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务实?

我发表了很多文章,阐述了很多理论,输出了很多观点。

但如果硬要归结一下的话,我认为是:务实。

务实,就是撕开一切伪装,专注于最为真实、核心、有力的东西。


为什么要务实呢?

很简单,因为一个人的有效时间,说白了只有上班的8小时和下班的8小时。

如果不能利用上班的8小时为人民群众创造福祉,并利用下班的8小时来使自己提升精进。

那么这个人活得一定是低效的。看似在工作生活,其实在浪费时间。

但与此相对,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存在着许多的迷雾,阻碍着人们的视野,干扰了人的判断,让人一时无法分辨究竟是务实了还是没务实。

比如,领导就像一根巨大的“搅拌棒”,整天在单位里翻云覆雨,你并不清楚他的某一个决策要求是对是错,也不清楚其背后的根本目的,更搞不清楚“遵从领导”算是务实还是务虚。

同时,我们的组织则像一台巨大的自动化机器,按照着一定的程序永不停歇地运转,身处其中,每个人都像被上了发条、拧紧了螺丝一样,颇有一种无力感,务不务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于是,大多数人只能过着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的生活;即使对某些事物颇有微词、却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只能任由自己的负面情绪蔓延滋长,心情随着他人的言语而起起落落,心态也永远好不了。

而且,一旦深陷虚妄的事务中,丧失对于核心要件的把握。那么潜意识里就会知道自己没干实事,人的内心就会感到空落落的,长期的反差会使人灰心丧气,这一过程想必是十分痛苦的。


那究竟什么是务实呢?

首先是要承认现状。

现状是:体制是庞大的坚固的组织,不因个人的意志而转移;而领导是组织的产物,代组织行事,两者相辅相成、相互映衬。

任何想要改变领导、改变组织、改变体制的想法,都有点不太切实际。

比如,经常有人在回答下质问我,你作为一个体制内人员,如果发现了问题,难道不应该心怀天下,不断地去推动改变吗?怎么只知道发牢骚、教人偷懒呢。

我非常理解这个思路,但理解不代表需要理睬。我们每个人当然都可以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去推动和改变一些事,而且只要官儿足够大,能推动的事情就越多。

但一个人如果妄图超越自己的权限,比方以一个材料写手的身份代替领导和组织进行决策,以为写了发言稿就等同于自己发言指挥了,那这就是一种幻觉,是长期写材料造成的工伤,是病。

同理,如果我的公众号,每一篇文章都是大声疾呼,要求大家努力的改变你的组织、你的上级,要求你们传承千年的仕官精神,鞠躬精粹、死而后已。那么,不光文章没有人要看,大家还会觉得这个人脑子有毛病,一个新闻联播还不够,要你这个妖怪来丢人现眼?

所以,我的立场一开始就非常清晰,我永远只是站在职场新兵个体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换句话说,我只和每一个关注者站在一起,来共同面对实际问题。从这点上来说,我要务实地多。

因此,我经常解构一些事务的细节(例如,形式主义和烟花政绩的根源是什么?),为得是让我们更好的了解它产生的原因。

知道和懂得,是为了让人理智和成熟。就好像你如果知道这个人是神经病,那么你就会理解他的行为,关键时刻喂他吃药就行了;而不是和他无休止的纠缠,或者一个人生闷气”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结果把自己也搞疯了。

这种解构当然会有吐槽和讽刺的成分。但,阐述原因并非是要所有人明天上班就去反抗它,而恰恰是要通过这逻辑链路,让你在知道这东西为啥会产生、产生过程是什么之后,进而发现它存在的必然性。有了必然性,你就知道现阶段、以你的权限,是无可改变的。

承认现状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从困惑中摆脱出来。

打个通俗的比方:你原先只知道他们天天让你摆多米诺骨牌,越摆越多,摆完后又推倒,使你身心俱疲、心灵崩溃。但现在你知道了,他们这是为了创吉尼斯记录,先是要创县里的、然后创市里的、再创省里的、最后创国家级,以后可能还要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冲出地球、飞向太空。

而之所以要创记录,是因为创记录纳入了干部考核、能吸引上级的目光;而之所以要吸引上级目光,是因为同类型的部门太多了,各单位一把手都嗷嗷待哺、却只能提拔一个;而之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考核,是因为体制工作目前没有数字化,还是只能以烟花来大体判断政绩。

根本上,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体系升职逻辑的问题(创造烟花、吸引目光、竞争升职)。绝大部分人,放到这个位子上,都会如此,甚至你自己也不例外(除非你彻底不想升职了,但真到了那个位子,你的想法可能又变了。让下面人辛苦点为自己升职,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换一个领导也不见得会好,遇上佛系的领导也只不过是运气。因此,为了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而苦闷,是毫无意义的。

因此,务实首先要看清道理、承认现状,然后就不必再为此而痛心疾首 、灰心丧气了。


好,既然能够心平气和地承认现状,那么务实,就是要关注实利,而不要在乎虚名。

举个例子,有人曾提问:

本人身体就不好、父母也多病、孩子又小,家里负担重需要照顾,经常需要请假。

可一请假,领导说话就极难听,说工作比家庭重要,还说为工作牺牲点健康很正常,甚至说小孩可以先不管、要把工作先完成好。

本人听了很气愤,但领导大会小会上明的暗的说,或者当面开骂,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怼回去?该如何怼他、说些什么好?

