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的潜在道理两则~

既然是潜在道理,就会有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慢慢说吧。

一,

大家知道我是写材料的。

材料写多了,我发现了这么个现象:

就是,当我很认真的打磨一篇文章,比如码了两个通宵,禅精竭虑把文章绘就出来的时候。

领导也许会觉得文章还不错,但他并不能发现我有多认真。

事实是,假如我自己不说,没有人能够想到、我为此花费了两个晚上,我是多么的投入。

反之,如果我只用了半小时,就连拼带凑,把内容堆出来的话。

领导立马就会觉得文章有问题,发现了我的不认真。

好,现在我可以初步总结就是:

你耗费心血写,领导体会不到;

你马马虎虎写,领导感觉到了。

是不是有一种两头不落好、怎么搞都得不偿失的感觉?

这就是写材料的悲哀。

它不像普通的业务工作,能够相对明显的感知业务量,或能够通过一些指标评价其质量。

你用三个小时写出一篇文章和你用三天写出一篇,领导可能都会说写得不错。

但他很难分辨哪篇是三个小时写的,哪篇是三天写的。

你溢出的那部分投入可以说是白费的。

有人说,我不在乎领导肯定还是否定,我就是自己认真锻炼自己,提高写作能力,不行吗?

当然是行的。(这是另一个很大的话题,这里我不展开了)

我只岔开一句,依我对体制内写材料的了解,一般都脱离社会和业务现实,包括但不限于单位整改材料、迎检汇报材料、民主生活会材料,以及所谓特色亮点、党建品牌材料等。

除了仅仅能提高写这类材料的能力外,根本提高不了任何的现实写作能力。

语言用词能变优美吗?不能。

逻辑思维能变强吗?微乎其微。

会写新闻报道、一针见血了吗?不会。

会写小说、脑洞大开或情感细腻了吗?也不会。

就算是在知乎瞎扯淡、抖机灵的能力也毫无提升。

所以这种能力,也就只能用在“三个强化四个着力”这种套路上,绝对是一文不值。

那么,到了这里,我们就可以推导出第一个结论了。

——写材料是有个上限临界点的,在临界点的投入,会使你的文章取得投入和产出的最大化价值。

任何超越临界点之上的努力,基本上不会再起作用,都是废柴。

再解释清楚点就是,假如你能写好某篇文章的最低时间投入是三小时(具体时间靠自己摸索),那么你就写三小时。

你就算雄心壮志写上三天三夜,也额外得不到什么效果了。

相反,多投入还有坏处。

由于你投入了三天三夜、以至于对自己的文章期望过高。结果领导无动于衷,还觉得你没写好,于是你就崩了。

看到没有,是你自己偏偏要咬牙切齿、文字攻坚,结果造成得失不符,心态彻底失衡。

这个锅其实领导不背啊。

很多人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不是不认真,恰恰是太认真了。

假如,你只是用下午写了三个小时,相信对一切批评都更可以接受了。

当然,还有人会说,可是我写了三个小时的文章也被领导批的一无是处,要我更加用心投入,怎么办?

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主要问题并不是投入时间的多少。

而是以你目前的能力经验水平,也就到此为止了,你再憋也憋不出来。

领导说你没用心,那是因为领导找不到其他理由了。

他这么说,是想把能力问题转化为态度问题,才能激发你继续为这些材料拼命的动力。

毕竟,虽然这些材料对现实没有意义,对领导确是很有意义的。


以上讲了一个上限的问题,接着讲下限问题。

下限就是,你用半小时写了一篇文章被领导看出来了。那么,是不是必须得花三小时认真对待呢?

也不是。

我举得三小时的例子,是指你投入时间的溢出上限,但也不是说你一定要写到三小时。

在这些无用的材料上,三小时投入也太多了。

我们要尽可能扣扣索索,越少投入越好。

这下,我就思考了,虽然我用半小时拼凑文章,确实是不太地道,但领导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后来我知道了,也不是说文章一定有多差(毕竟拼凑的东西有原文,这些原文当初别人也是认真写得对吧),而是领导通过三个蛛丝马迹发现了我的拼凑。

第一,逻辑性错误太多。

因果之间是断的,内容之间是跳跃的,该提的没提,不该提的写了一大堆。

这些结构性问题,是我们用时过短、没有细品而造成的。

第二,错字别字太多。

这个最好理解,明显的错字别字一多,领导就非常肯定你没花时间。

因为一篇文章在反复纠结、反复摩擦的过程中,错字会被不断修正。

只有一篇“一下子”写出来的文章,才会有大量所谓“低级”错误。

第三,是抄写痕迹明显,老旧内容过多。

领导见材料见得多了,提法、套路、固定搭配、约定说法他都熟。

如果你的拼凑文原封不动地把这些内容堆上去。

领导一看,特么都是熟面孔,你小子给我乱凑是吧?

