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同在体制内,公务员有车补、通讯,事业编就没有呢?

大家知道我是基层事业单位出身。

在办公室的时候兼着人事,负责做工资。

于是,就有了今天科普的资格。


“公务员”,简简单单就三个字;但“事业单位”可不仅仅是多一个字而已,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时,我所在的单位性质是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意思就是这个单位的收入全部来源于财政。

多好,吃大锅饭的~

直到有一个月,单位只发了工资,而没有发奖金。。。

全体员工:!!??

补充一个小背景:

我们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正科),是公务员兼任的。也就是说,他自己的编制性质是上级局机关的正科级公务员,而职务却是我们单位的所长。

(这种现象过去很普遍,甚至可以说是标配。本单位事业编的人想做一把手?偏不给你这个机会。上级局权力运用得骚吧~)

所以,所长本人的收入是上级局机关发放的,不受任何影响。而对于我们单位发不出奖金这事儿,他一开始也不清楚。

当然,随后,他只能带着我,开启向上求爷爷告的协调之路了。(自己的员工没奖金了,一个月就一千多块钱工资,那还了得?)


首先,到了财政一问才知道。所谓“全额拨款“,按理说应该是由财政全额拨付才行,可我们这个单位,偏偏在财政的系统里只设置为“发放工资”。而懂得人应该知道,基本工资只占收入的小头,奖金才是大头


余下的奖金部分,竟然是由上级局的“局管理经费”干的。

这个“局管理经费”,财政已经在年度预算时拨付了,所以你再问财政要,财政肯定不给了。

那么,既然奖金部分是由上级局支出的,那上级局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发呢?

原来,这个“局管理经费”本质上只是局预算费用里的一个科目,它会随着局整体经费使用情况、预算调整情况而变动。它的稳定、规范性和正规的“人头经费”没法儿比。

换句话说,经过这一转手,我们单位的奖金的“牢靠等级”降级了。

然后,恰是因为局经费账目遇到了一些调整,导致该科目账下无钱,以至于我们单位发不出奖金了。

所以,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意思就是:事业单位是如此的奇葩,又是如此的不统一,以至于你都无法想象它背后还会有什么幺蛾子。


所长还算负责,努力地为员工奔走,不然他这个领导也当得如坐针毡是吧。

于是,我们单位便强烈要求财政把拨付给局里的管理费,改为和其他单位一样,以直拨形式对我们发放,千万别再到上级局里滚一圈出幺蛾子了。

作为一个全额拨款单位,我们自认为要求合情合理、天经地义。

结果财政拒绝了。。绝了。。了。

这一问才知道。原来财大户看着牛逼,其实它在人员经费上的支出,不归它自己管。

而是要听令于“人社局”。

幕后大佬终于登场了。

彼时的人社局,头顶着原人事局(现公务员局)的光环;身负劳动局、社保局的重任;一把局长兼任组织部副部长,好一派牛逼哄哄的景象。

于是大佬说了,“全额拨款”这个名头不顶用,核心是单位的“内涵属性”必须为“直属”,而不能为局属

这里我解释一下吧。比如说我们是一个地级市,市里可能有两个事业单位,如果名字叫“XX市服务中心”,那就算是市直属性质的;但如果名字叫“XX市XX局服务中心”,就算是局属的了。

市属单位,由人社核定收入,财政全包;局属单位,人社只核定工资,其它都不管。

这一盘算,所长就郁闷了,因为我们这个单位的名字,明明就是叫“XX市XX所”。

按刚才的理论,妥妥是个市属单位。

人社局于是又解释说,名字其实也不顶用,关键还是看内涵,你在我系统里不是登记为市直属的,咱也没办法。

于是我们就问、这咋办呢?我们这个单位,不挣一分钱,完全是一个提供社会公共服务的单位,不靠你们核定发钱靠谁啊。

于是,人社局又支了个招,他说单位性质的确定,其实是看编办,编办只要给你们算上,我们这儿就能给你补核定了。

于是,幕后大佬的大佬又登场了,编办~

但到了这一层,我们的沟通威力就已经很弱了。因为编办隶属于组织部,人家是核心部门,根本不鸟你。

总之,这事儿到了这一步,就算走到头了,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我们的奖金就这样停发了半年,虽然后面做了补发,但并没有补足。

