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论

价值论,是一个众人拼命掩饰,却偏又无法视而不见的问题。

你可以一辈子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却永远萦绕在你的心头。

比如,公务员到底有没有价值?

肯定是有的,这么大一个体系,海量的支出供养着海量的人员。

如果没有价值,开玩笑呢~

历史早已证明,光靠自治可没法成就国家复兴。

从宏观来看,这庞大的公职人员体系,对于国家的建设发展,有着决定性的主导作用。

也确实做出了成绩。

但是,细节往往是魔鬼,这一套“带领全国人民谋幸福”的逻辑,一具体到个人,就不灵光了。

可以做个类比。

比如,我是个企业销售,我做一单提成10%。

我的收入就在于一个月能做成几笔单子,折算下来能有多少钱。


凭借我专业的销售技巧,我的人情网、我的关系经营术、以及我出色的话术。

我做到了非销售所不能的事,公司挣了钱,客户拿到了产品,我则挣到了销售应得的收入。

这就是我的职业价值,非常好理解。

那公职人员呢?

我通宵达旦、费劲心机写了一篇大稿子,领导亲自读了,且还算满意,然后呢?

这算是为民服务、还算是为领导服务?

本来么,就算是为领导服务也没关系,企业员工也得为老板服务,问题是专业的价值在哪里呢?

是我这篇文章写得好、写得精彩,别人光听这文字就群情激昂为群众办实事去了么?

还是我用词专业、起标题有水平、对仗工整押韵?提高了领导朗读时的口感?

尴尬了。

说实话,我的价值无从体现,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我究竟创造了什么价值。

如果写文章真有价值的话,那按我理解也应当是写小说、写新闻、写论文,最低限度,也得是写公众号对吧。

至少也得有或娱乐的、或教育的、或资讯的功能,才能称得上价值吧。


一,

个体价值锚点的缺失。

前面说了,公职人员群体一定是有价值的。但个体的价值却不见得能够体现,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基层的地方,倒还有些实际的作用;然越往上,比如,到了研究室、宣传室、党群、组工、团工、文秘,就全无价值了。

干得越多,浪费时间越多,给基层找得麻烦也越多。

本来,人家好端端的接待群众。

结果,你硬要他上报特色服务的品牌,硬要他撰写工人先锋号的事迹,这不是寻他开心么?

所以,不光没有正向的价值,甚至还有负向的消耗。

至于领导干部,那就更不提了。

他今天若老老实实的坐在工位上,佛系得打打电脑,那基层可要谢天谢地了。

万一他灵光乍现,突然要开一个岗位建功的交流大会,要振奋一下队伍的精神气,给上级单位看看。

那完蛋了,职工和群众们都要倒霉了。


二,

专业价值的缺失。

当然,前述内容大体还是和形式主义有些关联。

而第二点则又是另一种客观现实了。

——同样工作十年,公务员形不成社会认可的、专业的技能。

比如,我在“西安大数据崩了这事儿有啥启示?”文章里提到过码农。

码农无疑是种专业职业,有十年履历的码农更是码农中的顶级农。(年纪大了不一定写代码,但行业经验能力没问题)

有经验的码农,到了社会上,公认的专业性就是强、收入就是高(还有头发就是少)。

苦归苦、累归累、掉归掉,但专业价值就是会不断累积。

所以,我才说体制内养不了码农,这不光是钱的问题,而是没法儿给码农提供成长路径。


就算现在给足了工资,但没有了未来,码农也不可能留下来。

但材料狗、事务狗呢,往往就在体制内荒废了一生。

别说十年,你就是干上三十年、干到退休,只要没提拔,你还是条狗。

你有什么专业性么,送你到社会上你会干点啥?啥都不行。

当然,也别以为当了领导就牛逼了,一样没鸟用,一样没有专业性。

所以,你去看,中国人的官,特别怕丟乌纱帽。因为哪怕他干到处长、厅长,只要一朝投放社会,一样狠狠地贬值、原形毕露。(极少数牛人除外)

系统内争先创优那一套管理经验,到了社会上根本就没用,体制内的领导艺术在社会上也很容易打折扣。

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尴尬情况,甭管在人前,咬着牙、涨红了脸,坚持说公职人员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人后,平心而论,确实经不起社会的检验,确实啥专业技能都不会。

