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被领导侮辱骂很脏的话怎么办?

这个问题就非常有意思了。(逻辑线非常有意思~)


我对体制内的分析很多,体制内的整个生态大家应该有所了解,我就不详解了。(不了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关于升职和公务员终身制的文章:延伸阅读——取消公务员终身制的结果是什么?

以此为基础,解构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斗而不破,是体制内的生态规矩。

注意我说的不是规则而是规矩,从我们的文化理念来说,规则是可以不遵守的,但不讲规矩却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

想想一些纪检部门的通报吧。不讲规矩的人,大家就再也不和你玩儿了。

这个规矩,甚至可以超越一般的爱恨情仇、人伦常理。

作为一名官员,你可以把对方的位子撸掉(级别还在),可以把对方挤走调走,也可以找业务上的漏洞攻击对方、指责对方。

但是,表面上的武德还得讲,谁都不能破功!

——就好比张书记绝对不能在食堂里扇翟秘书长的耳光。

扇了,就是彻底坏了规矩,就是置中庸的仕官之道于不顾。

那么,整个体制内的人都会群情激愤起来。

所以,育良书记和达康书记身边暗流涌动,不断有官员被抓、出事,两人一见面就阴阳怪气、明里暗里的,但依旧维持斗而不破,就是基本素质。

相反,类似于国外议会上大打出手这种事,在当地可能习以为常(你不练几下拳,选民都觉得白给你投票了)

但在我们这儿,确是件极其丢脸的事情。

看看,把工作搞成这个样子,那还搞个屁啊,整个班子都给我端了,谁都不要再混下去了。

这个精髓要义,一定深刻领悟。


肯定有人会奇怪,为什么我们的体制内,会是这样呢?

一是因为,从百年的血泪历程中,我们总结出,中国人一旦内斗起来,那是要翻天覆地、一发而不可收拾的。

只要大家都不撕破最后一张皮,那一切都还可以挽救一下。

二是因为,由于长期的技术缺失,我们只有依靠潜移默化的所谓道统,才能维持住整个系统的运转。

于是,我们在体制内发明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工具,给了干部民主生活会的场合,给了领导听取意见建议的众多机会。

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拿到正规场合上来说吧。

三是因为,体制内的“职、级”是如此的坚定,局长动不了分管局长,分管局长动不了科长。

哪怕局长想换科长,也要听党委书记的意见,也要获得分管局长的支持。

看看权力很大,其实权力也得靠势。

顺势而为,则一呼百应;逆势而行,则举步维艰。

体制的设计,就是就是绝对不容许你们随心所欲的公斗和私斗啊。


说到这份上,我要表达的意思也差不多到位了。

辱骂很脏的话,说明这个领导已经破功了。

那就不光是一个撕破脸的问题,更是坏了体制的根本。


自己含着脏字儿亲自下场,只能说明三个问题:

第一,这位领导的素质实在是不咋的。

大家都端着一样的饭碗,吃着一样的饭。

敬你一声领导,那是一种职业素养、那是给你面子。

可你偏自己先不要脸,那今后不给你脸,你又能怎得?

泄私愤,说明这位领导已经完全控几不住寄几,必须要用私愤来缓解个人情绪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低素质的表现了。


其次,说明这领导的管理水平一塌糊涂。

领导就好比战场上的指挥官。

给你指挥千军万马,不是叫你自己拿把榔头冲上去。

怎么牢牢的掌握住身边的人,看懂人心,鼓舞、拉拢、分化,让他们为你所用,成为指哪儿打哪儿的枪炮。

才是领导的艺术。

下属让自己不爽了,自有一百种办法来对付他。

我曾说过,理论上下属永远也斗不过领导,因为领导人多枪多会来事儿。

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你有本事,就把这个下属换掉;你有本事,就拉拢其他下属攻击之;你有本事,根本就不用自己出面。

高明的领导骂人不带脏字儿、整人不动声色。

搞到亲自下场、鸡飞狗跳,那就太丢人了。

所以,张书记要敲打翟秘书长,还得懂得先从团结分化作起,取得省一级的支持,把翟秘书长逼到墙角,哭地求饶表忠心才是水平。

退一万步,即使要打耳光也不一定能自己动手,让其他下属去打,轮流打、花式打、吊起来打。

打完后,可以召开座谈会,分析一下翟秘书长为什么会被这么多人打?这么搞,才能取得胜利。


再次,体制内朋友要多多的,敌人要少少的。当领导也不例外。

你看,越大的领导干部,平时越微笑着脸,教导底下:要提高政治站位,要提高认识水平,要懂大局、识大体。

他干嘛要说这些?

