话柄。别人会说,数据质量差,你应该想着怎么提高数据质量才对,而不是把头埋起来、不与别人合作,这是错上加错!

这下,话又都被需求方说了去了。

所以,提供方的最佳策略还真的就是捣浆糊~

毕竟,提出数据需求的是你,只要不撕破脸,表面配合暗地里跟你磨、磨到你失去兴致、索然无味,也就过关了。



这些问题不解决,指望平级部门间自行合作超权限范围的问题,始终是上级部门“懒惰的奢望”。

如果光靠协调就可以处理问题的话,那还要上下级干什么呢?

如果张军长和李军长之间能靠一句“兄弟”就能够合作无间,那这个仗倒是好打了。

信息共享的需求,恰恰应该抛却合作理念,形成机制性的模式和规定。或者统一向上级部门提出,再由上级部门纳入统筹考虑,最后由上级部门出面组织、协调落实。

当然,对于信息提供方的责任、绩效等问题界定仍需研究明确,以免除后患。

实际上,在很多地区,大数据中心等部门已经承担起这方面的工作,其理念是值得肯定的。

当然,一个大数据中心的职权能否担当得起这个“上级”的重任,恐怕还要打个问号。

同时,除了信息共享以外,还有太多的工作处于这种“薛定谔”的状态,依托着所谓的部门主观能动性,来灵活地推进。也许,世界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额外提一句,在八项规定前,其实很多这样的工作都是在酒桌上、推杯斟盏中解决的,这当然是一种正常工作关系的扭曲,严重增加了工作的负担。

那么,在没有人情、或者是正常人情下,如何建立部门间工作机制,恐怕是个难啃的话题吧。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文字材料狗最强心声!“大国工匠”是怎样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