就连那做财务的,到了企业也得重头学起,完全不一样啊。

如果明天下岗,真就是收入腰斩也未必有人要。

当年公路收费站阿姨的心声说明了一切:我干了一辈子收费,除了收费我还会啥呀。


这里,我当然要为公职人员的专业缺失来自辩一句。

我本人就是公管硕士,我干过各种各样的公职岗位,从窗口到办公室到监管到政研。

公管这种岗位,确实谈不上“社会专业性”。

真就是国家需要、宏观需要、公共需要,但企业不需要、市场不需要。

职业官僚,只要保证他过人的精力、清晰的头脑、政治的灵敏、基础的学识、文字的过关,就可以了,几乎没有专业要求。

这个国家,总有一部分人,要牺牲自己未来的“市场专业性”和“市场成长性”,来为公共做事。

如果因此而嘲笑公职人员没有专业、一文不值,因此而威胁降低他们的收入,丢失他们的岗位。

那么,未来,担任公职的人就要掂量掂量了,就要半心半意了,就要拼命留后路了。

那,也就别再谈什么为人民服务了。

以上,我从逻辑上,为公职人员群体做了公正的辩解。

当然,仍然不能解决个体上面临的问题。

所以,我们仍需要探寻一条自我发展的价值道路。关键,要为这种发展,寻求一些认知理论上的背书。



三,

未来展望。

在讨论自我道路之前,我先简单阐述一下未来可能会是个什么样子。

站在外星高等生物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会发现人类在做的、不外乎两件事:

一是物理耗能,二是精神熵增。

耗能,就是人类在干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在消耗能源,只不过消耗的方式不同罢了。

我举个例子,来说明未来人类对于能源的消耗,比如说农业。

农业的终极模式其实很容易想象。

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给予植物必要的介质、定量的生长元素、水分、二氧化碳和光照。

以上资源,基本上都是可以循环使用的。唯一需要的其实就是光照(能源)。

而光照,并不一定是日光,还可以用电。

电能,再加上水循环、空气循环、化肥循环,再依靠一整套的自动化设备,实施播种、采摘、收割等工作,就是未来农业。

(比如,荷兰的玻璃温室种植,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这个弹丸小国是农产品出口大国)

也就是说,由于光能是无限的,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农业基本上只需要电能就可以自循环运行了,是一种空手套白狼的产业。

此外,为了实现最高程度的自动化和最大程度的循环利用。农业种植极有可能是一颗一颗的种植、培育、采摘,这样才能实现智能设备的对应操作。

同时,因为不再需要日光,农业土地的集约利用效率将大增。

如有必要,可以造一个几十层楼高的超级工厂,充分利用空间来实施种植。

其实农业的终极模式,恰恰和太空种植非常像。

你可以想象一下,在太空这种三无环境下,水、空气乃至土壤元素稀缺,因此根本没法儿进行传统种植,只能在密闭空间中进行精密的、全循环利用的定量种植,并利用太阳能提供电力。

到那个时候,自人类诞生起便存在的土地问题、水利问题、气候条件等,均已不再是农业的掣肘。

人类依靠能源,就可以直接生存,而不再需要复杂的物资转化过程。

以上这个农业终极模式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当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所有纷繁复杂的中间过程都会变得异常清晰可见。

生产生存的本质也就愈发暴露出来了——只取决于能源,而且这个能源是充足的。

那么,能源、科技和工业生产,将足以支撑起人类未来发展蓝图的第一支柱,确保人类衣食无忧,生存生活。

而第二只支柱,就是精神熵增。

熵增,可以理解为物质不断无序化、复杂化的过程。

而精神熵增,是指人类意识、精神和文化财产的无限产出迭代。

一旦,人类在第一支柱上越来越趋向于终极生产模式,解决基础生存的问题,必将愈发沉浸于精神世界。

这就是人类物质和精神的二元论,也就是人类在精神世界的熵增。

从某个角度来看,所谓信息大爆炸,就是人类精神世界的一次熵增质变。

举个例子,你看,现在的一个快递员、一个建筑工,或是一个工程师、一个白领。

无论他们白天在干什么,月收入有多少,社会身份有多大差异。

到了晚上,他们都有可能在刷抖音,在看直播、在追剧或者在吃鸡和王者

当基本生存越来越不是问题的时候,人类的生活便走向殊途同归:

