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说话能不能直接?究竟该怎么说话?

正好借题聊聊体制内该怎么说话的问题。


首先,我们讨论这个话题的目的是什么?

是趋利避害、实现利益最大化。所以,一切都要围绕着这个逻辑来开展。

那么,为什么“说话”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利益最大化呢?

因为吹牛不上税啊,本质上,你说话不要钱,说话消耗的卡路里和资源极少,本身都没有任何损失。有研究表明,动一个小时嘴皮子消耗的动能还比不上挥一次拳头。

同时,语言的内容只要不兑现,说什么都不亏,没有任何损失。

举个例子,说“我爱你”。这既不代表我爱你,也不代表我不爱你,甚至有可能我根本和你不熟,只是为了说而说。

这就是语言的羸弱性,一文不值、毫无意义。

但是,语言恰恰又是那么的动人,只要你恰当、真挚、有技巧地说出来,就会产生无与伦比的正面渲染效果。

就好像你明知游戏设计了一套虚拟机制让你来消磨时光,你明知道NPC说“哇,你变得好强啊”只是程序设计,可你还是爱听~

于是,尽管对方未必相信你说得是真的,但无论如何,有人说爱她,总是另她心动的。哪怕不心动,骨子里也是不抗拒的。甚至多说几次,假戏也就真做了。

这就是人性。

拍领导马屁也就是这样的,你动不动就说“领导你真不愧是领导,真是厉害”,“领导你是为我考虑的,我心里清楚、很感激”,“在领导你手下工作真是幸运”等等。就算领导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他也受用。

换句话说,由于说话没有成本,因此只要你不断地说好话,理论上永远是不亏的、且一定会为自己挣得利益,不管多少。

所以,拍马奉承的小人,遇到正直的领导,即使被识破伎俩,却并不会遭到什么惩罚,毕竟,马屁无罪啊~

这就是语言的获利性。

所以,你会发现,无论在什么单位,多说好话、奉承拍马、商业互吹、你好我好,一定是主流。

原理就在这儿,大家都在用“零成本”的语言,来为自己摄取最大的利益。


好,既然这个“普世”道理大家都懂,也并不复杂,那为什么很多人还是做不到言语讨好?还是觉得自己不会说话呢?

这就和我们接受的教育有关了。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讲究气节、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民族。

你从小到大,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中,七年本研,无不在教你要做一个实实在在、堂堂正正的人,不说违心的话,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这些东西,小时候从不注意,长大后才发现竟是刻在骨子里的。

所以,进了职场后,看到老油条们吹捧起来毫无底线的时候,你懵逼了、完全没法儿适应。想到自己要同流合污的时候,就倍感扎心。

也就是说,我前面提出的“零成本”语言利益最大化理论,恰恰和我们二十年寒窗苦读的人文教育之间发生了冲突。

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

事实上,工作多年,我多少养成了一些说好话的职业习惯。但本质上,我并不喜欢吹捧别人,真正欣赏的人和事,我都会把他们写下来,那是内心深处的认可。

但话又说回来,终究,学业生涯一去不复返了。今天,我们身处职场,而我,只能以一个成年人的职场逻辑来讨论这个问题,有些残酷、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随后,秉承上一个逻辑,即使你不习惯于用言语来趋利,那至少也要学会避害。

这就涉及到,体制内说话能不能直接的问题了。

为啥说话不能直接、一定要拐弯抹角呢?

这和体制内的工作机制有关。因为体制,它并不是一种依靠业绩、金钱来维系的“强关系”。而是类似于搭台唱戏、相互捧场的“软关系”。

大家虽然很忙碌的在这个舞台上卖力的唱戏,但你仔细想想,这里面有多少是刚需?每周开了那么多会。表彰大会不开有关系吗?特色汇报会不开有关系吗?民主生活会不开有关系吗?写了那么多材料,创新工作汇报不写有关系吗?领导责任制报告不写有关系吗?模范党支部创建材料不写有关系吗?

不唱戏、不看戏,其实一点事儿也没有。所谓搭台唱戏,自娱自乐居多。但,这却是你我的主营业务

但恰恰是这样的“主营业务”,一旦开唱了,就必须有人支持、有人拍手叫好才行。

于是,给你面子的,为你鼓掌;不给你面子的,拆了你的台,让你戏唱不下去。你可能会变得非常难堪,而别人一点损失也没有。

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内耗局面,将彼此的“政绩”发挥出来,人们就不得不尽可能地融入这“你好我好”的戏剧氛围之中。

事可以做得不务实,但场面上一定要过得去,该给的面子都要给足。

当领导让你写亮点汇报稿的时候,他真的关心这项工作开展的细节如何吗?不,他要的是你竭尽所能,用最华美的文字把工作捧高,为单位争光添彩而已。

同理,当别人和你交流、对话的时候,真的在乎你实际做什么吗?不,就是看你的回应是不是给足对方面子和空间。

这时候,人们就显得“很脆弱”了,既玩儿不起、也说不起。比如,领导,你不能吼他、不能酸他、不能言语上刺激他,只能捧在手心里,毕恭毕敬、低头哈腰的。就好像写特色稿、你只能写“群众好评”,不能写问题很多。

于是,说话的逻辑就越来越清晰了:

不准备答应的事,说“没事儿,你的想法很棒,我也积极配合,努力努力看看”;

发现问题的时候,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可以再进一步加强某个方面,树立标杆”;

被(非恶意)斥责的时候,说“你讲得真有道理,以后也请继续指导”;

你的言语,就像那特色汇报稿一样,永远是正向的、表扬的、对问题回避的、和氛围融为一体的。尽管这违背了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却适应了这体制职场。

孰是孰非,自行论断吧。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怎么看待体制内的“小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