这就太明显了。

综上,教大家一个方法,只要在半小时的基础以上,再花十分钟,有针对性地干三件事就行:

第一,“顺逻辑”

因果关系、总分关系、由浅入深、点面兼顾、先A后B等等。

好好对自己的文章结构、顺序品味一番。

逻辑怎么来的?就是靠一次次的顺、锻炼出来的。

如果说写材料是浪费时间的话,那顺逻辑算是其中唯一还有点用的东西了。

逻辑强了之后,看到没逻辑的东西会觉得非常别扭。这也就是为啥你自己写觉得挺好,领导一读怎么都不爽的原因。

第二,查错字。

我简单说吧,要学会断点查错。

人的大脑是会脑补的,明明是错的,为了让你自己阅读畅流,会帮你补完的。

比如,前一行我写了个“畅流”,多少人看出来了?

所以,要学会断点阅读,一字一字得读,切断大脑的脑补系统。

文章没有错别字,会显著提高别人的印象,感觉你挺认真的。

第三,把惯用套路打乱。

在保证逻辑的情况下,要把拼凑文的语句顺序给颠倒了;

把一些老套说法给换了,适当加入一些当下的原创提法;

最后再整一些领导最近感兴趣的、口述过的、强调过的内容。

说穿了就是洗稿。你看那么多野生账号老是洗别人的稿(可恶),就是用了你的语义,但不用你的文字。

你可以学习,快速洗稿。通过洗稿,伪造你用心的态度。

而态度,比写作更重要(下面会详解)。

以上,这10分钟的成效,将使你的文章呈现一个质的飞跃,最大限度的包装成一篇动过脑筋、呕心沥血的文章。

不说三天三夜,至少也像写了一下午,对吧。


好,最后,让我为第一个论点收个尾吧。

写材料这个事,本身就是形式主义,形式大于内容。

不信,让上帝规定你们单位一个月不许写一篇材料(特指前面提的民主生活会整改发言材料这类的),看看你们单位会不会垮。

必然是不会的,不仅不会,还会焕发青春、充满战斗力。

而在写材料这个形式主义之中,还嵌套了另一层“形式主义”。

就是无论你写得好还是不好,但凡交上去,领导一定是要指导一番、改一改的。

而改一改,并不是因为你写的有多差(新手除外),也不是领导水平有多高。

只是个必经的程序和套路。

不改,就显得领导自己也不重视。

于是,这篇文章越重要,比如要去外单位大会交流之类的,那么领导就会改得越多,九稿十稿得改,改到截稿日期为止。

所以,我们又经常会观测到一个奇葩的现象。

就是如果这篇稿子实在紧急、马上就要,写完不做改动直接拿去读。

结果也读得挺好,大家依旧反响强烈、会场气氛热烈。

相反,如果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写,那么这个稿子就惨了。

从一稿改到十稿,再回到一稿,重新出发继续再改七稿八稿。反反复复、来回折腾、不断摩擦。

最后,还是要拖到截稿再交。

这,也再一次暴露了这类文章虚化的本质,也暴露了写材料本身的无厘头逻辑。

——只是需要你写,需要你折腾,需要你痛苦,需要你纠结。

你越痛苦,越体现出了领导的重视,工作的认真。

所以,但凡单位写手,无论经验是否丰富、文笔是否老道,没有不痛苦的。

(有经验老写手的第一稿叫“探路”,后两稿叫“拖延”,直到临近截稿的那时再发一次力。)

你也不要再疑惑自己为什么写材料写得很痛苦了。

因为你的痛苦才是你最大的职业价值!