——使用能源获得物质生存,并通过精神娱乐丰富脑中世界(获得多巴胺)。

这两条路就是普通人未来生活的全部。

再放眼到太空人的角度,也不外乎如此。

当人类有朝一日建立星际殖民,太空殖民者在宇宙基地里能做的,也就是依靠能源确保自己生存,并依靠各类精神娱乐品来确保自我存在的意义,至少不要疯掉对吧。

所以,当今的世界,肉眼可见得正像向着这两条路飞速延展。

一是不断的攀科技,将工农业产业变成一种低耗高效的输入输出,实现人类物质生活的无虞。

二是不断的进行精神娱乐创造,包括文化、影视、互联网,把这个熵增的量级扩大再扩大。


四,

拥抱互联网,成为熵增中的一份子,是新时代的道路建议。

这是现行体制下,一个公职人员所可以尝试、可以探索、可以成就的价值路径。

那么,我为什么不提第一支柱的“能源、科技和工业生产”呢?

因为,这个东西需要大量的资源,大量的固定时间,没有职业化专业化的投入是不行的,除非你是二代、家里有矿、有钱搞投资,否则公职人员在这条路上基本是没有自我实现的可能。

同时,我也不太鼓励单纯的劳务输出。

它本质上是一种苦力,是一种没有什么发展前景的价值交换。(除非有特殊的技能,医师、法律、教师等)

用自己全职后仅剩不多的时间,再去置换金钱。

除非你真的很缺钱,不然我并不鼓励。

因此,我所推荐的精神熵增,就是拥抱互联网——这个时代赋予全民的一条发展道路。

多平台、多方式,低成本、零风险。

唯一要做的,是打开自己的思维,去激发自己的潜能,去成为精神世界的“专业人士”。

那写百万网文的,他并不是什么专业大师,写多了、写嗨了、精神放飞了,就成了专业写手。

那抖音百万up主,不过就是个晒日常的农民,但晒得接地气、晒得有意思,晒出了专业,晒成了网红。

那小红书的种草达人,不过是get到了某些点,荐物荐物,荐成了专业,荐出了直播带货的价值。

还有那玩游戏的,居然也玩成了游戏主播,逐渐深谐游戏、直播和运营之道。

所以,还是要回答一个古老的问题,“我能干什么”、“我如何创造价值”、“我该创造什么样的价值”?

那就是,能够给人带来娱乐的、感动的、有趣的、知识的,精神熵增。


当然,若要达到大V级别的成就,甚至产出金钱价值,还需要看造化。

好在,公职人员没有失败一说,和那些以此为生的网红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就像那唐僧一样,带着公职人员的身份,到那纷繁复杂的人类世界里去求取真经,得之我幸。

就算取不到经,大不了回高老庄,仍有一口热饭吃,失之我命。

只要你创造了,就会有心理意义上的成功。

世界已经杵在那里了,就看你去不去了。

那里的价值,算是真本事;

那里的价值,算是一种自我实现;

那里的世界如此宽广,你可策马奔腾、纵情释放。

当然,按照价值论的观点,你不能只是闲逛、只是享受,得拿出创造价值的勇气和信念来。

如果因此而获得了突破和成功,那么恭喜你,也许,我便要向你讨教了~



最后,补充一个观点。

很多人看完我的文章,总是感觉精神气爽。

但第二天一去单位,又灰头土脸了。
相关阅读  现在机关事业单位年轻人为啥不愿意写材料了?

他们问,你说得很好,可我太忙了怎么办,我没有精神创造的精力了。

关于这个问题,我写过不少摸鱼的文章,已有不少技术上的探讨。

但只要问得出这个问题,说明那些术层面的东西可能也起不了作用。

其实,我与众人有相同的感官,只不过逻辑上完全相反:

你是苦于公务繁忙,总觉得无力再精神熵增了;

而我是忙于精神熵增,总觉得无力再投入工作了。

于是,当我们同样面对工作时。你总是不断地让工作挤占自己的时间,你在抵制加班时总是功亏一篑。

而我则是努力不要让精神熵增去挤占工作,毕竟我还得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但对于那些无谓的、扯淡的、形式主义的东西,我便可以轻易地予以拒绝,油盐不进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