让我们从务实的角度出发来解读下。

领导的目的是什么?是最大化的利用你,让你干更长的时间、更认真地投入。最好不要请假、日日加班。

而之所以骂你,则是为了让你忌惮、让你害怕,从而服从他。(当然,对个别素质较差的领导来说,辱骂和威胁下属,也有泄愤的成分)

但归根结底,骂是表象;让你服从、干活儿才是里子。

所以,根本上的问题,是你是否要服从。假如你不服从,那么领导无论是骂你、威胁你、压迫你,都是无效的。

相反,假若你事实上不敢违抗、不敢再请假了,那么无论你是怼了领导还是没怼领导,并没有区别。

所以,“要不要怼回去”并不是实利,也不是问题的核心。核心是,要综合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领导的能量、周遭的关系、以及组织的底线手段,假如自己继续请假,能不能过关?强行请假,有没有处理的措施?这些措施,会不会造成实质性的经济伤害?这些,才是真家伙。

而所谓的”怼不怼、怎么怼“只是表面问题,如果将关注点放在这个上面,只会搞错了重点,陷入情绪化的表达:——因为心里感到难受、感到胸闷,故而一定要反怼,不然便仿佛失了气势、丢了人格、坐立难安。所以才会急切地想要知道,我该怎样怼回去?

假如能摒弃情绪化的表达,就会发现在请假这个事情上,你有没有得到实利?自己的健康是不是得到了缓解?帮老人看病是不是做到了?孩子是不是得到了陪伴。

领导骂了你,并不能改变你请假的事实,你的实利也没有受到损害。那就可以适当舍弃虚名。不能既要又要。

倘若你微笑的对着领导,说您批评得真好,我应该牺牲自己的健康,坚决做好工作;我应该放弃自己的父母,让他们生病去吧;我应该不再管自己的孩子,让他自生自灭,毕竟工作最要紧。

那领导想必也无言以对了,你既已从言语上“顺从”了他,那他还能说什么呢?

随后,你履行手续、照样请假、我行我素,领导爱骂就让他骂好了,只要你当他放屁那么他就是放屁。

这就是,只务实利、不顾虚名的逻辑。

在这个逻辑里,怼领导从来不是个选项,因为没有意义。


假如领导是一个坚定的务实主义者,那么你怼他,对他没有任何实体伤害。相反,鉴于你如此的情绪化,正好可以善加利用,通过其他同事、或各种事件来继续打压你,让你“争”到崩溃。


又或者,领导也是个注重虚名之人,那么你的反怼也只会引发他新一轮的情绪化报复,不断升级你们之间的冲突。当这种冲突真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可能反向会威胁到你请假的实利,这才是亏了啊。

当然,也有人说,不怼领导两句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如果确实心中郁结难耐,那么就堂堂正正地怼上去,想骂啥就骂啥。

与其朝思暮想地盘算该不该怼、怎么怼法,还不如梭哈一次,问候他全家也是可以的,毕竟让自己爽就好了。

对于过不了自己情绪关的人,让自己爽,一定程度上也是种实利。而怼完之后的关系恶化,反而变成了虚名。既然自己都爽了,那还在乎什么关系,不能既要又要对吧。

但最忌讳得是什么呢?就是自己一个人拼命在那里计算得失,拼命纠结。请假也不敢请了,怼么又不敢真怼,既伤心、又害怕,自己闷着、偷偷落泪,甚至憋出了抑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理解领导为啥要骂你了,因为他简简单单得骂你几句,就成功的压制了你,从而获得了巨大的实利:不仅让你不敢请假、还让你郁郁寡欢不敢反抗,是不是赚大了?

这就是我们要想明白的地方。


当然,务实也不仅仅只是个利益问题,还是我们对待工作的准则,是职场的道德高地,能给予人无穷的力量。

还是回到形式主义这个问题上来,尽管在网上可能有很多人认同我,但要知道,在现实中如果谁明目张胆地反对这些东西,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变成刺头、被看成是一个工作不认真的人。这对任何人是有心理压力的。

是的,形式主义者从来不真正认为自己是形式主义,相反,他们认为自己是高标准、严要求,是认真工作的代表。

那这个时候,用表面的形式主义来对付形式主义,倒恰恰是一种务实了。你绞尽脑汁、认认真真地弄,反而是一种虚妄。

用2个小时,拼凑出一篇文章,扯出一本台账,配上假惺惺、却又伟光正地语言,从而为自己节约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就是务实的表现了。

只要站住了务实的道德高地,坚定务实的信念,坚决不为形式主义投入精力,那当你因为写得过于简单而被领导指责的时候,反而不会再仿徨:

领导可以骂我,但我获得的是实利,我节约了宝贵的时间,至于被说被骂两句,不能既要又要对吧。


而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其实务虚的水平也会越来越高,到最后,连领导都无法识别你究竟投入了多少精力。实、与虚,也就是一念之间了。

当然,务实也不是说啥事儿不干,假如这项工作确实服务了群众,那必须认真写认真做,别整虚的就行了。假如,我们的每一项工作都是扎扎实实的,相信我,没有人会因为工作而痛苦,也根本不需要无休止的加班了。

所以,当有人向我请教,该如何粉饰一篇文章、让它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的时候,我总是锦囊相授;但如果问我,该如何用心写好一篇讲话稿的时候,我却不得不皱起了眉头~


当然,最近我发现,务实这种态度,用在工作中是相当好的,毕竟工作本身就是种职业行为,如果你领了工资、消耗了自己的时间,结果是去造假、吹嘘,那工作的意义何在呢,直接给我钱不就完了么。


但在生活中,却不能简单的套用。毕竟,人是种情感动物,在生活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各种情绪和情感,务实很可能是把双刃剑。当你把琐碎斩得干干净净的时间,可能会把情感也全部抛却了。


至于如和做到工作中的务实和生活中的情感,这恐怕又是另一个话题了吧。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为什么事业单位的人不建议考事业单位,而更建议考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