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人很讨厌公务员?

综合我的经验,我把它归纳为“幸灾乐祸式的私下仇恨”

这种情感,是一种非常自我矛盾、而又客观存在的情感。


首先,是价值论。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什么感同深受,尤其对不了解的东西尤甚。

体制外的人,其实对体制内很不了解。

一个人,可以结合自己在企业的工作经历,去想象另一家企业的样子。

但一个人,却无法通过自己的企业经历,去想象体制内的工作情况。

而所有道听途说的消息,都会令人无比费解。

比如,听闻他们坐在办公室里写材料。

他们为什么要写材料?写了给谁看?看了怎么样?不写、不看行不行?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以写材料为生?

就拿大家熟悉的记者、编辑、自媒体来说吧,这些人也是写材料为生,但他们写得东西总要付诸媒体报刊,好坏任由评说。

所以,这些小编的工作大家比较好理解。

那么,体制内的材料写手,究竟写了啥呢?发挥了什么作用呢?值不值得作为一份职业呢?

疑惑。

又比如,听闻他们天天在那里开会。

他们研究社会、经济、民生、法制、治安;或者讨论思想、学习、组织、队伍、廉政。

除了民生和治安与个人有点关系以外,其他内容是什么玩样儿呢?是要干些什么呢?出口、外贸、工业产值、GDP、商圈、科技、产业、楼宇等等,这些事情是他们能讨论决定的么?

又或者,思想、队伍这些东西,讨论了人就会变好么?工作就能推进么?有什么意义呢?

即使有意义,和他们开会又有什么必然因果关系么?开个会就解决这些问题了么?

继续疑惑。

还比如,听闻他们四处调研。

他们走访了这里,他们考察了那里,他们提到、他们指出、他们强调、他们要求。。。

他们为啥要调研呢?调研情况后,起什么作用呢?这和旅游参观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呢?

还是疑惑。

看不懂体制内的人究竟在干嘛,是关键问题所在。

看得懂的东西,况且都不一定能够感同深受,更别提看不懂的了。

我再反过来举个例子帮助理解:

比如,华为开了个年度发布会,放了个PPT。

就算你不懂通讯不懂5G,你也可以津津有味的听,了解华为的经营战略是什么?他下一步要干什么?他有什么新产品?他今年的销售收入是多少?

可同样,体制内做了个对外发布,讲了要加强思想政治建设,讲了点社会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什么意思呢?又怎么样了呢?

这帮人就干这个!?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信息差和理解差呢,我深入解释一下。

我认为,这最终还是归结为一个价值锚点的问题。

金本位社会的价值锚点,自然是金钱。

但凡是和金钱发生强相关的东西,普通人就好理解。

就好像人们津津乐道于移动互联网,更津津乐道于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王兴。

是真的对这几个人那么感兴趣吗?

不,是对他们背后夸张的身价感兴趣。

相反,但凡和金钱没有关系、或者只有间接关系的东西,就意味着失去了价值锚点。

没了锚点,就无法评判,就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所以,我们听得最多的一些话就是,“体制内不创造价值”,“是纳税人养活了你们”,“你们那些活儿谁都能做”,“你们这帮吃干饭的”等等。

因为你做的事和金钱不是强相关,很多人的大脑就不好理解,不好理解的东西就当作没有发生吧。

这就是目前客观存在的认识,当然,也会引发进一步的问题。


这引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亡命论。

逻辑是这样的:

比如,你其实并不知道某互联网大佬平时在干什么,可他出来讲了一句话,然后市值就大涨了一百多个亿。

于是,有几千个自媒体发表了文章,向你述说这里面的暗战,为你呈现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前世今生。

不要问,问就是一幕精彩纷呈的大戏。

你仿佛看到了大佬羽扇巾纶、运筹帷幄的样子。

但同样情况,你看到一个党员高级领导干部,他在某次调研时说要学习讲话精神,要加强党的建设。

然后呢,然后众人一脸懵逼。。。就没有然后了。

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因为失去了金钱这个价值锚点,所以,这位干部的调研和讲话行为无法引起任何关注,无法引发任何的评判、任何的解读,无法产生任何共鸣、也没有任何戏剧性效果。

于是,所有人只能被迫寻求第二个锚点:

单纯看你工作是不是“拼命”。

通俗点说,你是不是被人感觉“够卖力”。而所谓“亡命”,即是一种极度卖力的表现。

于是,亡命论变成了对体制内、唯一可形成共识的、另一个价值锚点。

于是,外人看体制内,也就不再看其他了,主要就是看作风上是不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如果是,那么就是个好官、好干部,大家齐齐拍手鼓掌;

如果不是,那么就是个庸官、甚至贪官,是寄生虫,最好把他骂下台!