这就是体制内的“功架”,领导就要有领导的样子,领导就说领导该说的话。

不光他自己这样,他还希望你也要这样,再苦再累再不爽,也不要当面反驳。

“请你提高认识,给领导我一点面子。”

做到这一点,上下属之间就惺惺相惜了,他是你坚强的领导,你是他成熟的下属。

仔细想想,其实最不希望撕破脸的恰恰是领导,因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一旦一个单位有了一个撕破脸的员工,那真是遗害无穷。

我记得我们以前单位,就有那么几个彻底“觉悟”的老同志。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领导。

领导说什么都要顶,反对起来头头是道,逼急了敢骂敢吼敢发脾气。

这种人多来几个领导真是哭死了。

你能不给他发工资吗?你能派人揍他一顿吗?你能开除他吗?你管那么多业务,有空去天天和他对骂吗?

他“带坏”了别的员工怎么办?他天天给上级机关写信怎么办?他天天那个小本本记啊记,随时准备举报你怎么办?

你经得住他天天破事鸟事就给你往上级领导、纪委监察、报刊媒体那里折腾吗吗?

所有的用人、用钱、做事都在他的“监视”之下,真是有苦说不出。

各种生活会、组织会、调研会都要避开他,不然给上级什么形象?你连几个下属都搞不定?


最后,想明白一个问题,科长为什么要听副局长的?因为副局长级别高、权力大、工资高?

当然不是,只是因为正常情况下,身在体制内,大家要遵循规矩,给领导面子,听领导的话。

(实际上,老资格、顶着干的科长还少吗?)但是,面子上一定要挂的住,要请副局长最后发言,要捧副局长高瞻远瞩,要说我们一定跟着副局长的要求做好今年的工作。

几千年来,我们的仕官系统,就是遵循这样一套相同的价值体系标准,来运作和管理国家。

毕竟,我们不是邦联制国家,而是高度中央集权,皇权下县,这就是我们的管理密码。

在今天,这一切更加扁平化,我们可以直接看到中央的文件,以及一层层转发却又内容一致的文件。

我们的价值准则高度一致。

从上到下,谁给了我们工资,我们又是给谁干,一目了然。

你争我斗,不涨一分钱的工资,实属没有必要。

只要不破功,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上一天班不是一天班呢?

领导说一句“你辛苦了”,我回一句“领导您才辛苦了”。意思到了就行了。

安安心心退休上岸吧~


但是,今天,如果有人胆敢把这个功给破了,那就是把这套心照不宣的价值体系给破了。

我给你套上西装装扮成大人模样,可你偏要露出背心显出杀马特本色?

我们共同支撑起你风骚儒雅的领导形象,可你偏要撕去一切伪装,露出一张不可理喻的嘴脸?

那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了。后面掀桌子也就怪不得我了。

记住,领导最可怕的时候,就是眉头紧锁、默不作声的时候。

一旦骂到大厅广众,叉腰指使,就和泼妇骂街没啥两样了。

这下,主动权就交到了员工手上了。

首先,你可以用比他更大的分贝、更刺激的词汇狠狠地怼回去。

让他知道,你不过是个小领导,哥才是你大爷~

毕竟,和别人吵架无利可图,和领导吵架确是带薪吵架。

拿出你的文学功底,反正他不敢扇你耳光,如果删了,那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彻底完了。

(如果来得及的话,我还建议亲记得赶紧偷偷录音,今后保准让他欲仙欲死)

其次,如果你自恃是个文化人,不屑于犬类对吠。

那你也可以像翟秘书长一样鸣金收兵,默不作声的回家写出一篇2万字的政治生态论文,从媒体到纪检群发。

最后,你还可以事无巨细的天天给他举报,举报上下班打卡、举报单位活动、举报干部提拔、举报任人唯亲、举报打压异己、举报奖金发放、举报作风腐化。

举报两个维护、举报一岗双责、举报四则协同。。。

对不起领导,总有一款适合您。玩阴的,我们比您更在行。


当然,事后,最终是否需要与领导和解,得看领导的态度,得看他有没有为你准备台阶。

得看他有没有洗心革面、放下尊严、重回体制正轨的表现。

如果有,那么原谅他当然也是一个选项。

况且有过这么一回之后,你也积累了充分的斗争经验,今后谁再敢置党和国家的形象不顾肆意发泄,记得好好教他做人~

(最后声明,本文并不鼓励员工对抗领导,只是提醒领导要注意领导干部素质。也有朋友提到乡镇一级骂人如吃饭、司空见惯,那我也只能说难为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职场巨婴——“坦白从宽!抗拒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