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聊聊政策

制定政策的时候,常常会面临一个巨大的困境。

就是——“一刀切”。

什么叫“一刀切”?

是或否,其实就算是一刀切。

社会事务是复杂的、事物发展规律是曲折的,简单的说一句“是”或“否”,并不能涵盖事物的所有特征。(这个是否,还可以扩展为可以不可以,应当不应当,必须不必须等)

但现实中很多事只能用是或否来规定,不然会把问题搞得非常复杂,大家伙看了头疼。

比如,很现实的一个问题:规定办理业务要携带身份证。

结果有人直接拿了户口簿,有人拿了驾驶证,有人拿了军官证,有人拿了残疾证,有人拿了身份证的复印件,有人出示了手机里身份证的照片

总之,情况千奇百怪,不一而终。

你给办还是不给办呢?

第一个选择,就是“一刀切”,说好身份证就是身份证,其他一概不受理。

思路倒是很清晰,操作也简单,就是经办压力太大了。

各种人、会有各种各样的说辞,比如,带残疾证那个就很有理由:

我是个残疾人,弱势群体,就算我没带身份证,但残疾证不是一样吗,一样有身份证号有照片,你们为啥那么死板?

现在媒体和网络又发达,一个不顺心就给你捅到媒体去了。

媒体当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况且残疾人持证仍被拒办,这个新闻怎么看都是“颇受欢迎”的。

所以,一刀切必然要准备好接受社会的冲击,爆一次媒体就要一整个团队跟进,既要接受采访、又要后续处理,还不能打自己脸,处置成本太高了。

第二个选择,就是把各种情况都考虑进来,堵不如疏。

但问题在于,首先你很难穷尽社会上的各种情况,总有意料之外、或模棱两可的东西出现。(比如,当你说残疾证可以的时候,对方拿出一张外地的残疾证,而你根本无法证伪)

其次,你的规定本身将变得繁冗复杂,本来只是想要核验一下身份证的,结果变成了长篇大论。还要对各种证件进行界定,一不小心还容易变成“证明我妈是我妈”。

那么,有人也许会问,能不能不验身份证?

总得来说不行。

因为绝大多数政策,都是许可性、福利性的。大量的权益,是一次性赋予公民的,都是有利可图的。

因此冒名顶替现象层出不穷。

至于信息联网、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很多地方客观上达不到这个条件。

就算达到了,遇到代办还是只能靠核查本人身份证。

所以,政策往往只能一刀切的进行表述,而后续复杂的社会应对,就要充分依靠基层和窗口人员去灵活处理了。

所以,我们的基层才会非常艰苦,那是因为他不得不成为事务的润滑剂,确保事情圆滑的落地。


以上讲了“一刀切”政策的一个方面,其实还有更复杂的。

比如说发放补贴。(是的,又是发放补贴)

我定了个政策,我说月收入2千以下的人需要给予补助,每月补助5百元。

这个政策合不合理?

听上去没毛病,其实非常不合理。

因为理论上,这会导致月收入1999的人变成2499,而月收入2001元的人一分钱也补不到。

那么,月入1999元和月入2001元的人,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没有。可结果却造成了新的不平衡。

也就是,你本来是想解决低收入人员生活问题的,结果又引发了新的问题。

当然,在现实操作中,那个收入2001元的人一定会竭尽全力让自己降到1999元。

但最后总有一个临界点,比如2100元左右以上的人可能领不到补贴,那么事实上就会在2000-2200元之间形成一个政策操作的鸿沟。

在这个数字以下的人都可以领到500元,那么在这个数字以上的人就会觉得自己亏大了。

所以,这里我又要引出第二个观点:

