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哪些厉害的领导?

今天来讲四个小故事吧,说说一个在我心里排第一的领导~

最早,他在地级市组织部当副部长(正处级),后来平调我们这儿当局长来了。

大家知道,我在一个窗口小单位,是这个大局众多下辖单位中、不起眼的一个。

因此,我们和局长并没什么更多的交集,我最多只能在全局大会上远远的看到他,在那里、极具煽动性的讲着话。(语言能力爆表)

后来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省里的上级对口部门找到我们单位,希望在我们窗口做一个项目。

我们头儿心花怒放(有政绩),找局长汇报。

局长说好的,你们去做。

后来,这个项目做的还不错。

局长脑瓜子一转,把分管副市长和省厅对口领导都请来了,让我们单位全力发动,轰轰烈烈的搞了一波邀功式宣传。

上至分管副市长和省厅领导,下至局长和我们头儿,人人脸上泛着红光。

当然,这种活动你懂的,下面能累的吐血。可能,我的办会接待基本功就是在那时候锻炼出来的吧。


事后,上级对口部门又来联系,说想再做一个。

这就有点微妙了。

不得不说一句,这种项目,看着很有政绩,实际却“遗害”无穷。

因为它不是暂时性的,而是会永久的增加窗口的工作量。

换句话说,刚接手的时候,社会效应很好。实则一旦黏上,未来甩也甩不掉。

等到热度一过,这种项目就成为了烫手山芋。在编制和经费越来越紧张的今天,可不就等于是“遗害无穷”么?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好奇。既然如此,省厅为什么要做?我们头儿为什么要接?

道理也不复杂。

首先,省厅可不在乎工作量的问题,它只管提出需求、找人承接就行了,反正具体不用它自己经办。

项目启动的时候,大家一起剪彩、风光无限,但事后,省厅一拍屁股就不管了,而你却得把这个项目永远做下去。

而我们头儿接这种项目,当然也是会有很多小九九的。

第一,作为小单位的一把手,这是难得造一波大声势的机会。为官的,绕不开这条路的。

第二,我们头儿曾经得罪过上级对口部门的领导,想要做些弥补,修复些关系。

第三,尽管项目确实会增加工作量,但毕竟谁也不是先知,将来会发展成啥样谁也说不清楚。

最终,我们头儿把第二个项目也接了下来。


说来省厅也挺过分的,他们又拿来了第三个项目,问你们可不可以再接一个。

并且说,这肯定是最后一个了。

我们的头儿无比犹豫。

从好处讲,接了,我们头儿算是彻底把省厅的马屁拍好了,毕竟接了那么多项目,为省厅解决了大问题。

同时,我们也变成全省承接该类项目的no. 1,可以长久的以第一自居。

坏处么,工作量越来越大。

不过,我们头儿的内心天平是倾向于承接的,毕竟也是最后一次了。

这即是其所处位置的局限性,也是一定程度上被荣誉冲昏了头脑。

当然,我们头儿又去向大局长汇报了。

局长略有所思,然后说,我觉得你们不能再接了。

据说,局长并无什么特别的语气,但结论却不容置疑。

我们头儿一下子明白过来,没有任何反驳,赶紧去向省厅打招呼,表示我们局长不想接第三个了,深感歉意。

省厅的领导也是人精,只说了四个字:听明白了!

故事就此结束,并不复杂。

一句轻轻的话,似扭转乾坤。

今天,无论是局长、我们头儿、还有我,我们都已不在原系统了。

而当初的决策,却仍在发挥着它的效应。

这么多年过去了,单位里所有的员工,都在叨念着,还好当年没有接第三个项目,不然我们今天更要忙死了。

对此,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大局长,虽然是一局之长,可他和我们单位关系很大吗?

不见得,全系统的下属单位有好几个,而且我们单位级别低、人数少、很不起眼。

其次,我刚才分析了我们头儿承接项目的一些背后原因。我是知道,大局长知道吗?

不一定清楚。

但是,作为一个局的最高决策者,他似乎总是巧妙的把握着一些底线,敏锐的嗅到一些气息,掌握着难以言喻的平衡。

很多东西,他感觉的出来。

关键时刻,只有他极为清醒的说不。


后来,他升职了,到四套班子里任了个副职(副厅级)。

新到任,他发现这个单位的作风非常浮夸。

上至领导下至科长,开口闭口就是要团结在市委书记身边,市委书记如何英明,市委领导如何神武。

本来好好的一个工作会议,硬是开成了一个吹捧大会。

从贯彻落实市委书记要求开始,到紧跟市委书记步伐结束。

我知道很多人都反感这些,但这些是有风气的,全场从上到下都这么说,你不说,你是对市委书记有意见?

况且,虽然内容空洞无物,但人家又没说错,团结在市委书记身边不对?贯彻落实市委书记要求不对?

体制内的症结往往也就在这里。

当然,如果他是一把手,他可以提出改进作风,要求大家聚焦具体工作。

可惜他也不过是个副职,排位也不靠前。

正因为如此,我佩服他敢言敢说的气魄。

他在大会上说:

“很多同志的发言三句话不离市委,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但是,我告诉大家,近五年来,我们换了四任市委书记,平均一年多一任。

我们当然要贯彻市委领导的要求,但你要清楚你究竟是给谁干,你不是给某个个人干,你是给党干,为党的事业干。

如果你张口闭口市委书记,那么我不清楚你应该追随哪一任市委书记,你工作的准心究竟在哪里?

只有立足于为党干,你才能一以贯之,聚焦于你的工作,而不是说来说去言之无物。”

——这样的语句,我在网上匿名说,和他在大会公开说,风险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他魄力非凡、与众不同。

当然,肯定会有朋友觉得这很无脑。

其实,作为副厅级领导,我相信,他是有备而来,说这个话,杀一杀那股浮夸之风,也给自己立威。

同时,他也应该充分估计过自己的处境——在四套班子里的边缘副厅,反正别人也动不了他,可言可说的空间就比较大了。


第三个,是他曾和我聊起的故事(我之前写过一次)。

那时,他在地级市当政府办主任。

他说市长赴宴一般都会带上他,上了酒桌,开始发名片。

一般人吧,收了名片寒暄一阵就完了。

你猜他在干什么?

他在强记这个人的座位,长相,姓名和职务!!

用短短的时间,把人的相关信息都对上。入座后还要时不时再复习一下。

酒席散后,在车上,已经喝高的市长开始问他,谁谁谁边上那个是谁啊?

他对答如流,是某省厅的X局长等等。

原来,记人识人不光是先天的,还有后天的这种做法!

他告诉我,自己不得不强记,不然市长会觉得你这家伙就是来混饭吃的,一点都不上心。

有点意思。


最后,他是一个逆水领导。

逆水领导,就是做事,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和原则,而不仅仅是看客观条件,遇到困难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客服。

与之相对,就是顺水领导,等到一切条件都具备了才做,不然就踟蹰不前。

在用人上也是如此,他看中谁,觉得谁可以用在哪里。

他就会调动一切资源提拔那个人,可以跨单位安排,为了一个员工动足脑筋,甚至可以到组织部要职数。

所以,他能把全局的干部队伍调动起来,谁想上、谁做事。

在他之后,我再没遇见这样的领导,大多都是顺水领导:

——这位同志很优秀,可是目前单位没有职数了,再等等吧。

越是这样,越让人对他印象深刻。

若干年后,物是人非,却仍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干了这杯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