朋友们,你们明白这个潜在的逻辑了吗~


二,

第一条就写了三千字,累人。顺着逻辑写第二条。

每个单位都有老兵油子。

这帮人的工作量可能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甚至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比如我常举例的老张。

我客观评估了下,老张的工作量肯定不到我的十分之一。

然而,由于他工龄是我两倍、级别还比我高两级,收入最起码在我的1.5倍以上。

所以一个我,顶的了十五个老张。

公平吗?放**

但今天我倒不是要埋汰老张,反而要从老张的角度来分析分析~

老张仅存的那十分之一工作,主要是一些固定的业务报表和办理事项。

这些业务老张十多年前就开始干了,干到今天,大浪淘沙,就只剩下这几项了。

从这个角度讲,和我们一桌子虚头刮脑的工作相比,老张的工作才是件件属实,他才是一个“实心”的人。(我们都是大气球)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就要反驳了,谁不想当老张啊,领导如果只派给我老张的活儿,我也能成为老张啊~

唉,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老张之所以成为老张,其实是他不断争取和抗争而来的。只不过随着年龄增大,他抗争的条件变优了而已。

如果你以为,能够靠年龄自动成为老张,那你就太天真了。

和老张相同年龄,而依然被领导压制而忙死的人也不是没有,这是为啥呢?

也就是通过老张,我又发现了门道。

恰恰是由于老张极端务实且信念坚定(毕竟老顽固了),导致领导难以用他。

比如,领导让老张写材料。

他给领导报个流水账,涂两笔交差了。

这材料怎么可能拿得出手?于是领导找老张谈话。

领导:老张,你这材料写法不行啊,太简单了。

老张:领导,真就这点内容,没啥可多写的。

领导:老张,这个是要上会读的,要有点质量。

老张:领导,我知道的,这种会没人听的。你读的越少,下面人越说你好。

领导:老张,话不是这样说的,这材料总还要代表单位的,大家都是会看到的。

老张:领导,这些都是虚的,其他单位一是不会看,二是看了也没什么,和工作本身毫无关系。比如,以前X局,他就不喜欢这些东西,他后来一样到省委去了,这些都没用的。

领导:老张。。。

老张:领导,我最多再加两点,但基本就这些内容了,真的没啥可写了。

你看,老张这个搞法,会让领导非常无语,他不是完全不写,而是写了让领导没法儿用。

但没法儿用,也是因为领导自己太虚了,老张一句话都没讲错,确实没人看、没人在乎。

那么究竟是老张自欺欺人、还是领导自欺欺人呢?

相关阅读  体制内究竟能不能偷懒?如何偷懒?

都不是,各自为了利益博弈罢了。但老张,用简单的逻辑告诉领导,我不会为你卖这种命的,没意思。

所以,你会发现,领导之所以能忽悠小年轻,关键还在于双方之间的这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领导说,此稿事关单位兴亡,于是小年轻就挑灯夜战去了。

但老张就可以直接挑破,得了呗,大家都懂,什么兴亡,扯蛋罢了。

而且老张甚至还可以反过来隐隐地规劝领导,你也别挣扎了,哥是过来人,能提拔的,汇报一坨屎也能提拔;不能提拔的,吹成天书也提拔不了。

这样一说穿,领导就更尴尬了。

所以,在务虚这个维度上,老张不堪一用。

那么,有人会疑问,给老张堆实体业务不就行了。

细细一研究,也不容易。

因为实体业务里,也有干得漂亮和干得凑和的区别。

套路依然可用,一件复杂的事,老张能给干简单了。

而且打脸的是,领导一个不在意,这事儿就这么干着了也没啥。

等到领导哪天发现了、说这事儿怎么能这么简单处理,老张说别整的那些虚头瓜脑的,你看我就干得挺好。

此外,真正的核心业务,反而是不敢随意压派的。

领导看着平时天天交流汇报表彰、不亦乐乎,那是因为真正的核心业务已经有人帮他干掉了。

而那些核心业务,领导也不敢给老张干。如果真给了,其实老张也能干。但老张真能干的时候,领导确实又得掂量掂量要不要给老张干了。

所以,老张的底层逻辑就是你要么给我干最务实最核心最重要的活儿(成为老年业务骨干),要么你就让我放飞。反正别想给我整虚的,一点儿都别想。

而我们的体制内工作,虚的太多了,皮可以一层层的扒,扒到最后的精华部分,领导又不舍得给你干了。

所以,看懂了吗?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