一个合理的补贴政策,它首先不应该是单个额度,哪怕你在2000元之上设了2500、3000、3500等几个档次也不够。

都不能解决“一刀切”的问题,都会引发平衡性矛盾。

这时,你会发现,合理的补贴政策应当是线性的才对。

比如,2000元的人可以领到500元,那么2001元的人也应该可以领到一定补贴,只不过要比前一个少一点,比如499元。

这样,两人领取补贴后的最终收入都是2500元,那么相互就没有矛盾了。

但长期看,这样也会带来一个新问题,就是2000-2500之间收入水平的人,完全没有了增量的工作动力。

——我的收入在2000元的时候反而是最划算的,之后每多赚1元都是浪费,因为国家总会补给我的。直到收入超过2500元才有意义。

这么看,线性补贴政策在公平性方面是有所进步,但在发展性方面又有所欠缺。

于是,更进一步,我们需要的可能是一个曲线性的政策。

类似于你收入2000元的时候,我给你补到500;但你2001元的时候,我只给你补497元。

这个曲线可能是个函数,需要结合研究进行计算。在这个函数下,既能够保证低收入群体领到补贴,又能够防止“一刀切”,解决不平衡现象,还能够有效应对“懒惰问题”,让低收入线附近的人群也有继续增收的动力。

三全其美!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补贴政策。

问题是,做不到啊啊啊!

第一,线性政策可能需要真正的技术官僚,把社会学、行为学和数学结合在一起,计算出最能够发挥社会效益的补贴函数。

倒不是说没有这样的“技术官僚”,而是以目前的人类发展阶段,还没有进化到这一步。

第二,行政成本高昂。

朋友们,公平正义从来都不仅仅是公平正义,而是“钱”。

有钱,建立起整套司法体系,才能够实现所谓的公平正义。

因此,生产力才是公平正义啊。

一套函数补贴政策的背后,是指数级复杂化的信息系统。

对于一刀切的补贴标准,信息系统况且已经错误百出了;一个函数补贴标准,你是想上天吗?

第三,不接地气。

以我多年经验,当你跟老百姓宣传解释补贴政策的时候,最常见得到的反馈有两种:

一种是纯朴的群众,他说你不要跟我解释政策,你直接告诉我给我多少米(钱)就行了。

纯,纯得不带一点杂质。

另一种是有意见的群众,他也不关心政策内容,他只是表示自己收入3000元,也很苦。而你们这个政策居然没有考虑到他,所以差评!

在这种情况下,解释政策本身就需要高超的技巧——尽可能在和谐有序的氛围下,将国家的好政策宣传给老百姓。

这时候,一个函数型补贴政策将让一切化为乌有,解释政策的人需要拿出草稿纸,掏出计算机开始计算。

而听解释的群众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并且忍不住想抽你一耳刮子。

也许未来世界的人类,在某一天可以达到这一文明程度吧。


最后,讲两个观点:

一,说实在的,制定政策是一项比较有意思的工作。它就像打明牌,你的牌面全写在文件里,你希望对家能够按着你的套路出牌,大家一起愉快地把牌打完。

但你又害怕有人出千,或者打出你所没有考虑到的组合。

所以,只能在有限的篇幅内尽可能地把规则写清楚。

就好像发补贴的时候,既不能无人问津、也不能泛滥成灾,才是一个平衡的好政策。

二,制定政策确实存在一种导向问题。

比如,我关心公平正义,就故意把政策写得平衡一些,尽量一碗水都端平。

或者,我讲求滴水不漏,坚决不让小人钻空子,那就把政策写得细节和圆满一点,把漏洞都给堵上。

但是,现在大部分的政策,还是种政绩导向。

就是做好事、做加法,但不肯做减法、做小人。

你的文件只能说什么条件可以领补贴,但不能说什么情况属于骗补。

为啥呢?

因为这本是项好政策,是给大家福利的,你看在哪里说些负面的话,老把人看成坏人,老在写那些骗补的事。

那文件看起来多晦气啊。

大概就是这种导向了。

所以,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明明知道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有空子,却没法去“堵”。只能看着它发生、补救、出口径。

怎么说呢?算是种人性吧。

无论谁,总是想鞠躬尽瘁、做个好人,总是想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派和谐、平步青云。

可惜,这个世上总有坏人。而我,总是不禅以最大的恶意去度量人心。

也许我不是个好人吧~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出去跟领导吃饭,谁点菜合适,该怎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