一顿情绪发泄完,啥感觉也没剩下。

然后,你会发现,为了寻求这种共识,体制内也在不自觉的往这方面靠拢。

“加班加点”、“不顾妻女”、“不及奔丧”、“几个月没回过家”、“一待就是十几年”、“带病坚持工作”、“晕倒在工作岗位上”、“奋斗到最后一刻”、“因公牺牲留下年幼的孩子”。

很感人(没有任何调侃的意味)。

但内涵其实都是一样的,唯亡命论。

你清楚了,他在为党、为国、为民、为社会、为发展,在奋斗、在拼搏、在亡命,但你还是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

插一句,我也是在这几年,才越来越感受到社会共识、和价值共识的重要性。

没有价值共识的东西,举步维艰,左右不逢源。自己难受,还得不到谅解。

好,既然是亡命论,所以会出现这么个情况:

比如,我在帖子里教大家摸鱼,立刻就会冲一大帮子人出来,围住我、堵住我、指责我。

说你当公务员,怎么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怎么在讨论摸鱼?纳税人的钱喂了狗了。

又比如,我在帖子里讨论职务晋升,又有一群人冲出来,双手报胸、阴阳怪气。

说你们公务员满脑子就想着当官,你们眼里有群众、有工作吗?只想着升官发财吧。

还比如,我在帖子里谈到了公务员收入,谈到了公务员兼职问题。还是会有人冲出来,义愤填膺,满腔怒火。

一种是说你们公务员收入高,应该降工资,最好和清洁工差不多。反正你们的工作性质也没比清洁工高多少。

另一种是说,你们怎么能谈钱呢?当了公务员就应该四大皆空、行尸走肉。钱、色、欲望之类的都不应该有,连谈都不应该谈。

我说的没错吧,一旦失去了金钱锚点,就只能定位于亡命论;

一旦定位于亡命论,但凡你不是呕心沥血、因公殉职,他们都会觉得你欠他的。

不弄个过劳死,他们是永远不会满意的。

更枉论,你居然还敢谈金钱、谈职务、谈摸鱼、谈人际关系。

明白这个逻辑,才能看懂很多所谓讨厌公务员的现象。


随后,绕不开第三个问题,道德论。

有了价值锚点和亡命论之后,就该道德论登堂入室了。

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人们对资本往往比较容易宽容。

赌王、船王、地产大佬、金融大佬,他取个三妻四妾,社会上是津津乐道的。

理由是,人家会挣钱,你管不着。

比如东哥那2分钟,大伙儿主要是分析细节,像看戏一样,大多数人没怎么义愤填膺。

但如果是个公务员,那还得了,人人欲诛之而后快。

逻辑也很简单:

你上班在做什么我看不懂;

我看不懂就等于你没做;

你没做就不应该领工资;

你领了工资我就心痛;

你唯一的出路是忙到吐血;

你没忙到吐血就是国家蛀虫;

既然是蛀虫那当然连资本也不如;

所以资本三妻四妾没有问题,你敢色批一下就让你社死。

逻辑链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而一旦把道德论套在公务员身上,你就会发现公务员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普罗大众若“不道德”,那么公务员也一样“不道德”。

你爱财,他也爱;你爱女人,他也爱;你卑鄙,他也卑鄙;你无耻,他也无耻。

鉴于上述逻辑,你忍得了自己,但一定忍不了他。

既然忍不了他,你就只能抛出终极杀器:谁让你是公务员呢?公务员就是不可以…!


事物发展的最后,必然是体系冲突。

因为体制内最大的特点是封闭。

你可以说是纳税人的钱养活了公务员。

但这句话对公务员其实毫无威力。

不影响他一分一厘的收入,甚至连让他的神经触动一下都很难。

价值论、亡命论和道德论虽有它内在的逻辑,却也制约不了个体的公务员。

你是讨厌也好、攻击也罢,他们依然我行我素。

他们的关注点其实和你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

他们脑子里想的,是白天单位领导对他说的话,是关于工作的分配,是关于岗位和职级,是按照上级要求推进落实的任务。

体系外对他们的影响几乎为零。

而数千万体制内人员,也在上网,也在网络事件发表着“与众不同”而又自成体系的言论。

这时候,有的人就愈发讨厌起公务员来了。

——我攻击你的时候,你应该低头认错才对。至少,也应该和我对线。你怎么不理我呢,简直让人火冒三丈。

——我威胁你的时候,你应该感到恐惧。至少,也应该有所收敛。你怎么该干嘛干嘛,仿佛我不存在一样呢?

积累的恨意,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成见,于是讨厌公务员就变得顺理成章、雷打不动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你见过的混得最惨的公务员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