引用一个同事的话说:“差点忘记自己是在一个正规政府机构工作,差点就干不下去准备辞职了。”


事情后来发生了转机。

是这样的,我们系统机构改革了,我们被并入了一个新局。

而我们的老局长调到刚才提到的人社局去当局长了。

不亏是老领导,进去以后,三下五除二,就把我们单位搞成了“直属”性质。

也别以为有啥复杂,其实这事儿没人管,就是个“历史遗留问题”,现在一把手发话,根本无所谓什么“编办定性”问题,人社局说改也就改了。

老局长理由也是充分的:这个单位全额拨款,标准公共服务属性,就应该是“直属”属性,核定、发钱。

于是,我们终于真正地吃上了“财政饭”。

但故事还没完,进入新局后,新问题来了。

原先在老系统,几个系统内事业单位收入普遍拉胯(大概是当时同系统公务员的一半),大家抱怨归抱怨,但也无可奈何。

进入新局后,一看、吓一跳。

人家的事业单位和局机关公务员收入水平是差不多的,一比之下,我们单位就像个乞丐。

你想,过去和公务员比,比不过好歹可以说是编制不同。

现在,同一个局系统,同样的事业编,我们单位比其他单位差那么多,说得过去吗?

所以,事业单位的特点就是没有标准可言,一单位一策。

所以,也不要问事业编制好不好、收入高不高,因为没有参考意义。

你单位好不代表我单位好,哪怕我们是一个行政区内、甚至是一个系统内的,也未必一样。

后来,新局局长坐不住了。(领导们都还是不错的,负责任)

借着人社局局长也算我们老领导,两个新一把手一合计,搞了个解决方案。

就是,人社给我们核定的收入水平,可以逐步向我们系统其他事业单位看齐,但考虑差距过大,需要分三到五年阶梯增长。

员工们于是有了盼头。

而局内,局长则坚持局系统各事业单位收入水平必须拉平,人社核定不足部分暂时由局管理经费补差。

是不是熟悉的味道出现了?当然,这一次的“管理经费”对我们是天大的利好。

所以,我这辈子都记得我们的新局长,一个敢作敢当的领导。


你以为事情结束了吗?还是没有。

第二年,市里成功举办了某重大赛事,年末,全市核发重大赛事奖。

当时我记得人均大概是一万多,而我们单位——没有!!

原因很简单,虽然我们通过人社局长逆天改命成功核定了奖金,但诸位还记得吗?我们在编办那里的“直属内涵”并没有变。

基本内涵没变,那么发钱的时候就还是没有你。

于是,我们只有再次哭着喊着找局长:您看,大家伙同样为重大赛事做出了贡献,怎么发钱就我们一个单位没有,好意思么?

局长也面露难色,毕竟他也搞不得组织部(编办)。

灵机一动,现在奖金差额本来不就是从局经费里补差么,那么,再多补一项又如何呢?得,你们打报告吧~

于是,之后每逢什么精神文明奖励、重大赛事,甚至加班工资、应休未休等收入,我们全要一 一打报告,一次一次痛陈厉害、哭着喊着要钱。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要饭的,一听到风吹草动,就开始盘算着怎么伸手要钱。

这人事真当的特么酸爽。

这种局面直到事业单位绩效改革后才落下帷幕,借助改革,我们单位终于实现了所谓“正规化”,各项收入纳入总盘。至于今后、某项临时性奖金是否属于绩效内,只要听人社局统一安排即可。

当然,我永远不会忘记老局长的担当魄力,毕竟这种操作有“津补贴发放不规范”之嫌。

可见不规范也有不规范的缘由,站在当事人的一方,自然是希望自己同样的付出,能得到同样的对待。

也可见事业单位在各方面差异之大,比当公务员可烦心不少。


至于问题所述的交通费和通讯费,也是一个道理,财政系统里登记过你们单位吗?人社局给你核定过吗?编办的性质里你们和公务员同等归类吗?

再说下去,局机关还发过政务手机呢?事业单位有吗?套餐你们单位可以包干吗?谁具体规定的?

都没有明确说法的。

(公务员有《公务员法》,事业单位可没有,只有条例)

我早就说过一句话:“无法、也就无天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随便瞎聊)聊一些关于居家办公和创作写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