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事当咸鱼,会考核不合格然后被开除吗?

因为我干过这事儿,所以我来说说。


那年,所长准备整一个老员工,是个老阿姨。

这家伙确实该“整”,事不好好做,天天闲言碎语,明目张胆说所长坏话、挑拨离间。

她的第一大“事迹”,是发补贴的时候,把钱发给了不该领补贴的人。

这在咱们系统里可是大事,钱如果追不回来就是严重差错,要么自己拿钱填进去。

而且,这事儿还不能闹大,闹大了就不是钱的问题,是管理问题,是水平问题,是负责人的根子问题。

哪个领导遭得住?

后来就给换了个咨询岗,想着责任小点、不会出事。

结果这老阿姨天天怼服务对象。

你说怼就怼吧,但总要怼得讲点技巧是吧~

你得抓住对方的弱点,揪住某个点猛攻,一下子把对方“打蒙”,然后再收回来,给个台阶让对方下。最后才能取得“胜利”。

老阿姨呢?简单粗暴、不讲武德,碎碎念骂人家“神经病、脑子瓦特了(坏了)”,被听到了。

对方火了,要求必须赔礼道歉,不然就投诉到天、杠到底。

最后,所长硬摁着她去赔礼道歉。

这样一来,窗口肯定没法做了,就只能安排了闲职,做档案去了。

一开始没什么,反正是档案整理里最没技术含量的活;工作量也不大,坐一天能闲半天那种,所长也没在意。

但后来,直到上级单位考核,才发现不对,档案根本没有按照业务资料的要求整理,乱七八糟的。

于是单位被扣了分。

所长彻底火了。

这才决定在年底考核时收拾对方。


收拾过程是这样的。

首先得找我,因为我是办公室主任、主管人事,具体负责单位的年终考核工作。

所以,所长就带着我开始学习研究国家、省市、及上级局的考核管理办法。

毕竟这事儿谁都没干过,所以得先学啊,对不对。

依据找到了,就是在年终考核中给予基本合格、或者不合格(我们当时所在是事业单位,不叫“称职”,叫合格。“基本合格”和“不合格”原则上都算是不太合格的意思)。

不合格之后,就可以开展诫勉谈话,还可以在工资奖金中予以一定惩罚。

有了依据后,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去找分管副局长。

副局长对老阿姨并不熟,人也没见过几回,提了老阿姨的名字还回忆老半天。

同时,这毕竟是“家丑”,副局长可能也会有想法。

于是,所长非常技巧性地让我来主陈述:为什么要这么做,理由是什么,依据是什么等等。

说实话,副局长和所长总体上关系还算不错,不过也谈不上亲密无间,对所长在单位全(只)权(手)管(遮)理(天)的做法也颇有微词。

所以,整人这事,由我来说,比由所长说效果要好。

总算把副局长说动了,详细问了后续操作,确保万无一失后,副局长带着所长找局长和书记去了。

有人可能会疑问,这事儿为什么要惊动局里的两位一二把手。

因为很简单的道理,我们的体制,在人事上始终是一个“中庸”的氛围。

假如,十多年来,整个系统没有员工出现过不合格,你今天突然给搞出一个,是不是要给大领导们解释汇报?

年度考核结果最后都要上局党委审议的,如果届时、局长讶异地发现你们居然有人不合格、还了得,什么情况?

那还不如,事先汇报清楚对吧。

这一汇报,自然是要将前因后果、前世今生,跟局长们交代清楚对吧。请求局主要领导的支持。

局主要领导当然是表态支持的,但也叮嘱,第一个、不要影响干部队伍和工作大局;第二个、要注重改造教育,尽可能要做好事后管理。

然后,主要领导知会了纪委书记,客观陈述了事件,纪委书记心领神会,表示支持。

好,上面的工作基本做通。说简单,也不简单。

如果你和上级关系还不错,有理有据,那就简单,大领导总是支持的;但如果,你本身就和上级关系一般,理由还牵强,那大领导也会犹豫,主要领导稍有犹豫,分管领导就会心有灵犀的打退堂鼓,事情就干不成了。

接下去,就是发动群众,这好办多了。

所长开始先找心腹员工谈,大意就是你们要给她打不合格(或基本合格),千万别客气。

心腹么,自然是口风紧、办事牢靠的。

接着就找一些相对“懂事”的员工,对这些员工,不能直接了当,要隐晦得做工作。

一是要表达一个意思:就是你们在年终考核的时候,也是可以打出不合格的,不要有顾虑。

二是大力控诉老阿姨的种种劣迹,自己已经给了很多机会,但老阿姨实在是孺子不可教也。

三是解读考核政策,算是答疑解惑。毕竟你不说、别人本也不关心,但你今天提出来了,别人一定会问“不合格”意味着什么后果。需要解释以免风言风语。

然后,终于等到了考核投票的日子。

结果,当然是老阿姨被打了好多个基本合格和不合格,尘埃落定。

随后,就是由人事告知其大致的投票结果,由所长谈话告知其考核决定和处理方案。

这个过程中,既要表达出“民意之汹涌”,又要安抚其处置已就轻,还要鼓励其积极改正。

老阿姨有点懵,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姿态。

最后的诫勉谈话是副局长作为上级组织代表,亲自进行的。

前面说了,副局长和老阿姨不熟,谈话主旨是安慰为主,意思就是你肯定过分了,你就认吧,处理不重,别反抗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所长反而尽量回避,减少出面。营造一种“是你惹了众怒,不是我故意整你”的气氛。

最后给予的实际性处罚,是扣除了其当月的一部分绩效奖励。老阿姨算是单位成立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勇吃螃蟹”的人了。

不过就老阿姨的工作量来说,这点其实也算毛毛雨了。

这一次处理总算是成功了,达到了没有过分惊动上级、实现了管理要求、压制了老阿姨本人、震慑了普通员工的多重目标。


复盘一下问题。

“两年考核不合格,可不可以辞退?”

当然是可以的。

但应当看到,一个员工在自然状态下,要被整个单位打出不合格是非常困难的。

(领导一个人打不合格没用,不能代表“民意”,而没有民意,领导也不会一个人贸然打不合格,这就是个悖论)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出过一个概念:“同事之间没有根源性的矛盾,矛盾主要是上下级之间的”。

所以,能打出不合格,一定是在领导强烈授意下。

这里面,涉及到多个层次的对象,有普通员工、有心腹员工、有狗腿子(比如说当时的我)、有分管领导、有一把手和强力部门。

你几乎得打通所有环节,才能把这件事做得完美。

而事在人为、天地良心,如果不是惹了领导被针对、惹了众怒被集火,很难做到所有环节都一致的。

而只要有人不同意,这事儿就有漏洞,只要有了漏洞,主要领导们就会打退堂鼓,这事儿也就干不成了。

——就是个逻辑循环。

“两年不合格辞退”这件事,总的来说是非常破天荒的一件事。

整个地区、整个系统、几年都出不了一个这样的人,大领导们自然会质疑你们的管理、动机和选择:

“你们确定要做到这一步鱼死网破吗?”

而上级组织部门则会更加谨慎:

“你们打压员工我不管,但你今天要把他干掉,这你可得说说清楚,他本人答应吗?本人有没有冤屈?你们有没有垄断权力、肆意妄为?”

所以,但凡不是天怒人怨,就不用担心。


所以,我一惯的态度是,平均工作量,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而对于被压榨、被PUA、被抑郁的朋友,其实是可以坚决得say no的,让领导滚。

不用担心会丢了饭碗。

一个平均工作量的人要是被打了两年不合格!?那还得了,这是一个怎样存在黑恶势力的机关啊~

建议一路往上举报直到Z纪委、政法委,全国800万公务人员可都与你站在一起呐。

如果鱼死网破的话,甚至可以威胁杀他全家或真的杀他全家~

所以,你说谁敢么?

当然假如,你的做派跟老阿姨差不多,又赶上一个微操爆表的领导+狗头军师们,被考核整几下也是很有可能的。

over!


免责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不代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今天聊聊政策